番外 ——情系终生 065.不一样的心跳

    瞬间,洛少帆小泪盈于眶。一颗心儿,呯呯地跳动着,擂击着心腔。他情不自禁附身,轻轻在她额头亲了亲。

    人生四大喜事,比起这张嘴儿吐出的声音,压根算不上喜事。

    这么好听的声音,已经六天没听到了。好小好小的声音,只有坐在她身边的他听得到。虽然好虚弱,可真的像夜莺在歌唱。太美妙了刀。

    “我要拿你的衣服擦靴子。”她咬着牙说。

    “好。”泪雾间,细长的眸子缓缓挪向燕子的脸。就那么一眼,他觉得有什么撞击了心脏。

    那张雪白的脸儿上,是一双明亮依旧的眸子。纯净得象喜马拉雅山的上冰雪,晶莹剔透。没有怒火,只有安静。那双眸子十分安静,她轻轻地凝着他,有点可爱,更有点可怜。好象是个被遗弃的孩子。

    洛少帆紧紧地握着她的手,灿然生笑,声音轻轻的:“好的,我把我的衣服给你擦鞋子。”

    “真好!”她说,唇角慢慢向上弯了起来。那双美丽的丹凤眼,也慢慢地弯了起来。她的眸子慢慢投向门口,轻轻地喊了声,“爸,你也在呀?”

    呆滞的司徒澜终于听到了这声呼声。他先是一惊,接着大步走向床边。激动地拉着燕子的手,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恍。

    “我不是好好的吗?”燕子倒惊讶了,“爸,你在哭吗?”

    燕子惊愕地瞅着司徒澜,她像想起什么似的,眸光忽然转向洛少帆的眸子;

    。她倒笑了:“洛少帆,你也哭了吗?可是,你们能不能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真是只没心没肺的燕子。洛少帆摇头。可是燕子说的话流露出来的信息,却让洛少帆和司徒澜不知不觉对视了下。

    “没事没事。”喜悦的司徒澜伸出大掌,抚上女儿的脸儿,哽咽了,“你就是太想睡觉了,睡得太久了。都不肯醒来,然后我们全急了。”

    燕子平静地瞅着面前两个红了眼眶的男人,轻轻笑了:“我变得爱睡了?这一定是嫂子传染给我的。哥说嫂子是睡神。”

    “噗。”司徒澜破涕为笑。

    洛少帆静默不语。燕子流露出来的信息,是忘了那场没有开始的婚礼了。如果真是这样,未尝不是好事。

    “我要告诉他们。”司徒澜喜悦得向外奔去,果然,他在长廊打电话的声音中气十足,一字不漏,全传进病房,“容谦,云雪,燕子醒来了……”

    “爸把这当新闻啦!”燕子不好意思地眨着眸子,“我睡多久啦?”

    洛少帆轻轻捏上她的鼻子:“六天。我的睡神。”

    “哦。”燕子尴尬了,“看来,我真比嫂子还能睡了。可是洛少帆,你不许取笑我。”

    洛少帆偏偏笑得明眸若灿。

    “怎么可以有这样的闺蜜嘛!”燕子小小声地抱怨着,“不可以取笑人家。”

    洛少帆果然拼命忍住笑,揉揉她的脑袋瓜:“乖,省点力气。才醒来,不许把所有的力气都用光了。”

    这些天,燕子依靠的就是营养液。那只是延续生命,可长不了肉。面前的燕子,瘦得真的能飞起来了。连皮都薄了许多,白得更加透明。这声音小得像蚊子嗡嗡嗡。

    “还真有点累。”燕子说,可她才不安安静静地躺着。灵动的眸子,慢慢转向身边的药架子上。她轻轻地拧起秀气的眉儿,“我讨厌这个。”

    “输完这一瓶,以后不输了。”洛少帆笑笑地说。

    “我现在就不要了。”燕子懊恼地瞄着那个吊在半空的透明瓶子,上面还剩一半呢,“我都输了不知多少液体进来了。我都成水做的了。”

    听得鼻子酸酸的,可洛少帆轻轻压住她蠢蠢欲动的手儿:“乖,等能吃饭了,就不用这个了。”

    “我现在就能吃饭呀!”燕子理所当然地说,她果然不安分起来,努力爬着,试图坐起来。

    不得已,洛少帆只得抱着她靠着枕头坐起。可才坐起,他惊呼出声:“燕子,不许动!”

    这丫头,居然自己去拔针尖;

    他飞快抓住她的手儿。

    她却俏皮地朝他眨眨眸子:“要不我自己拔掉,要不让护士来帮忙。二选一。”

    “坏丫头!”洛少帆无可奈何地起身,“我让护士来。”

    “这才是我的好闺蜜嘛!”她轻轻地说着,朝他俏皮地眨着眼睛,有点可爱,有点顽皮。

    长身而立,洛少帆果然出去喊护士去了。

    燕子目送他离开,慢慢安静下来,露出深思的神情。

    司徒澜打完电话,喜悦地奔进来,紧紧地握住燕子的手,只是笑,就是说不上话来。

    “爸,你这样子好可爱。”小病人好奇地表明。

    司徒澜嘴都歪了,不知是因为笑成这样,还是别的原因。

    洛少帆还没回来,容谦夫妻和乔家的人反而都到了。这速度,实在令人咋舌。燕子瞪着哥哥嫂子,轻轻地:“真快呀!

    tang”

    “醒来了就好。”乔家二老轻轻捂住酸酸的鼻子。

    容谦紧紧地搂住妹妹。

    “幸好。”乔云雪哽咽着,“幸好——”她的眸光,慢慢移向弟弟。

    凌云岩正出神地凝着燕子那张雪白的脸。那张脸几乎和被子一样的白。他的手,颤抖着伸出来,缓缓伸向燕子小得可怜的脸儿。

    燕子一愣,身子往旁边一闪。凌云岩的手,险险地擦过,却没有落上燕子的脸儿。

    他眸间,不知不觉多了几分酸涩:“燕子……”

    燕子静静地瞅着他,好久好久没有作声。

    整个病房都瞬间安静下来。所有的眼睛,都落上燕子;所有的耳朵,都竖了起来。淡定如容谦,都屏住了呼吸。燕子现在的一句话,可以判定凌云岩的生死。

    静默许久,燕子却轻轻挪开目光,不悦地瞄向病房门口:“洛少帆怎么还不来?”

    “洛少帆?”容谦长长的眸子眯了起来。

    燕子轻轻一笑:“哥,有什么不对吗?他是我的闺蜜,帮我去找护士了。”

    “闺蜜?”容谦真拧眉了。

    乔云雪却开始觉得头痛起来。天,她的小姑子要让洛少帆做闺蜜?

    “对呀,闺蜜!”燕子凝着老哥,有些惆怅,“哥,我不能有男闺蜜吗?”

    司徒澜哽咽了句:“也不知道洛少帆说了什么,这丫头忽然就醒来了。容谦,别把燕子管得太严了。她应该有自己的朋友圈;

    。”

    “少帆?”乔云雪一愣。他能说什么,让燕子醒来?

    “我是被他气醒的。”燕子哼了声。

    看着燕子这么可爱的模样,大家反而舒心地笑了。

    容谦久久凝着妹妹,一双能透视的长眸,对着妹妹那双纯净而平静的眸子,他终于几不可察地点点头:“能。燕子当然能有闺蜜。”如果这闺蜜不是洛少帆,他会更爽快地答应。

    燕子轻轻地吁了口气:“那就好。”

    “燕子。”凌云岩这才上前一步,想握住燕子的手。

    燕子静静地看着他伸过来的手,轻轻地避开了。她朝他心无城府地笑了笑:“云岩,早上好!”

    所有人的神情,都凝住了。

    燕子改了对云岩的称呼。她不再亲亲密密地喊他云岩哥哥了。她那双明亮的眼睛,似乎什么也没有。却又让人无端端地觉得,她的眼睛里多了别的东西。而他们看不懂。

    凌云岩心里一酸,他不再试图接近燕子,凝着她:“早上好。”

    夏心琴捂着胸口,也拼命点头:“燕子好好休息。婚礼的事,慢慢来吧!”

    正在这时,护士来了。但屋子里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后面的洛少帆身上。各种目光都有,似乎能把人穿成蜂窝。

    可惜,被看的人是洛少帆。所以没变成蜂窝。他倒洋洋笑了:“大家来得好快!”

    容谦的长眸深不见底。但他只是伸出手来:“谢谢闺蜜先生。”

    这称呼怎么这么别扭呢?还有故意强调的嫌疑。容谦这只老狐狸,故意提醒他的身份吧?洛少帆倒洋洋一笑,依旧有如当初的神采飞扬:“能成为令妹的闺蜜,也是一大荣幸!”

    乔云雪没有作声。可十指,却悄悄地拧了起来。

    容谦淡淡一笑:“我们腾个时间出来,好好和你来个致谢酒宴。”

    “行。”洛少帆看了看面前一堆人,洋洋笑了,“看来,这里不再需要我。告辞。”

    洛少帆走了。

    燕子默默目送他离开,没说半个字。

    在燕子的坚持下,不仅取消了各种输液,而且在当天,就出院回家了。容谦再不敢大意,马上把钟医生请到家:“希望钟医生辛苦一下,在我们这住上一个月。燕子的身体,就拜托钟医生了。”

    燕子静静地听着,忽然冒出一声:“哥,不用一个月。”

    “啊?”所有人都看着燕子。

    燕子可爱地笑了:“我有我的安排。”

    不知道这丫头有什么安排,但显然,这些人没把她的安排放在心上;

    燕子安安静静地休息,一脸儿沉思的模样。容谦轻轻拍了拍凌云岩的肩头,走了出去。

    凌云岩大步跟上。

    来到书房,容谦一双长眸,慢慢犀利起来。他的声音低低地,却威力无穷:“云岩,看样子,你忘了当初的承诺。”

    凌云岩眸间掠过痛苦,他蓦地抬起头来:“我知道,我伤害了燕子,但我发誓,我现在对燕子的心,是真的。”

    “晚了。”容谦锐利地盯着他,“我不可能再给你机会。云岩,你是云雪的弟弟。如果不是因为这个,从燕子倒下的那刻起,我就得让你立即、永远地消失在燕子面前。”

    凌云岩默默合上眸子,身形却纹丝不动:“我爱燕子。”

    容谦摇头,声音舒缓了些:“

    好了,现在你该告诉我,那个向红枫是怎么回事?”

    凌云岩坦白:“她是向静。我们以前恋爱四年。姐夫,对不起,我看到那双假肢,没能控制住自己。燕子误会了……是我的错,害燕子受苦。但请姐夫相信,我现在只爱燕子。”

    久久凝着凌云岩,容谦最后摇头:“我不会再让燕子接触爱与不爱。我现在只会关心燕子的命。云岩,我觉得,我还会给机会你吗?”

    凌云岩深深低头:“我爱燕子。”

    “你们那个夜晚,到底是怎么回事?”容谦追问。

    凌云岩声音低沉而真挚:“我被人算计了,燕子成了我的人。”

    容谦明白了。他长久地凝着凌云岩,最后轻轻地叹息:“我在b市开发的旅游项目,已经初具规模。从今天开始,你代替我过去,那里归你全盘接手。记着,以后不许再进京华总部,不许再见燕子。”

    “姐夫,我想再见燕子一次。”凌云岩艰涩地别开目光,“就一次。”

    容谦久久凝着他:“好,最后一次机会。只要燕子肯让你留下,我就让你留下一个星期,看你的表现;燕子如果没有表示,你今天就离开这儿。”

    “谢谢姐夫。”凌云岩声音沙哑了。他深深地一个鞠躬,步子有些蹒跚,向燕子的卧室走去。

    乔云雪等在门口,看着弟弟,没有做声。她现在能说什么呢?

    依照容谦的脾气,以及对燕子的宠爱,对云岩现有的处理,已经是最轻的了。

    那是燕子活生生的命啊!

    有来电。容谦拿出手机,瞅瞅号码,接了:“我记得请你的客,不用来提醒我吧!”

    “切!”洛少帆洋洋一笑,“谁在乎你一顿饭。你不请,燕子也会请我。”

    “别得寸进尺;

    。”容谦淡淡警告。

    洛少帆静默了下,挪揄着:“看来,容先生想干涉燕子的交友权利。”

    容谦声音放低,煞气来了:“别以为燕子把你男闺蜜,我就得把你当宠物宠着。”

    “啧啧,真难听。”洛少帆说难听,可语气十分愉悦,“我决定把这句话和燕子说说。她一定会替我打抱不平。”

    “你敢!”容谦声音严厉了些。

    这个别扭的哥哥!

    洛少帆这才收敛笑容,严肃起来:“向红枫打电话给我,她把向媛带来了。约个时间见面吧。这个女人,总得处理。”

    “你现在就可以让她们过来。”容谦说,挂掉电话。

    容谦锐利的眸光,慢慢隔壁——凌云岩和燕子谈得怎么样了?

    燕子默默地瞅着凌云岩,眸子波澜不惊。

    “燕子,原谅我。”他缓缓握住了燕子的手。

    燕子轻轻地:“你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吗?”

    她这是遗忘,还是漠视?凌云岩心中一痛:“向静她……”

    “向静是谁?”燕子睁着纯净的眸子,好奇地问他。没有人注意到,她美丽的眸子,掠过一丝黯然。

    “燕子?”凌云岩错愕地站了起来。

    燕子摸摸心口:“我这颗心跳得有气无力的。你过来,我听听你的心跳。我对比一下,是不是我的心跳有问题了?”

    凌云岩眸子湿了,他起身,合作地靠向床头。

    “我听听。”燕子把耳朵,悄悄地靠上凌云岩的心口。她静静地听着,眸子却瞄向墙壁上的大挂钟。

    屋子里,似乎只有凌云岩的心跳声。

    “六十下。”燕子喃喃着,她仰起小脸儿,扬开个浅浅的笑,“你刚刚说到向静。她漂亮吗?”

    “她……”凌云岩心口一塞,“燕子,我们以后不谈她。”

    燕子一脸儿困惑:“我觉得,你很爱她,深入骨髓。这样吧,你心里想着这个名字,看看是什么感觉。”

    她把耳朵又贴近心口。好一会儿,她喃喃着:“八十下。”

    “呃?”凌云岩一愕,“什么八十下?”

    燕子默默躺回被窝,出神地想着什么。明亮的眸子,透着没人看得懂的东西。

    好半天,她笑着告诉他:“你平时的心跳是每分钟六十下。可你心里想着向静这两个字的时候,心跳是每分钟八十下。”

上一章

精彩内容即将呈现
稍等片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