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放逐西藏

    西臧。

    这里的太阳感觉离地球更近些,晒得人忍不住用手扶额,将太阳生生地挡出去。

    站在火烫的地板砖上,乔云雪最后一次看了眼宏伟的布达拉宫。

    群楼重迭,殿宇嵯峨。整个布达拉宫气贯苍穹,让人一见立即整个心神都为之一震。

    而她,就是为了它的气贯苍穹,才不舍的留下来。看着这些坚实礅厚的花岗岩,她的心就会一步步坚强起来。

    在这儿已经留了整整一年。

    再不回去,不放心的母亲八成会亲自上西臧把她打包带回家。

    摸摸脸儿,昔日柔嫩的脸儿粗糙许多。母亲如果看到,一定会心疼。

    咳,真有点对不住自己这张脸……

    明明是那个男人的错,明明她才是受委屈的那一个,怎么可以让自己这张秀气的脸受罪呢!江南女子,柔弱的肌肤哪里禁得起西臧风雨……

    所以,现在回去是对的。

    收起画儿,拉着小小的行李箱,步步走出宽阔的布达拉宫广场,乔云雪上了开往火车站的89路公车。

    她拿下美丽的帽子。

    这帽子是她最贵的奢侈品,扔了可惜……

    左右瞧了瞧,却没有合适的西臧姑娘可以接受她这份礼物。

    下车,却遇上了合适的姑娘。她笑了,把帽子扣上十五六岁的姑娘:“送你。”

    妙龄姑娘果然喜欢:“谢谢姐姐。”

    “不,应该是谢谢阿姨。”乔云雪一本正经地纠正。

    “啊!”姑娘傻了。

    乔云雪却格格地笑了起来。面对十五六岁的姑娘,二十八岁的她自称阿姨也说得过去。但此时她并没有这个意识,而只是单纯地想逗逗少女。

    后脑勺似乎有目光射来。她大大方方侧身看回去。

    从出租车内出来个颀长男人。乔云雪仰首——好高的男人,她都快倒栽过去了,才看到他的脸。

    长长的眉,长长的眸。宽宽的额头,宽宽的下巴。

    这个造型她不排斥。

    很俊挺,很可靠的模样。他正睨着她,似乎对她送人帽子的举动有点感兴趣。

    内地人?

    顿时觉得亲切几分,她和他礼貌的点头,转身向售票处走去。

    幸好,还有最后一张票。付了款,她把车票紧紧贴在心口——果然老天都在赞成她现在回家。

    正要离开,却听到排在她后面的孕妇哭了:“售票员,帮帮我,我男人和我约了时间在郑州见面。如果我没赶到,我就错过我男人了……”

    乔云雪在意识到自己做什么之前,手已经伸了出去:“车票给你。”

    孕妇欢天喜地地道谢离开了。乔云雪却无奈地望天——看来,老天爷还是喜欢她再在这里待一年。

    要离开,身边传来一个清越迷人的男音:“小姐,给你。”

    修长的手臂泛着白色的光晕,优雅地停在她前面一尺远。修长的手指让人忍不住多看了眼。

    指间,夹着张平整的火车票。

    他正深凝着她,似乎在研究——一个秀气的江南女子,怎么会独自滞留在西臧火车站?

    原来就是刚刚从出租车下来的那个男人!

    二话不说接过车票,乔云雪淡淡的笑乔漾开,还调皮地朝他弯腰九十度:“谢谢!”

    他拉着行李箱,应该是某个公司的职员到西臧出差的吧……

下一章

精彩内容即将呈现
稍等片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