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章 楔子(坠崖穿越)

    战火连绵,嘶喊声不断,大燕国岌岌可危,国力强大的天朝兵马已经攻进了皇城,燕王一脸落寞的看着眼前的景象,大燕国几百年的基业,就如此的毁在他手里了。

    “父王,我们快点离开这里,晚了就走不了拉!”一声清脆焦急的声音传来,一名看似十七八岁的女子跑上了城楼。

    燕王看着自己最爱的女儿,自她出世那天就身带奇香,还有那如雪的粉颊,玲珑的俏鼻,樱桃小嘴撅起,琉璃般水灵的眼睛,鹅蛋大的小脸上泛着红晕的光泽,肌肤晶莹剔透,如水珠般润滑,这样绝美的脸蛋,他便肯定自己的女儿以后肯定是个美人胚子,故取名为“燕无双”寓意独一无二,封号为“无双公主”!

    他身为大燕国的一国之君,岂能像个缩头乌龟那般逃走呢?他轻笑着召来最信任的护国大将军,抓住他的手,意味深长的命令着他:“龙爱卿,这是孤对你下的最后一道圣旨,孤要你誓死保护公主离开皇城,你们的事情孤早就知道了,倘若你们能过得了这关,无双公主以后就是你的将军夫人!”

    大将军龙泽身穿盔甲,佩戴着七星宝剑,看了看燕王身边的无双公主,下一刻立刻抱拳领命道:“请王上放心,龙泽定当誓死保护公主离开。”

    “不要,双儿不走,双儿已经没有母后了,倘若父王不跟双儿一起离开,那么双儿也要留下来,留在父王身边!”无双紧紧的抱住燕王的手臂,脸颊流淌着泪水不肯离开。

    “双儿听话,父王身为大燕国的一国之君,岂能像丧家犬那般逃走呢?倘若你不走的话,就会被那些敌军凌辱,你要还是父王的女儿,就为父王争口气留点颜面,立刻跟龙爱卿离开!”燕王眼看着所剩的时间不多了,心里也开始焦急起来,向龙泽使了个颜色,让他拖着无双立刻走。

    龙泽明白现在的境况,心一横,点下了无双的穴道,打横抱着她一步步的走下了城楼,无双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离父王越来越远,她深知,这次的离别,就是永远的天人相隔……

    龙泽挑选了一队兵马,保护无双公主厮杀冲出皇城,本以为冲出皇城就安全了,岂料天朝国的太子早已经在城外设下了埋伏,他已爱慕无双公主多时,这次他一定要将无双纳为己有!

    一对人马顿时被弓箭手团团包围,经过一番厮杀后,他们只剩下十几人,而对方则有几百号人马,怎么办,难道他们就要葬送在这里了吗?

    太子瑾看到了马背上那倾国倾城的容颜,命令弓箭手不许伤害到无双公主分毫,看着她那惶恐精致的小脸,他整个人都酥到骨子里去了,弓箭手不敢射向无双所在的位置,这让龙泽找准机会,带上无双冲出了重围。

    身后的利箭齐刷刷的朝他们逃去的方向射来,纵使龙泽武功高强,也逃不过那密密麻麻的利箭,无双感觉到身后的他肯定受伤了,等他们逃进树林后,她才惶恐的发现,龙泽的身后中了三支利箭,吓得她立刻紧张的哭泣起来。

    “你还好吗?一定要坚持住,你答应过我父王要保护我的,你还答应过我,你会娶我的不是吗?”燕无双越说越紧张,双眼充满了不安,因为龙泽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大量的鲜血涌出,他已经快要坚持不下去了。

    龙泽努力的想要保持住清醒的意识,虚弱的看着无双说道:“我的公主,恐怕我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你立刻下马快逃,我会引诱他们从另一个方向去,记住不要停下,一直往前跑!”

    “不——我不要离开你,龙泽,你看着我,你好好想想我们的誓言,我身上还有你送给我的玉佩,我们说好不分开的,不分开!”无双泪水婆娑的紧紧抱住龙泽,并拿出他们的定情玉佩,与他腰间的另一半刚好配成一对龙凤坠。

    这对玉佩一分为二,细腻通透,呈乳白色,一块上面雕刻着龙形图案,另一块则是凤形图案,这是龙泽家的家传宝玉,据说这是当年龙家的老祖宗救了当时的燕王一命,玉佩就是当时的燕王所赐,这玉佩不但代表了某种权力,拥有它的人,还会与玉佩合二为一,得到玉佩中神灵的庇护!

    看着合二为一的玉佩,龙泽笑了,他今生能得到无双的爱,死而无憾,紧握住她的手,在她耳边说了最后一段话后,便疲倦的闭上了双眼。

    无双泣不成声,听他的话下了马,看着昏厥过去的龙泽,这个她今生最爱的男子,她不会让他失望的,用力拍了一下马,让马儿快速的向前跑去,而她则往另外一个方向逃去。

    太子瑾以防万一,早就在几路都埋下了人马,无双不幸的被他们发现了,她不知该怎么办,只得拼命的向前跑去,可是前面已经没有去路了,看着那深不见底的悬崖,后面的追兵又在一步步的靠近,她该怎么办?谁来救救她?

    “我的公主,前面已经没有去路了,还是乖乖的来到本太子的身边,本太子发誓,今后一定会全心全意的待你,绝对不会让你受到半点的伤害!”太子瑾看着站在悬崖边上的无双,心里有些迫不及待起来,他已经渴望无双多时了,这次攻打燕国,实际上就是为了能得到无双。

    燕无双并没有听进他说的任何一句话,她的脑子里想的只有父王和龙泽,不知道他们现在的境况怎么样?不过,她已经没有机会在与他们见面了,手里紧紧的握住凤形玉佩,缓缓的闭上双眼,最后一颗清泪滑落而下,纵身一跃,瞬间她便消失在太子瑾的眼前!

    “无双——”龙泽突然从昏厥中惊醒,直觉的朝悬崖边赶去,当他赶到的时间,隐约还能看到太子瑾的队伍离开,队伍里没有无双的身影,看了看悬崖,难道………?

    “不,不可能的?”龙泽拖着身受重伤的身子,一步步的来到悬崖边,悬崖上异常的宁静,微风轻轻吹拂而过,好像在告诉他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同样手握住龙形玉佩,龙泽释然的看着悬崖下的景象,呢喃了一句:“我的公主,等着我……”

下一章

精彩内容即将呈现
稍等片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