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4章 结束,然后新的开始

哈利这回要求的食物是点心,不过没有具体说出想要吃的点心的名称,毕竟塞塞已经对他的口味相当了解了,所以哈利很放心让塞塞去发挥它的厨艺。-.79xs.-当然,塞塞也没有辜负哈利对它的信任。它这回制作了巧克力泡芙、牛‘奶’椰‘奶’冻、章鱼小丸子以及一大杯西米‘奶’茶。

[塞塞这只家养小‘精’灵很会做章鱼小丸子了。]从哈利拿来要来一个章鱼小丸子的萨拉查尝了以后心想,虽然这种零嘴的名字听起来没那么高大上,不过倒是蛮好吃的。就是不知道这小丸子里面的章鱼是哪儿的章鱼,率先想起的是自己那位变成了章鱼的好友的萨拉查默默地替他点了个蜡,不过反正已经被哈利剥削那么多次了,戈德里克那家伙都习惯了也说不定。

“唔,这里面的不是章鱼先生的‘肉’啦。”一看就看出来萨拉查在想什么的哈利说道,“口感不一样。”

“是吗?有什么区别吗?”萨拉查问道。

“这些章鱼小丸子里面的章鱼‘肉’更加软弹一些,应该是比较小的章鱼做的。”哈利非常认真,一丝不苟地回答道,“章鱼先生的‘肉’没这么软,大概因为年纪比较大了吧,不过倒是‘挺’香的。”

见哈利如此认真地评价这两种章鱼食材的口感区别,萨拉查忍不住大笑了起来,“‘肉’老了!哈哈哈哈!”萨拉查笑得几乎要失态,对变成章鱼的好友的最后一丝同情迅速地从他的心底溜走了,沦落成这样也没谁了。

虽然媚娃们有跳几支舞,但也没用去多长时间,就算是媚娃这些非人类,这些*的劲舞跳多了也还是会累得。谢完幕,媚娃们一个接着一个下场了,台下人群中爆发出了男‘性’们不愿媚娃离开的怒吼声,紧接着,噼噼啪啪的扇脸声响起,不知有多少巫师被伴侣给打了。

幕布垂了下来,工作人员迅速地冲上舞台去将舞台设置好,当幕布再次拉开,之前福吉用过的那个演讲台再次出现在舞台上,不过这回走上舞台的,是哈利和萨拉查,演讲台上的话筒,也增加到了两个。

“大家,晚上好。”哈利笑着挥了挥手说道,媚娃们加在巫师们身上的特殊效果似乎瞬间就被解除掉了,人群中爆发出了一阵欢呼,他们等着的人终于出现了,哪怕是并不是哈利崇拜者的巫师,也对这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少年充满了好奇,没人想要看到魔法部官员的叽叽歪歪,如果上来的还是魔法部的官员,他们肯定要扔臭‘鸡’蛋烂蔬菜了。好在哈利总算是出现了,虽然颜值不能和刚刚下台的媚娃们相比,但这张可爱的脸怎么看都还是很赏心悦目的。“既然现在是庆祝活动,正儿八经地讲话没什么意思,我们就来随意点地聊聊天吧。”哈利接着说道,完全没有料到哈利回这么说的魔法部现任部长福吉觉得自己好像被一口血卡住了喉咙,难受得不行。“嗯,我听说好像蛮多人都对我‘挺’感兴趣的,那么趁今天这个机会,我们就来玩问答游戏吧,你们可以问我和s叔任何问题,当然我们不一定回答就是了。”

人群沸腾了,梅林的胡子啊,他们听到了什么,居然可以随意向蛇祖和救世主提问题!这机会,也许几十年都不一定有一次啊!而且还不只是面向专业的记者,任何人都可以有机会提问!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发言的都是哈利·‘波’特?蛇祖阁下为啥一声不吭咧?

巫师们对萨拉查居然对哈利完全抢走他的发言权没任何反应,在魔法部的工作人员因为哈利这个突如其来的“袭击”而手忙脚‘乱’地准备的时候,扔留在台上的萨拉查和哈利则明显很愉快地低声不知在讨论些什么。紧接着他们看到了一脸恼怒的福吉冲上了舞台,大概对哈利的擅自决定非常的不满,然而没一会儿,他就垂头丧气了下去了。

“刚刚部长福吉先生上来稍微表达了一下他的忧虑,”哈利简单地介绍了一些福吉突然冲上来究竟是为了干什么,虽然从福吉上台时的表情来看事情不那么简单,可除了哈利和萨拉查,也没人听到康奈利·福吉和他们说了什么。“为了避免一会儿可能会出现‘混’‘乱’的情况,我们先稍微规定几条规则吧。首先,如果不打算参与提问题的就不要照等下的方法做了哈,让想要提问题的多一些机会。其次,也就是参加方法,想参加的在每次回答完问题后把魔杖举起来就可以了,嗯,不用念任何咒语,话筒会随机出现在任何一位举起魔杖表示参加的巫师面前。 [天火大道]第三,你们可以指定我或s叔任何一个来回答你们的问题,不指定的话我们我们就自己看着答,再次强调一次,你们问的问题我们不一定回答。最后还有就是每个人只有一次提问机会,可以提问一个问题,不然可能用的时间太长了。”

哈利稍微停了一下,让想要参与的巫师有机会仔细想一下这些规则,估计大家差不多都理解了,哈利再次凑近了话筒,“估计大家都准备得差不多了吧,那我们先开始第一轮提问的选择。”

虽然哈利给了时间准备,但开始时还是有些巫师没有准备好,一听开始比别人都慢了半拍才慌慌忙忙地举起魔杖来表示参加,不过哈利的这个规则也不要求人们的反应力,大概只用了三十秒的时间,第一个提问者选了出来,是一个穿着绸缎袍子的短发‘女’巫,然而她一开口,所有人都愣了一下。

“咳,抱歉,”很快意识到自己说了法语的‘女’巫将语言改成了英文,“我来自法国,呃,需要自我介绍吗?”‘女’巫问道,虽然这可能用掉了她的唯一的一次提问机会,但哈利没有追究那么多,在告知了不必报名字出来后,他示意‘女’巫提问她正式的问题。“好的,我想问,是什么原因让‘波’特先生您选择成为治疗师。”

“因为喜欢啊。”哈利回答道,这个回答非常的简单也很正常,只是由他回答了这个答案让想要听到不一样的答案的众多巫师们有些许失望。但这个‘女’巫的提问机会真正用完了,如果想要更深入地追问,只能等选出下一个提问者了。

选出第二位提问者同样用了不到半分钟的时间,这回选出的是一名大概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巫师,不过他没有选择接着刚刚那位法国‘女’巫的问题继续问,而是选择了另外一个问题。“‘波’特先生,您选择和萨拉查·斯莱特林阁下在一起是因为他是男的么?”

“你这个问题的表述有些微妙呢,”哈利微微歪着头,想了一下下才回答道,“让我来拆分成两个部分来回答吧,首先,‘性’别不是我选择和s叔他在一起的决定原因。然后,我的选择伴侣的条件当中,‘性’别的并不在我的考虑的条件范畴当中。”

“您不在乎伴侣的‘性’别么?”这名年轻的男巫忍不住追问道,但哈利没有回答,他只好悻悻然地放弃了,毕竟之前哈利也说了每个人只能问一个问题,然而即使他没有继续纠缠,他还是感到了来自萨拉查毒蛇一般可怕的目光的注视。

“蛇祖阁下,为什么您喜欢哈利·‘波’特呢?”第三个被‘抽’中的是一个‘女’孩子,看起来有些眼熟,大概是霍格沃茨的学生。

“因为萌。”萨拉查回答道,这两个人大概是早就约定好了,回答得都相当的简洁,想要从回答中多挖些内容出来都不容易。不过萨拉查这个回答,对于大部分的巫师来说,都不明白他说的“萌”这个词是啥意思,“这大概是古语。”舞台下面的人们这么猜测着,甚至有人猜测这是蛇语的某个词,但还是不清楚这个词是怎样一种形容。巫师们困‘惑’了。

“你怎么可以和他在一起!他可是个黑巫师!”第四个被‘抽’中的是个情绪‘激’动的男巫,也许还喝了些酒,面部涨红地一拿到话筒怒便吼道。不过下一秒他就被傲罗们当做喝高了惹事的人迅速地被拖了出去。

“他好像没有指名呢,”哈利‘露’出些许困扰的表情,藏在眼底的狡黠神‘色’台下的观众看不到。“而且s叔,那位先生的表述,貌似他并不打算要我们的答案呢。”

“那就不用理他了,”萨拉查宠溺地看着哈利说道,‘揉’‘揉’他的头顶。“下一个人。”

被刚刚那名男巫那么一闹,好多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这使得大家意识到可以参与提问题时都已经过了一分多钟了,发言人的随机选择倒是仍然很快就选出来了,这回被选中的是一名专业的记者,带着一副严肃的黑框眼镜,眼神也很锐利,一看就知道是一位很不好惹的‘女’‘性’。

“我想请问两位,你们之间是爱情么?”这名‘女’巫推了推眼镜,直截了当地问道。看来她已经从前面的几个问题吸取了经验,了解到如果拐弯抹角地问问题,哈利肯定也不会老老实实地回答问题。

“s叔,这位‘女’士不会是你安排的卧底吧?”哈利突然调侃起了萨拉查。

“不是,”萨拉查假笑着回答道,“不过多亏这位‘女’士,我也没必要安排卧底了。”

“我就知道s叔你还在纠结这个问题。”哈利笑得非常甜蜜。

“既然知道就给我直截了当地回答呀。”萨拉查用指关节轻轻敲了下哈利的脑袋。

“她问的可不只有我一个呢,s叔你也得回答哩。”哈利说道。

“回答就回答,这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萨拉查挑起一边眉‘毛’,十分坦然地说道。

“既然这样那就s叔你先回答吧。”哈利将他的漂亮的一双一绿一篮的异‘色’瞳笑成了月牙,突然冒出来的两条尾巴在他身后愉快地抖着着尾巴尖。虽然这两个人莫名其妙地突然‘插’科打诨,没有好好回答问题,但台下的巫师们还是感到自己被狠狠地秀了一脸,这两位的杀伤力之大,连已婚人士都快要扛不住了。

“可以啊,”萨拉查笑着,尾音愉快地扬起,这位蛇祖阁下,对于巫师们来说传奇一般的霍格沃茨创始人之一,显然非常乐意陪哈利这么玩。“我爱哈利·‘波’特,”萨拉查说道,完全不在意某些人的便秘脸,“至于爱他的理由,有很多,不过我干嘛要告诉你们,呵!你们只需要知道,他,我宠,就足够了。”

几位年轻的‘女’巫突然红着脸昏倒了,脸上还留有鼻血流出来的痕迹,人们手忙脚‘乱’地将这几位‘女’巫送到驻守的治疗师的帐篷中,紧接着迅速地回到原位,翘首等待着哈利的回答。

“嘁,我家教子那么好,愿意宠他的又不止你一个,嘚瑟什么!”场外,负责安保的小天狼星仍然对自家教子那么早就被拐走了十分的不爽,低声嫌弃道。

“这是八卦类必选的问题么,出现几率真高啊,”哈利笑着说道,已褪去婴儿‘肥’的脸多了几分成年人的凌厉,让他更加像是一只成年的猫科动物,美丽,危险却也吸引人。“说起来,我曾经收到一封估计是某个姑娘寄来的匿名信,”哈利突然慢条斯理地讲起了他的经历,“信的内容很短,就一句话,‘你不爱蛇祖,滚出去!’有点意思对吧,明明是s叔他住在我教父的房子里,而我是我教父的法定的被抚养者,要滚也轮不到我。”哈利轻描淡写地说道,嘴角依然带笑,好像在说什么很好笑的事情,但舞台下他的一干粉丝已经记恨上那名匿名的写信人了。

“不过部分这和现在我要回答的问题关系不大,就先姑且略过。现在我们来讨论这封信前面这半句,”哈利有些懒洋洋地靠着椅背坐在舞台上,这个问题他回答了那么多话,而且还没说道主要的部分,让舞台下的记者和非记者们都有些‘激’动,尤其是记者们,他们预感这一定是一个大料!“这样是这封信最有意思的地方,一个陌生人,甚至可能连我和s叔本人的面都没见过的人居然如此地坚定地认为我不爱s叔,”大抵觉得这真的很好玩,哈利轻笑了一声,“到底是哪儿来的这莫名其妙的自信?”

“愚蠢之人的无用自信。”萨拉查冷笑一声,突然‘插’话说道。

“啊,不过我的粉丝们倒也不必义愤填膺,”哈利继续说道,“我知道大部分人都有这个疑‘惑’,我和s叔到底相爱吗?”被哈利拆穿心思,舞台下一下子好多人脸‘色’都变得不太好看。“或许我们需要探讨一下各位心目中的爱情是怎么样的,又认为别人的爱情是什么样的。”

“你们认为,什么样的表现才是陷入爱河之中?”哈利突然反问道,被哈利这样一问,巫师们愣住了,不过他们的脑子可没有就此停下来,各种答案不断地从他们的脑子里跳出,然而速度太快,让他们根本没法捕捉。“我先来猜猜你们一般认为情侣会出现的状态吧。”似乎早就料到众人会愣住,哈利从容地说道,“黏黏糊糊整天待在一起,怎么吵架都死不见绝‘交’,亦或是总是旁若无人地卿卿我我一口一个亲爱的甜言蜜语?”

巫师们默默地点头,这的确是他们通常会想到而且见到肯定能认得出来的情侣场景。

“不过呢,各位稍微回忆一下你身边情侣相处的场景抑或你们自己和伴侣在公共场所相处的场景,有多少人会选择在旁人面前这么做?我想在场的各位没几个会完全失去理智在公共场所这样作死让旁人不爽对吧?即使是‘私’底下,因为个‘性’的不同,每个人在‘交’往时的情况也都不太一样。”

有些巫师因为哈利迟迟没有正面回答问题而不耐烦地皱起了眉头,按理来说,坐在舞台上的哈利应该是看不到这些人不耐烦的表情的,但他却一副果然如此似的微微扬起了嘴角,惊得不耐烦的几位出了一身冷汗。

“我想大概有几位已经对我迟迟没有正面回答有些不耐烦了吧,”哈利笑着说道,“没办法,既然还有人不能明白,”哈利略微摇了摇头,一副傻孩子真不好带的模样,“我乐意和s叔在一起,我们有相同的观念,可以容忍对方的缺点,彼此欣赏对方的优点,可以畅快淋漓地打一架,也可以玩一玩情趣小游戏。若我说的这份上了,你们还认为这不是爱情,那就随便你们了,反正我是认为这就是爱情,不需要总是歪腻在一块,但能让彼此都感到很舒适,而且你们可拆不开我们。”

巫师们张着嘴,呆愣地看着哈利,然后莫名其妙地,开始有人拍手,很快拍手声就蔓延开来,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怀着怎样一种心态突然拍起手来,毕竟这既不是宣布什么振奋人心的讲座,也不是让人醍醐灌顶的讲座。

“既然都拍手了我就认为你们都认可我和s叔的回答了哈。”一瞬间,哈利的气势满满的笑容似乎变回了温顺可爱的样子,然而他嘴角的弧度似乎都没有改变过。“我看时间也差不多了,那就最后在有一次提问机会吧。”

时间居然这么不经意间就流失掉了,人们惊诧,可谁也没有把这往哈利刚刚回答是在故意拖延时间这个方面想,虽然人们隐隐有些奇怪,他们怎么好像被牵住了鼻子走,可为何有这样的感觉,谁都无法解释。

最后一轮,得到提问机会的是一个看起来刚刚进入霍格沃茨的小巫师,得知自己被选中非常开心地咧开嘴笑得时候,甚至可以看到里面有颗正在换牙长出了点头头的磨牙。

“我想问,”这个男孩‘激’动地一蹦一蹦地跳着,把右手高高地举起,“如果真的有人不满你们在一起来‘骚’扰你们怎么办呢?”

“既然真有人敢挑战我的耐心,我也不会客气的。”男孩没有指名由谁来回答这个问题,而在哈利喝水的时候,萨拉查抢先给出了他的回答。而这个回答,明摆着是再说,如果让找他们麻烦,你就死定了!没有人怀疑萨拉查·斯莱特林做不到这点,人们傻乎乎地点头,看着哈利和萨拉查十分满意地离开了舞台,恍惚地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太对。

这个问答结束之后,也就没什么需要哈利亲自出面的活动了,大概怕哈利又搞出什么超出魔法部原本策划的幺蛾子,他们索‘性’让哈利可以接下来的活动都不必参加了。而由于魔法部居然没有在他的生日庆祝活动上举行美食街活动,哈利小小地向福吉抗议了一下,然后就和萨拉查好像他并没有做出抗议这样的事情似的,悠哉悠哉地溜达着回去了。

就算年轻,今天终归还是累了,哈利今天十分难得地早早就睡觉去了,然而萨拉查却发现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实在是没办法,又不想靠‘药’物辅助,萨拉查干脆坐起来看会儿书,等困意来袭的时候再睡。

不知不觉间时间已是深夜,布莱克老宅的老爷钟突然响起宣告第二天的到来,一种来源不明的不安让萨拉查的心脏猛然一紧,他迅速地转身查看身边的人,手却触碰到哈利凉的有些不正常的手臂。恐慌开始在他的内心蔓延,他居然大意了,他不应该忽略这些天哈利种种的不太正常,他……各种沮丧绝望的想法涌入萨拉查的心头,然而就在此时,不知道是不是他眼‘花’了,他恍惚觉得,哈利似乎动了一下。

他并没有眼‘花’,哈利真的是动了,大概是有些嫌弃‘床’头的灯光有些刺眼,‘迷’‘迷’糊糊的哈利试图将被子扯起来挡住脸遮住光线,然而却被萨拉查强行叫醒了。

“有什么事吗,s叔?”哈利半睁开无神的眼睛,鼻音很重含糊地问道。

“你现在有没有什么地方不舒服?”萨拉查一边问问题一边向哈利丢出检查的魔咒,被萨拉查搞得没法继续睡的哈利干脆也靠着枕头坐了起来。

“没有啊,怎么了?”有点儿小小的起‘床’气的哈利的声音略有些不快。

“刚刚你的呼吸突然……”话说得一半的萨拉查突然噎住了,他的视线正巧落到了哈利的身后,没有了被子的遮挡,似乎是造成哈利呼吸突然停止几乎进入死亡状态的原因也展示在了萨拉查面前。“哈利,你又多了一条尾巴,你现在有三条尾巴了。”

“诶?”因为脑子还不是很清醒,哈利有些‘迷’糊地也顺着萨拉查的视线看向他自己的身后,不知何时出现的第三条尾巴与之前的两条一起缓缓地摆动着,存在感满满地昭示着它的存在。“咦啊啊啊啊!为什么会这样子?!”一直对自己的猫耳朵和尾巴很有意见的哈利,委屈得都要哭出来了。

上一章

精彩内容即将呈现
稍等片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