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宅在家里

    “你敢,我杀了你!”我拼命的挣扎着,声嘶力竭的大叫着,但如今被捆绑的结结实实的我,却根本无法做到去阻止陈思。

    “老娘有什么不敢的!”陈思大喊着,刀子真的在丁爽的脸上用力的划了下去。

    “陈思不要!”邵阳喊了一声。

    “啊!”丁爽惨叫着醒了过来。

    “爽儿!”我大声嚎叫着,我的眼泪甚至已经流了下来,陈思说对了,我此时的心里真的比死还难受,我真的希望陈思的这一刀哪怕是割在了我的脸上,而不是丁爽的脸,女孩子最在乎的是什么,除了亲情,爱情,当然是自己的容貌,越是美丽的女孩,她们越是珍惜自己的容颜,甚至于超过自己的生命,可是,陈思,她真的有够狠,她真的就这么无情的将刀子划在了丁爽的脸上。

    此时的丁爽·······

    我不想去形容,我也不敢去看了,陈思的这一刀不仅仅割在了丁爽的脸上,也狠狠的扎进了我的心里,这一辈子,我的心里都留下了一个抹不去的伤痕,让我要对丁爽愧疚一辈子,无法原谅我自己······

    “我的脸······”苏醒过来的丁爽,终于看到了她面前举着鲜血淋漓的刀子的陈思,终于意识到,自己的脸被陈思留下了一道丑陋的伤疤,不由的痛呼了起来。

    “草,刚一刀而已,别急啊,还得接着来呢!”陈思狞笑着,又把自己手里的刀子对准丁爽的脸划了下去。

    “啊!”丁爽大叫着闭上了眼睛。

    “不要!”我和邵阳同时出声大喊。

    “哐!”

    “去尼玛的!”

    “哎呀!”

    突然之间,就听一声大响,房门突然被踹开了,艾宏伟意外的冲了进来,并且在陈思的刀子还没有碰到丁爽脸部的时候,腾空就是一脚,狠狠的将丁爽踹了出去,刀子也掉在了地上。

    “二哥!”

    “艾宏伟,我的脸······呜······”

    见到艾宏伟的突然出现,我和邵阳大喊了一声,而丁爽对着他哭了起来。

    “臭婊子!老子弄死你!”艾宏伟看到了丁爽脸上的那道触目惊心的伤疤,一声大骂之后,猛地又是冲向了陈思,此时陈思才刚刚站起来,还没有反应过来,艾宏伟抓住了陈思的头发,愤怒的铁拳如同流星般的连连轰在了陈思的脸上。

    血花飞溅,陈思怎么可能在艾宏伟的手里有一丝的抵抗能力呢,此时她的脸简直就像一个被打爆了的西瓜,满脸都是鲜血,我甚至已经分辨不清陈思本来的样子了,但暴怒的艾宏伟还是一拳又一拳的猛击着陈思的脸。

    “艾宏伟,别······打了,你要把她打死了!”丁爽终于喊了一句,艾宏伟听到后,松开了陈思,那陈思如同面条一样的瘫倒在了地上,艾宏伟迅速跑到了丁爽的面前。

    跑到丁爽的面前后,艾宏伟就马上为丁爽解着绳子,心疼的看着丁爽,嘴里连声的问着:“怎么样,你没事儿吧?”

    丁爽流着眼泪摇了摇头,我知道她此时的心里一定无比的难过,但为了让她分心,不要总去想那道伤口,我便赶紧对艾宏伟问道:“二哥,你怎么赶来的?”

    艾宏伟已经解开了丁爽的绳子,听我说话,使劲的瞪了我一眼,但还是叹了口气,又来给我解绳子,边解边说道:“算完了帐,我就往饭店赶,可是离饭店还挺远呢,我就看到邵阳正跟这臭婊子往出租车里装你呢,我就赶紧开,但我过去了,出租车也开了,我又在后面追,一直追到了这边,那出租车一拐弯,我就跟丢了,这儿都是这种小平房,我是一个屋子一个屋子的听着动静找到这里来的!”

    艾宏伟说完了,我又狠狠的看向了邵阳,邵阳胆怯的说道:“我到了这儿,就也睡过去了,没想到陈思连我也绑了!”

    “老子待会儿跟你算账!”我瞪着邵阳,就要起身去看丁爽。

    但是,当我刚刚站起来,却没想到的是,陈思竟然还有力气站起来,她此时突然将桌上的暖壶拿了起来,然后猛地向我泼了过来。

    “小心啊!”丁爽最先看到了陈思,她猛地拽了我一把,将我拽到了她的身后,但她却没有来得及躲开,从那升腾出来的热气,我知道,这应该是滚烫的开水,那开水直接泼到了丁爽的脸上和身上。

    “啊~~~”

    丁爽这次发出的是带着颤抖的惨叫,我真不知道这开水浇到身上会是一种什么滋味,但那定然是难以想象的疼痛难忍,我和艾宏伟同时大喊了一声:“爽儿!”

    我喊完后,立刻去抱住了全身灼热的丁爽,而艾宏伟此时的眼睛已经变的血红了,他猛地捡起了地上被陈思掉落的甩刀,又是冲向了陈思。

    “你去死吧!”艾宏伟大喝了一声,手里的刀子直接扎进了陈思的身体里。

    “呃······”陈思闷哼了一声,但却满脸鲜血的咧开了嘴,我看出来了,她竟然是在笑。

    “去死吧,去死吧······”艾宏伟已经愤怒的忘记了一切,他疯狂的连连扎了陈思有十多刀,是我猛地对他大喊了一声:“快送丁爽去医院吧!”艾宏伟才停下了手,而陈思,没有一丝动静的倒在了血泊之中······

    ······

    到这里,我的故事也要结束了,我知道阅读了我故事的朋友们还想知道更多,都会问一句:后来怎么了?

    后来······

    丁爽被送进了医院,不是我郝叔的医院,因为他那里看不了烫伤,丁爽被毁了容,不过,我知道,以如今的医疗技术,应该可以让丁爽恢复本来的面貌,即使不能,我也打定了注意,我要照顾她一生一世,但世界上不是什么事情都可以如心所愿的,丁爽不想再见我了,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自从从她的父母在知道了这件事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能看到丁爽,也许有她的父母原因吧,后来是听陈伟说的,丁爽被送去了上海治疗。

    陈思死了,她在身中艾宏伟的十多刀后,当场就断了气,死的不能再死了······

    艾宏伟又一次的进去了,不是少管所,是监狱,被判了无期······

    我跟邵阳彻底断绝了来往······

    至于陈伟他们,我们还是兄弟,但我不再继续和他们送酒了,因为我觉得我对不起他们,对不起所有的人,我就是一个灾星,我还是离他们尽量远些才好。

    我的心里始终背负着沉重的债务,不是金钱的债,而是情谊债,我欠沈悦,欠丁爽,欠刘小雨,欠艾宏伟······

    我感觉我欠了很多人的债,有时候一想起来,就会有种被压得喘不过气来的感觉,越是这样,我就越是觉得自己的卑微,虽然陈伟他们没有嫌弃我,但我躲避着他们,我慢慢的和陈伟他们接触的越来越少,以至于每天躲在家里的小旅馆里,沉闷的看管着自家的小生意,逐渐的变成了一个宅在家里的废人。

    每天躲在旅馆的服务台后面,无所作为,闲的无事的时候,我还是会控制不住的想起以往的那一幕幕,想起曾在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三个女人。

    丁爽,再也没了她的消息,我衷心的希望她可以变的漂亮如初。

    沈悦,我曾跟她通过一次电话,她上了大学,并且在大学里交了一个非常优秀的男朋友,祝她幸福。

    刘小雨,想起她来,我心里总会升起一丝甜蜜的疼痛,她送给我的大哥大,我一直摆放在服务台上,即使后来这种笨重的电话已经被淘汰,但我却依然会往里面充费,这样做,我会觉得我和她离得并不遥远······

    彻底成为了一个宅男以后,我几乎忘记了时间的流逝,每天都是浑浑噩噩,但却毫无所谓。

    这一天,趴在服务台上的我,又回想起了往事,当我想起刘小雨的时候,不由抬头又看向那不知看了多少遍的大哥大,突然,这沉静了不知多长时间的大哥大竟响了起来······

上一章 下一章

精彩内容即将呈现
稍等片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