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大结局

太后相通后,便开始去佛堂礼佛了,那些准备前来求婚的福晋们,各个吃了闭‘门’羹。-79-《79小说,.2■3.o⊥她连续被太后扫了颜面,不禁对她心怀不满。

这些年,太后能舒坦的在宫内过的如此的舒坦,都是科尔沁在背后撑腰,如今,太后却不在管了,这让福晋们有些恼火。

介于太后的秉‘性’,他们愿意相信,太后是真的生病了。福晋们进京的时间快要到了,这下子便要三年不能进京,她们的心里越发的着急了。

养心殿内,康熙满意听着龙卫的回报,太后也算是明白了,这几年的时间,大概会安分一些。胤禛的福晋也选好了,乌拉那拉氏与胤禛的关系是极好得,明年,胤禛也该大婚了。

他牵着岚娅的手,继续看着手里的折子。这几日,岚娅总是看着十三,让康熙的心里越发醋了,自家儿子就是讨债来的。

今日早朝后,他让胤禛直接把十三带回阿哥所,美名其曰,兄弟之间要培养感情,实际上,康熙是准备让胤禛把他二人世界的小阻碍给带走。

“玄烨,你没觉得胤礽的情绪越来越不对了?”岚娅对胤礽有些愧疚,本来,他该是高高在上的太子,他们二人的重生,上辈子,胤礽让康熙太过伤心。

这辈子,不论太皇太后与太后如何的施压,康熙都顶住了压力,并未妥协。

因此,索额图便成为胤礽唯一的慰藉,胤礽做的不少事儿,都是索额图挑唆的。

“哼,那个逆子,不管怎么劝解都是没用的,让他就这样吧,胤禛25岁后,咱们就能放下这重担,去游玩了。”康熙可没有像上辈子那般的权利‘欲’,有岚娅的陪伴,他的心情也算是放松了。

她吃惊的看着康熙,万万没有想到,他会放下身上的重担,准备与他遨游大清。

“你发现胤禛不对劲的地方没?”康熙一直觉得胤禛太过沉稳,随着他刘新德观察,他有了一个新的发现。

岚娅困‘惑’的瞧着他,胤禛有什么不对的?

等等!

岚娅的脑海闪现出胤禛吃海鲜的举动,上辈子,她的灵魂在他们父子二人的身边陪伴,在她离开后,胤禛被御膳房苛责,鱼基本都是完整的,与承乾宫所用的不一样,在一次被鱼刺扎了后,胤禛极少碰鱼了。

她一直留心胤禛的状况,根本没有让胤禛吞过鱼刺,他却没有碰过一筷子鱼。

“是小四?”岚娅想起曾经的怀疑,后来,被那个小家伙打岔了。

“李德全,去把四阿哥请来!”康熙的嘴角勾起笑容。

小四啊!

要真的是你的,阿玛肩膀的重担很快就能歇下了,经过九龙夺底和十三年的磨练,胤禛的秉‘性’早不用她训练了。

一盏茶后,胤禛穿着金黄.‘色’的阿哥常服,板着小脸走了进来,康熙看着胤禛请安的举动,并未多说。

“小四,凌馨出生了吗?”康熙的一句话,让胤禛破功了,他吃惊的眼神让康熙与岚娅确定,这个臭小子也回来了。

“那个.....阿玛,您怎么知道的?”胤禛是确定康熙与岚娅的身份的,小时候,他回到了这身子里,便想再体会一把额娘的关爱。

康熙是个讨厌的,总管是找各种借口,让胤禛无法靠近岚娅,这是随着胤禛的成长,他们父子二人的斗争越发‘激’烈的原因。

“臭小子,回来不说,你额娘也回来了!”康熙换成了‘蒙’语,外面的包衣世家出身的奴才们,只能学满语与汉语。

胤禛蹭到岚娅的身边,眼巴巴的看着她。

“额娘,胤禛好辛苦!”胤禛想起凌馨,心里不禁升起了一丝暖意。

他开始讲上一世,凌馨陪在他身边的温馨,那种感觉,不是一般人能感受的到的。

快到晚膳时,康熙才让这母子两个人停下叙旧。他不得不承认,胤禛在龙椅上的举动,比他更合适当一个改革之君,如今,‘蒙’古那边的势力还太过强大,康熙不得不选择的,继续压制着。

“老四,等到25岁时,便接手帝位,我相信你能把大清建立的更强大!”康熙不得不说,弘历那个臭小子不会教育孩子,居然把大清祸祸成那样。

第二世,凌馨的介入,大清有了慢慢的好转。

“阿玛,元一法师说,凌馨这段时间会降生.....我能不能....”胤禛想要去看看凌馨,上辈子,他见了凌馨太多别样的样貌,但是,刚刚出生的她,是他没有见过的。

“哼!不行,明日起,不用去上书房了,跟着朕在养心殿批折子!”康熙伸手指指御桌上的奏折,“去把那些看了。一会,李德全会给你送晚膳!”

说完,康熙牵着岚娅离开了养心殿,胤禛瞧着阿玛与额娘的背影,他心中的小人儿留着宽面条。

他就知道,康熙会来这招,凌馨,她的小家伙,一定要平安的长大。

“哼,阿玛够烦的,就小家伙对我是实心实意的!”胤禛在半空中挥舞了几下爪子,认命的看着手里的折子。

李德全走进来时,他真吓一跳,万岁爷直接把政事‘交’给了四阿哥,他余光瞄到这位爷写的批语上,那笔与康熙一般的字迹,让他的心里彻底的放心了。

“李德全,你也去看看皇阿玛吧。我这里有要服‘侍’的。”胤禛不想让李德全在这里,他们一家三口的隐秘,大概都被他知道了。

“四阿哥,万岁爷.....让奴才跟着您,折子批不完,您不必会阿哥所了!”康熙罢工去了承乾宫,养心殿内的奴才都是死忠与康熙的,谁也不会把这惊悚的一幕告诉给外人的。

话音落下,胤禛的脸‘色’立马难看起来,皇阿玛要不要这么‘阴’险啊。

此时,承乾宫内确实笑意满满,胤禛得回来,他边想着,胤祥要是也跟着回来,他是不是....看向胤祥的眼神越发的诡异了,小胖墩立马把自己的小脸藏在额娘的怀中,坚决不与坏阿玛见面。

“你让胤禛批折子,外面的人要知道该怎么办?”岚娅很担心自己的儿子会被康熙给坑了。

康熙乐呵呵的抱着岚娅,他仿佛看见了自己悠闲的生活,有岚娅的相伴,他不得不说,十分凌馨的看看法,帝王就是个受苦的命,起的比‘鸡’早,干的比牛多。

“我也是受累的命,咱们过两日去畅‘春’园避暑!”岚娅未见过修建好的畅‘春’园,当初,他是按照她的喜好修建的。

当年,他想着胤禛成亲了,就带着岚娅去哪里悠闲的生活,慢慢的培养胤礽,让他能成为一代明君。

万万没有想到,畅‘春’园还没有修建好,岚娅就去世了。

他这辈子不再会有任何的遗憾了,康熙的心里暖暖的。

一个月后,胤禛皱巴着脸,骑着马跟着康熙的马车往畅‘春’园走去,每日早朝后,他就被各种借口拽进养心殿,那一摞摞的折子,差点没让他崩溃了。

她在那个不自由的位置上做了十三年,好容易有机会放松了,又被皇阿玛坑了!

岚娅坐在御辇中,想着儿子苦涩的笑容,她既心疼又向往,胤禛能早早的磨合好了,他们就能早一步出宫。她仿佛看到了舒心的生活,那时,玄烨能够歇下肩膀的重担,与她与子成悦,与子偕老.......

12年后,皇宫的大‘门’缓缓的打开,一辆辆明黄.‘色’的马车缓缓驶出,刚刚退位的太上皇,不顾新帝的挽留,带着皇太后离开了皇宫,准备去扬州的别院好好的过冬。

胤禛死死的拽着想要逃跑的十三,他板着脸,看着越发淘气的胤祥。

“十三,阿玛让你留在京城,是让你来帮我的,不是让你胡闹的!”胤禛黑脸了,胤祥乖巧了。

这几年的时间,胤祥在胤禛的严格要求下茁壮成长,十四更是换了额娘,不过,他的脾气与伤悲字一样,胤禛到可疑不必再忍耐了。

除了八阿哥胤禔被康熙关押在府邸外,剩余的阿哥都没有上辈子的悲惨结局,胤禔接手了丰台大营,与胤祥手中的西山大营保护着京城,胤祉还是在翰林院修书,胤礽却人情了身份,掌管着宗人府,专‘门’与‘蒙’的亲王们打‘交’道。

胤禟和胤衤我还是难兄难弟,一个在户部被压榨,一个为了户部的亏空不停的出手。胤禛看着兄弟们忙碌的模样,心里到觉得凌馨的办法是好的。

一双软‘玉’手,把一被温茶递过来,胤禛微微侧头一瞧,凌馨,不!应该说乌拉那拉凌馨靠在自己的身边。

要不是胤禛怀疑嫡福晋的身份,康熙不会派遣龙卫调查,索‘性’,订婚的人是乌拉那拉氏的庶‘女’的,,费扬古因此被康熙狠狠的责罚了。

觉罗氏着急的状况下,把凌馨早产下来,在元一法师的帮衬下,得以相认。

在去往江南的路上,康熙不‘惑’之年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轻松的笑容,两辈子加起来快一百年的帝王生涯,让她疲惫。

退位前,胤禩不甘心发动了争辩,这算是他留给胤禛的一道考题,他完成的还是很好的,康熙自认为无法下狠心,只能把老八给圈禁了。

他叹口气,低首瞧着枕在他膝盖上沉睡的岚娅,心里升起了暖意,俯身亲亲岚娅的脸颊,未来是属于他们二人..........

...

上一章

精彩内容即将呈现
稍等片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