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初吻

    [正文]第一章 初吻

    ------------

    “爸,我打架了!”回到家里,我对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老爸说。

    “好啊!”老爸兴奋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但看到满脸花儿的我以后却把眉头一皱问道:“谁把谁打了?”

    “人家把我打了!”我如实相告。

    “儿子,这是怎么了?”正好老妈下班回来了,看到我的脸就一惊一乍的大喊。

    “让人打了!”我如实相告。

    “谁打的,走,妈带你找他家去!”老妈抓住我的胳膊就要走。

    “回来!”老爸一声断喝:“让人给打了,还舔脸找人家去,丢人现眼!”

    老妈没说话,摇着头进屋换衣服去了。

    “说,咋回事?”老爸粗暴的把我拽到了他跟前。

    “我玩球玩的好好的,孟新宇捣乱,就打起来了。”我瘪着嘴说,有点委屈,想哭。

    “瞅你那儿揍性,”老爸一把就把我放趴到了他的大腿上,脱下了我的裤子,露出了我白花花的小屁股:“我咋生出了你这么个废物玩意儿!”

    老爸说完,抡起巴掌就往我的屁股蛋子上抽,我哭了,拼命冲着老妈那屋里狼嚎。

    “你打孩子干啥!”老妈疯了一样冲了出来,一把将我抢出了老爸的魔掌。

    我躲在老妈的身后探头哭,鼻涕泡都冒出来了,真疼,开始是脸上疼,现在屁股也疼。

    “憋回去!”老爸冲我瞪眼睛喊,我使劲闭嘴憋着,身子一抽一抽的。

    “你有毛病啊,孩子挨了打,你不安慰他,还打他!”老妈一瞪眼,老爸就缩脖子。

    “这哪是我的种儿,你看我从小到大挨过谁欺负!”老爸说。

    “对,你没挨过欺负,都你欺负人!”老妈用手指戳了老爸脑门一下:“你想让咱家王辉跟你一样啊,大流氓!”

    “我这管孩子呢,你别老掺和。”老爸柔声对老妈说,然后冲我一招手:“过来!”

    我抓着老妈衣服不敢去,老妈一拉我说:“没事,有妈在呢!”

    我战战兢兢的又站到了老爸的面前。

    “为啥让人把你打了,你咋没打人家?”老爸的口气轻些了。

    “他是初三的,比我大两岁呢,长得也高,又壮!”我又想哭,真委屈。

    “高咋了,你要打不过他,就趁他不注意的时候,拿凳子往他脑袋上砸,砸坏了,老子给你赔,记住了吗?”老爸又瞪眼睛了,我没敢哭。

    “记住了!”虽然我知道我肯定不敢那么做,但我还是老实的应承了老爸。

    “竟瞎教孩子,”老妈白了老爸一眼,摸着我的头说:“儿子,妈给你做好吃的去!”

    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脸上被孟新宇挠的血条子结了嘠儿,痒的厉害,但不敢挠,怕破相,屁股也还疼,我爸两个手都有横纹,我妈说有横纹的人打人都特狠,我深以为然。

    口渴的厉害,老妈菜做咸了,我想去客厅喝杯水。

    “呼吱;;;;;;呼吱;;;;;;”

    “啪;;;;;;啪;;;;;;”

    “嗯;;;;;;嗯;;;;;;”这是老妈的声音,好像是使劲憋着嗓子发出来的。

    “呼;;;;;;呼;;;;;;”这是老爸粗重的喘息声。

    刚来到客厅,我就听到老爸老妈那屋里传出了这样的动静,凭我的经验,我知道这“呼吱”声是他们那屋里床垫子的声音,因为我趁他们不在家的时候,在那上边玩过“蹦床”,就是这个动静。

    但这“啪啪”的声音我就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难道是我爸和我妈在打架?这声音跟我爸打我屁股一个声,都是肉体撞击的声音。

    可不应该呀,我爸这人虽然五大三粗的,在外边也都是让人怕的主儿,但回到家里,我爸最怕的就是我妈,电视上说这叫“妻管严”,自我记事起,就没见过我爸有敢打我妈的时候。

    我耳朵贴着门,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看看,给他俩拉拉架。

    “呃!”

    屋里头我爸闷哼了一声,“呼吱”和“啪啪”声也停止了。

    难道是我妈在打我爸,给我报仇呢?

    我偷笑了一下,决定再听听。

    “咋这么快,真没用!”这是老妈的声音,虽然声音很低,但我能听见。

    “可能是酒喝多了。”老爸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

    “什么喝多了,就是你不行,打孩子挺来劲,到了床上就熊了!”老妈的声音稍稍高了些。

    “你小点声,别让孩子听见!”老爸憋着嗓子说。

    听到这,我还懵懂的心里,大概了解点什么,但却怎么也抓不住他们的具体内容究竟是怎么操作的。

    “早睡着了,听不见。”老妈的声音又小了下去:“你说你是不是有病啊,咱儿子被打了,你不说帮着出出气,还打我儿子,你在外边不挺牛吗?”

    “你不懂,咱儿子太懦弱,在学校老挨欺负,我这是教他呢,要不然,你说我老王那也是在市里有一号的人物啊,可儿子却是个软蛋,说出去都丢人!”老爸呼呼喘着气说。

    “都跟你似的,在外边谁见了都害怕,那就好了?我儿子学习好,这就够了!”老妈的声音透着得意。

    “我没说他一定跟我似的,但他三天两头的挨欺负,你不心疼?再说了,男孩子嘛,就得猛着点儿!”老爸说。

    “也是,你说咱儿子啥都好,学习好,长的也好看,比好多小女孩都漂亮,就是这性格咋也跟个小女孩似的呢,一点也不随咱俩呀。”老妈叹着气说。

    “还不是你从小给惯得吗,不行,我看得给儿子换个学校,让他住宿,锻炼锻炼他!”老爸这话一传过来,把我吓了一跳。

    “啥,换学校?你疯了,咱儿子的七中可是重点学校!”老妈的声音又提高了。

    我在外边拼命点头,心里呼唤着,老妈你可一定不能同意啊。

    “光学习好有啥用,还得学会自立,再说了,只要自己肯学,在哪个学校都一样!”

    “那你想给他换哪个学校?”

    “我想过了,就去九中!”

    “什么,九中?”老妈的声音透着焦虑:“那个学校可竟出事,出来的都是小混混,你想害我儿子呀!”

    “谁说出来的都是小混混了,想当初我就是九中出来的,那是我的母校!”老爸的声音透着一丝向往。

    “对,你不是小混混,你是老混混,我不同意!”老妈很果断,我心里稍安。

    “老混混怎么了,我现在混的不也挺好嘛,手下的小兄弟有的是,这市里头谁敢惹我!”老爸先是得意的吹嘘,接着又柔声说:“我就是想让儿子去九中锻炼一下,像个真正的男子汉,将来出了社会才能立足,要不将来跟个娘们似的,你不担心?”

    “我在想想吧。”老妈最后说了这么一句,我就回屋了,心里担心的要命。

    “儿子,过来!”三天后,我一进家门,老爸就把我叫到了他的面前。

    我畏畏缩缩的来到了沙发前,心里感觉不是太妙。

    “你这个学期是不是该放假了?”老爸点了根烟问我。

    “是,快了。”我说。

    “呦,小辉放学了!”赵叔从我家的厨房里出来了,还扎着围裙,他是我爸的小兄弟,厨艺特好,经常来我家做饭,跟我爸喝酒。

    “赵叔!”我礼貌的打着招呼。

    “小辉该放暑假了?”赵叔笑着说。

    “嗯。”我说。

    “放假了别总在家里头闷着,每天跟赵叔练练拳,学学怎么打架,身体也好啊!”赵叔摸了摸我的头又进厨房了。

    我:“;;;;;;”

    “跟你说个事儿!”老爸眼睛看着电视,很随意的对我说。

    “哦。”我赶紧认真听着,比上课听讲都专注。

    “等你下个学期就别在七中上了,我给你转学了。”老爸的口气还是那么轻描淡写的随意。

    “去哪?”我知道多半是老爸的母校九中。

    “去九中,而且得住校!”老爸的口气不容商量。

    “好。”如果说老爸在老妈的面前是言听计从,那我在老爸的面前就是逆来顺受,不敢违抗。

    但老妈一般在我面前是宠爱有加,我决定跟老妈商量商量,不去九中。

    晚饭。

    老爸和赵叔在一片烟雾弥漫之中吆五喝六的划拳海饮着。

    “妈,我不想去九中。”我小声对身边的老妈说道。

    “为什么?”老妈笑着看了我一眼,又呵斥了赵叔一句:“小赵,让你王哥少喝点儿,他都这么大岁数了。”

    “没事,嫂子,这划拳就得愿赌服输,我哥能喝!”赵叔脸红脖子粗的对老妈笑道。

    “讨厌,都是酒鬼!”老妈笑着不去管了,回头看着我说:“儿子,你咋不说话呀?”

    “反正就是不想去!”我心里对老妈不把我当回事很生气,赌气的小声说道。

    “儿子,你爸都已经给你联系好了,不去不好,没事,就去锻炼锻炼,不适应咱再回来。”老妈笑着拍了拍我的头,看到赵叔又给我爸倒酒,就赶紧去骂赵叔了。

    我欲哭无泪,饭也吃不下了,独自回房间了。

    第二天晚上。

    吃完了饭我打电话把沈悦约到了人民公园里。

    “王辉,你怎么老溜达不说话呀,你找我出来是不是有事儿呀?”沈悦扑扇着她的大眼睛问我,真好看。

    “斑花,我爸给我转学了。”因为沈悦的脸上有几个小雀斑,所以我叫她“斑花”,但其实她长得特好看,不是班花,但是校花。

    “啊!”沈悦好像吓了一跳,大眼睛又扑扇了好几下,才一脸好奇的问我:“为什么呀,咱学校不是最好的初中吗,还能把你往哪转呀?”

    “我爸要把我转到九中去。”我撅着嘴说。

    “什么,不会吧,九中可是流氓学校,而且也不在咱们这个区呀,挺远的呢!”沈悦这次的惊讶更胜前次。

    我没有说话,满腹心事的往前走,沈悦就屁颠屁颠的跟着,一脸的好奇,但她没有叽叽喳喳的追问我,这就是我特喜欢她的地方,跟别的女生不一样。

    我来到了公园的小树林里,这里没什么人了。

    “斑花,你说我到了九中也会变成流氓吗?”虽然我还不太知道流氓到底是什么人,但我知道肯定不是好人。

    “不会的,王辉,我相信你不会变成流氓的,你学习成绩那么好,而且;;;;;;而且;;;;;;”说到后来,沈悦有点吞吞吐吐的。

    “而且什么?”我好奇的问道。

    沈悦吸了口气,说道:“而且你长得挺帅的!”

    我看到沈悦的脸好像红了,但天黑了,看不太清,不敢确定。

    “长得帅跟是不是流氓有什么关系?”我知道自己长得好看,所以我也不会故意谦虚,那样太假。

    “当然有关系了,我听说流氓都是特丑的,要不然他们也就不会欺负女生了。”沈悦很肯定的回答我。

    “是吗?”我心里踏实了一些,看来自己要想当流氓还不够格,谁让我长得帅呢。

    “王辉,你爸把你转到九中去,那你是怎么想的,你愿意去吗?”沈悦问我。

    我抬头看了看天,没说话,那天空黑乎乎的,连个星星都没有,就像我的心情,一点都不璀璨晴朗。

    “王辉,跟你说话呢,你咋不吱声呀!”沈悦催了我一遍。

    我看了看沈悦问道:“斑花,那你希望我转学吗?”

    “我?”沈悦愣了一下,说道:“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了,咱俩是朋友吗?”我盯着沈悦问,很想知道她的答案。

    “你是学习委员,我是班长,咱俩在班上都是班干部,可以说我们也算是朋友吧。”沈悦歪着脑袋想了想说道。

    “那既然是朋友,你想我转学吗?”我又问。

    “当然不想啊!”沈悦脱口而出。

    “好,那我告诉你,我也不想,就因为你。”我很认真的对沈悦说。

    “因为我,跟我有什么关系?”沈悦的脸上变了变,可以看出她有点儿慌。

    “有关系,因为我喜欢你!”我鼓足了勇气终于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王辉,你说什么呢,再这么说,我可生气了。”沈悦板着脸说道。

    “反正我也要离开七中了,我不管了,我就是喜欢你!”我觉得我现在特像大人,仿佛随着我的话说出口,我就瞬间长大了。

    “你;;;;;;”沈悦有点傻了,说不出话来了,但我可以看出她虽然紧张,但好像并不是很讨厌我,因为她没有生气,也没有跑开。

    我俩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半天都没说话。

    “我想亲你一下!”暗自给自己鼓了鼓劲儿,我又得寸进尺的说。

    “王辉,你;;;;;;你怎么这么流氓,你可还没去九中呢!”沈悦好像真的生气了,一扭头就跑。

    “沈悦!”

    沈悦站住了,可能是因为我一直都是叫她“斑花”,从来都没叫过她的名字,,她才站住的。

    沈悦回头看着我。

    “就一下,就轻轻的一下。”我试图说服沈悦:“以后我们可能就见不着了!”

    沈悦走了回来,缩着脖子东张西望了半天,才对我说:“那;;;;;;就一下,就轻轻点一下,不许太过分了!”

    “我保证!”我发誓那个时候,我真的没有想太多,我就是想亲一下沈悦,当做离别纪念。

    沈悦站的笔直,身子僵硬,闭上了眼睛。

    因为女孩子那个时候比同龄的男孩子发育的快,所以沈悦比我高,我踮起了脚也闭上了眼睛来到了沈悦的面前。

    还没碰到沈悦的嘴,我先被她的胸碰到了,挺软的。我睁开眼睛看了看,发现沈悦的胸已经初具规模了,虽然不像成年女人那样高耸着两个大海碗,但也有些像两个小碟子倒扣在了她的胸口上。

    我看得有些出神,忘了去亲沈悦。

    “你干什么呢,快点儿!”沈悦闭着眼睛催促我。

    “哦,好!”我含糊的答应了一声,继续踮脚往沈悦的嘴唇上碰去。

    “好了,就这样吧,我走了!”我只是感觉我的嘴唇刚刚碰到了沈悦的嘴唇,她就马上推开了我,并东张西望的跑着离开了小树林,跟做贼似的。

    我摸了摸自己的嘴唇,看着远去的沈悦,笑了,虽然没什么感觉,但这是我的初吻,相信沈悦也是。

    那年,我12岁;;;;;;

下一章

精彩内容即将呈现
稍等片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