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完美结局

    第153章完美结局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已停止’的字样蹦出來。杨瑜和孙逸几乎是同时的站起來。一起走到手术室的门口候着。

    门被一点点的打开了。身穿白大褂的陆业第一个走出來。身后跟着几个其他的医护人员。分工明确的分在移动病架的两侧。

    陆业的额头上都是汗水。已经印湿了手术帽。他摘下口罩。看了一眼杨瑜和孙逸。开口说道:“手术很成功。只要安全的度过术后的这二十四小时。梓鑫就沒问題了。”

    他迟疑了一下。看了一眼杨瑜:“伯母。在这二十四小时内。就要靠他最想见的人和他心里最牵挂的人跟他不停地说话才能更有效地让他醒过來。伯母...辛苦您了......”

    其实他是想直接说‘把白雾找來的’。可是又怕杨瑜伤心。所以转换了一下。

    “好的。他是我的儿子。我一定会尽力的。”杨瑜转看着宸梓鑫被推进重症监护室里。对着路夜说道:“辛苦你了。”

    “梓鑫是我的好哥儿们。这都是我应该做的。”陆业由衷的说道。

    “哥儿们辛苦了。你先去休息一下。等一下我们一同请你的老师吃点儿东西去。这手术做了将近六个小时啊。老人家都累坏了吧。”孙逸拍了一下陆业的肩膀。

    “ok。我先去写把病历写了。”陆业回到医生。转身走向自己的办公室。

    陆业回到办公室。有些虚脱的坐到椅子上。他心里为宸梓鑫庆幸有孙逸这样的好哥儿们。如果不是他当机立断。再耽误两个小时。恐怕即使有他的老师在。也会是无能为力的。

    在抽屉里拿出手机看了一下。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季洁打來的。他才想起來和季洁早上约好吃饭的事情了。更多更快章节请到。

    他快速的给季洁会拨了一个。等了十几秒钟。终于被接通了。

    陆业的脸上露着疲惫之色。但是还是笑容满面的对着电话说道:“亲爱的。对不起。刚刚做完一个手术的。”

    “那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害的我都快饿死了。”季洁撅着嘴。不高兴的说道。

    “这不是太急了吗。所有沒有时间通知你的。体谅一下啊。”陆业对着手机温柔的说道。

    “好了。你自己吃去吧。我饿的受不了了。已经吃过了。”季洁脸上露出点儿笑容。关心的说道。

    “对了。亲爱的。你能联系到白雾吧。最好是让她回华城來。梓鑫...梓鑫出事了。我觉得只有白雾才能让他不会放弃求生的意念的。”

    “你别开玩笑了。宸梓鑫怎么可能出事。还求生意念。难道他自杀了。”季洁隔着电话白了一眼陆业。更多更快章节请到。这是不是想骗白雾早点回來呢。

    “我说的是真的。梓鑫出车祸了。我刚刚给他做完手术。现在我们只能依靠他最牵挂的人來唤醒他。如果二十四小时之内他醒不过來。那他就将会这样永远的沉睡下去了。”陆业脸上的神色凝重。他不想宸梓鑫成为植物人。只要有希望他就会采取。

    “好。我明白了。”季洁不再废话了。从陆业的语气里听出來了事态的严重。时间紧急。她不能再拖延。

    通完电话。这两个人的心里都不是很舒服。命运太能折磨人了。

    季洁沒有直接找白雾。而是联系的筱炀。说明了事情的紧急。并一再申明她说的都是实话。

    筱炀眉头皱着挂断电话。看着躺在卧室里小寝的白雾。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毕竟白雾现在不是一个人。如果经受不住打击不知道会闹出什么意外的。

    想了又想。他來到白雾的身边叫醒她。对她说想要带她回华城。

    白雾一愣:“为什么。我们刚刚租下这个房子的。这才几天啊。就要回华城。筱炀你受到什么刺激了。”

    筱炀纠结的看着白雾。有些尴尬的说道:“公司出了点儿事情。季洁处理不了了。我必须回去的。再有的就是。我觉得最危险的地方才也是最安全的。况且华城什么都先进。我不能再带着过着这样躲躲藏藏的生活的。”

    他说的振振有词。让白雾根本无法反驳。只能顺从的点了点头:“好吧。听你的。”然后就不再言语了。坐起身。准备收拾行装。

    筱炀心里暗暗舒了一口气。幸好白雾沒有怀疑他。给了一个想当然的理由。出发之前。他偷偷地发了一个信心。告诉季洁他们现在就赶回去。

    陆业接到季洁的电话的时候。心里一阵惊喜。就好像看到宸梓鑫已经睁开了眼睛......

    宸梓鑫做完手术已经五个小时了。杨瑜一直在他的耳边说着话。他依然紧闭着双眼。只有心脏测试仪稳定的跳动着曲线。表示着他现在是睡着了。

    陆业來到重症监护室。看了杨瑜一眼:“伯母。您休息一会儿吧。不要让梓鑫醒过來看到的是一个满脸倦容的母亲。”

    “沒事的。我要一直陪着他。”杨瑜沒有动。

    “伯母。你别怪我多事儿。我们已经联系到了白雾。现在她正在赶回來的路上。据目前的情况來看。只有依靠白雾了。”陆业觉得还是对她实话实说比较好。

    “嗯。”杨瑜的身子一僵。心里说不出來是什么样的滋味儿。

    如果不是她这样的从中作梗。梓鑫也许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这算是上天对她的报应吗。

    筱炀开着车子一路狂奔。因为他们的二次逃离。所以距离华城就已经很远了。按照他们现在的速度。也要六个小时才能赶到。

    天已经很晚了。天空中也许是阴天的缘故。一点儿的星光也沒有。幸亏是在夜间。路上几乎沒有几辆车子。筱炀才能放开速度。

    季洁接到了筱炀的电话。在家里就坐不住了。直接打车來到陆业的医院。一起等着白雾。

    孙逸早早的就來到华城唯一的一条能够进.入市区的路边等着。这里是每一个进去华城的车辆的必经之路。

    虽然天是黑的。但是孙逸的眼睛是雪亮的。很远的就看到了筱炀的车子。等待着临近了。他走下车招了一下手。示意停下。

    他看着筱炀走出驾驶室。跟他说明自己的身份。又给陆业打电话证实了一下。才回到自己的车里。给他们带路。

    鉴于白雾现在有着身孕。陆业他们也不敢保证她如果听到宸梓鑫的事情会出现什么状况。更多更快章节请到。所以也做好了一切该做的准备。以防意外发生。

    白雾在筱炀开车离开不久就睡着了。一路上也沒有醒过來。所以孙逸的出现她根本就不知道。一路來到医院她就沒意识到了。

    等着车子听闻了。筱炀才打开后车座的门。伸出手轻轻地推了白雾几下:“白雾。醒醒。我们到了。”

    “白白。醒醒啊。你睡得还真香啊。”季洁看到筱炀沒有叫醒白雾。她着急的走过來。

    白雾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到了啊。”

    “到了。來起來。下车。”季洁给她批上了一件衣服。怕她着凉。

    “这是哪儿啊。”白雾还沒有完全清醒。就被季洁从车里给拽了出來。抬头看到医院的标志。疑惑的问道:“怎么是医院。筱炀。我们來医院干嘛。”

    “我们先进去。外面凉。”陆业走过來。轻声的说道。

    “出什么事了。”白雾突然的清醒过來。

    季洁的身子一顿。扶着白雾的手突然紧了一下。

    白雾心里警醒了。一定是出了大事。她稳定了一下自己的心神:“说吧。我能承受得住。”

    “白白......”季洁的眼圈泛红。她实在说不出口。

    “白雾。梓鑫为了阻止桦雯去伤害你。出车祸了。”陆业看着白雾。轻轻的说道。

    白雾的身子哆嗦了一下。脸色惨白。嘴唇多说着:“他......”

    “你放心。他还活着。但是......”陆业怕白雾向不好的地方想。赶紧的打断她:“只是他的脑部受到的了严重的伤害。我已经给他做过了手术。为了能让他醒过來。我们要让他心里最牵挂的人來跟聊天。让他想要醒过來的意识增强。”

    “带我去。我知道该怎么做了。”白雾的脸上一滴的眼泪都沒有。平静地说道。

    她跟着陆业來到重症监护室。换上防菌服。看着躺在那里根本就看不出模样的宸梓鑫。她的鼻子微微的发酸。但是还是强硬的把眼泪给逼回去了。

    陆业冲着她一点头。转身出去了。

    她首先对着杨瑜恭敬地说了一句:“阿姨。您放心。只要梓鑫清醒过來我马上离开。现在不可以。”语气坚定。不容反驳。

    杨瑜看着白雾。满脸的纠结之色。张了张嘴终究什么也沒说出來。也转身出去了。

    白雾轻轻地走到椅子边坐下。伸出双手握着宸梓鑫的手:“梓鑫。我回來了。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不好。”

    “梓鑫。你还记得吗。你说要做我一辈子的厨师。难道你要反悔吗。”

    “梓鑫。是我不好。我不该偷偷离开你。我保证。只要你醒过來。我再也不会离开你的。第一时间更新这辈子我就赖上你了。”

    “梓鑫。我们的孩子很淘气。一定是一个男孩儿。我想他一定长得很像你的。高大帅气。”

    “梓鑫。我们的儿子还等你给起名字呢。你不能这样不负责任的。你知道你现在是什么行为吗。典型的是在逃避。”

    “梓鑫。你不是很喜欢吃我给你做的炒面吗。还记得你最爱吃的三鲜馅饺子吗。我现在做的可那时候好多了。你不醒來。就吃不到了。”

    不知不觉的外面的天已经大亮了。白雾自从进來就一直的坐在椅子上不停地跟宸梓鑫说话。从他们刚开始认识到恋爱。又从误会说到和好。桩桩件件......

    白雾依然不气馁的继续说着:“梓鑫。你真的想把我扔给筱炀了啊。你不是觉得他配不上我嘛。那你为什么还躺在这里不起來。如果你还这样。那我就嫁给他。让我们的儿子给他叫爸爸。”

    “你有胆量...试试看...”宸梓鑫闭着眼睛张嘴说道。

    “你都不醒來。我还有什么不敢的。”白雾看着宸梓鑫。忽然觉得不对劲儿。刚刚的那个声音......

    她伸手抚上他的脸。惊喜的大声喊道:“梓鑫。你醒了。”

    “你这样絮絮叨叨一宿了。我再不醒。老婆都要跟别人跑了。”宸梓鑫半睁着眼睛调侃着说道。

    “你等我一下。我去找陆业。”白雾想要站起身。可是脚下一麻又跌坐回去。

    “真笨。按铃啊。”宸梓鑫捉着白雾的手紧紧地攥着。生怕她再跑了似的。

    陆业过來仔细的检查了一遍。笑着看着白雾:“我就说只有你才能叫醒他。果然还是爱情的力量最伟大。”

    他转过身看着杨瑜:“伯母。沒事了。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

    杨瑜看着宸梓鑫。终于眼泪在这一瞬间流了出來:“儿子。妈错了。以后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吧。妈妈再也不会阻止了。”

    宸梓鑫看着杨瑜。轻轻的说道:“对不起妈妈。让您担心了。”

    “白雾。你有沒有觉得有什么不适。这一宿都沒有睡。你又怀着孕。最好先去休息一下。”陆业看着白雾关心的说道。

    “我沒事。”白雾微笑了一下。虽然她的脸色有点苍白。可是宸梓鑫醒过來了。她现在还是很有精神的。

    “想要我的白雾休息。就赶快给我转病房啊。这样白雾不就能跟我在一个屋子里休息了吗。告诉你啊。如果我的儿子出现什么。我可要你负责的。”宸梓鑫的嘴巴还是那样的不饶人。

    陆业斜睨他了一眼。嘴角一扬:“还能这样的思考问題。智商沒问題了。还沒被撞傻了。”

    几个月以后。

    “梓鑫。你又把我当做猪养了啊。你看看。腰这么粗。还怎么穿婚纱啊。”白雾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埋怨着。

    “亲爱的。这样的腰怎么还能喊粗呢。我看谁敢喊。我找他拼命。”宸梓鑫从后面一下子搂住她。笑嘻嘻的说道......

    “陈姐。把孩子给我抱抱吧。他可是我的孙子啊。”杨瑜伸手想接过陈姨手里的孩子。

    陈姨抿嘴一笑:“我信不着你。我怕你不小心把孩子在摔倒了。”

    “陈姐。他可是我的孙子啊。怎么感觉我像是后奶奶。你是亲奶奶呢。”杨瑜毫不示弱的跟陈姨斗嘴。不过脸上却满载着笑容......

    完美大结局......

上一章

精彩内容即将呈现
稍等片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