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零九章 信息收集是分析的第一步

两位少女在现实宇宙的虚空中面面相觑,真的要和周伯符打?

“光看这个预言图……”盖琪仔细看了一会儿,“我们真的能打赢他?让我想一想……”

山村贞子有些紧张地活动了一下手腕,她对周伯符的印象很不好,如果说要和这位九星级的强大冒险者对上……灵能者对己方二人的胜率不抱信心。简单地说,她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巴别尔……你真的在未来看见了这景象么?”她轻声问,试图从少年的眼中看到混沌污染的情况,如果这是奸奇,或者说混沌邪神的阴谋,那么这就很好理解了。让两人对战局有错误的估计,然后留下来,被尾随而来的冒险者们干掉

然而巴别尔浑浊的白色瞳孔中没有一丝混沌污染的痕迹,山村贞子一千次地探测他的心灵,却只能触碰到那个原始而强大的心灵。有些稚拙,敏感,感官超乎通常灵能者的灵敏,让他能够察觉到亚空间中最微弱的波动。

这种天赐般的异能很难说到底是苏荆强大基因的遗传,还是机械之神或是人皇隐秘的馈赠。抑或是……黑暗诸神们阴险的陷阱。

如果这力量有来自于黑暗诸神的一丝可能,现在的山村贞子应该也能够察觉得到;而在反复探查之后,灵能者只能得出一个结论:要么是巴别尔心中完全没有混沌力量的干扰,要么是她自己也已经被亚空间所污染,所以被蒙蔽了双眼。

“好吧。我们就先把这件事当做一种可能性来探讨。”盖琪有些烦躁地挠了挠自己的头发,“这样,从图案上来看,我手中的力量应该是一种‘场’,我现在所能够掌握的各种场中,能够达到这种光效的有三十多种,而如果是针对周伯符这种等级的高手的话……“

机械术士脑中的资料库开始迅速运作,检索。她正常使用的反物质场。对于周伯符这类东方仙道的大妖魔来说并不适用,简单地说,这种场的力量只能对物质存在进行销毁,而对于一些纯能量形态。或者说以奇妙的方式进行循环的量子态,效果就比较尴尬,没有什么用。

而在长生仙门进修归来后,位面旅者的科技团队就多出了许多东方仙道的技术资料能够研究,而在这其中。许多对于东方仙道的深度研究资料也随之出炉。作为约尔曼冈德的技术总监,盖琪有着其中所有资料的检查权限。

“东方仙道,不管是妖魔还是仙人,它们的‘体系’是一样的,就是对于天地之间能量的吸收和运用。这个是它们体系的基础。当然了,很多力量体系都是这样,只不过东方仙道独有的,将力量体系与哲学、自身修炼、自我意识的提升结合在一起,搞出来的理论就很少见。”

山村贞子点了点头,道:“我看资料的时候发现。他们很注重自我‘心’的修炼,而这种‘心’的修炼很多时候又和对世界的认知联系起来。有点像是赤红武力和科技联合的结合体。”

“嗯,这个其实是‘对外界的认识’和‘对自己的认识’,从这两方面入手,内外的分别。”毕竟有苏镜和苏荆,加上曾经去长生仙门进修过的苏萝作为参考样本,盖琪对这方面也颇有研究,“这个和他们东方人的哲学观念有关,在我看来主要是西方一神教传统和东方先祖崇拜传统的差异有关。民族的宗教历史,总是对他们的文化很有关系。”

“我能够从‘心’的地方入手吗?就像是东方仙道中的‘天魔’?”山村贞子提议。“我以前看那些小说,里面有一种能够扰乱修行者道心的天魔,似乎对修行者来说是很大的危害。”

“如果是霸主那批人的话,大概能够用这个来试试。但是如果是周伯符……”盖琪想了几秒钟。“我觉得不太现实,因为东方仙道的修行者,通常是通过这种‘考验’来强化自己的心灵,而只有经过许多这种考验与折磨,才能够锻炼出足够强的修行者。比如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成道的传说,就是这样。”

“那换个角度来思考。”山村贞子竖起手指。“从能量属性上来考虑?”

“周伯符本身是个妖怪,但是他修炼的是所谓的五色神光,这种五色神光在长生仙门中,或者说在东方仙道的语境中,是一种非常厉害的力量体系。”盖琪陷入沉吟,“苏荆以前书架上有一本封神榜,里面的五色神光是相当厉害的一种技能。而且在东方仙道的哲学中,五色与组成世界的五种物质相对应,金木水火土,只要在‘五行中’,就一定会被五色神光所克制。”

“啊,那还真的有些厉害……”

“唯一的缺陷,可能在于一些‘不在五行中’的东西。”盖琪又开始啃自己的指甲,“比如相对来说唯心一点的东西,在东方传统文化领域之外的存在……”

她看了看自己的手臂,“金属,不行。火焰,不行。塑料可不可以?”

“或者说只要是‘物质’,都会受到克制?”

“那就从更深一层的概念方面来考量吧。”机械术士抬起头,探测了一下空间波动,“我们必须开始转移了,这里已经不太安全。”

山村贞子和她双手交握,两人的身形在一阵蓝光中消失。

十几秒钟后,一大批身影出现在她们之前所呆的地方。时空传送带来的震波还没有平复,这些追兵不得不稍候片刻,等余波平息之后才进行第二次检测,传送。而在这其中,乱糟糟的情况下,没有人注意到一个小小的探测器就潜伏在边上,就像是一枚普通的宇宙尘埃。

应该在此的周伯符反而不见人影,这位老谋深算的大妖魔很明显不愿意自己顶在最前面,宁愿让这些霸主的人来打头阵。

【………………】

在某个星系的内侧,已经转移完毕的两人正通过探测器观察追兵的情况。

“你注意到了么。他们之间的反应速度有差异。”山村贞子轻声道,“有一部分人的传送速度更快,这部分人大约占了5%左右。而他们的大部队,传送速度比这些先锋要慢……大概十几秒钟左右。还有一部分最后的吊车尾,是陆陆续续出现的。”

“你是指他们故意摆出这样的阵型?”

“不。”山村贞子摇头道,“我觉得他们的组织力还没有高到这种地步。仅仅是因为每个个体的能力有差异。”

“还有一点可以利用。”盖琪指出探测器中几个冒险者的身影。“这几个都是时空系能力专精,他们负责探测我们的波动,并且汇报坐标进行部队转移。而其中这几个人,更是直接承担了进行传送的功能。”

“而他们对自身的保护做得并不怎么样!”山村贞子一拍手掌。“他们还没有意识到对这几个战略辅助人才的人身保护有多重要,这批人看上去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我们能够对他们进行打击!”

“嗯,我其实一直觉得他们并不是霸主的‘官方意见’,路总的汇报我们都看过了。霸主现在处于一个群龙无首的自治环境中,内部各自搭帮结派。而这些追杀我们,试图取得皇帝力量的人,我觉得也仅仅是一部分想要从帝国方面蹭些好处的野心家而已。”机械术士打了个响指,“这也是为什么他们的组织度这么低的原因了他们之间的配合这么粗糙,就连外面的霸主战术小队也远有不足,因为他们之间根本没有配合,完全是因为利益而单纯聚在一起的团体。如果稍作挑拨,他们自己就会和自己打起来!”

“而另外一个问题就是……那个大叔在哪里?”

“他想让这些人跟我们先斗一斗呗。”盖琪嗤之以鼻,“这家伙就是这样。不愿意出工出力,就等着让别人先上,然后自己最后出来火中取栗一下呗。都是一丘之貉。”

简单分析过后,两人心中第一次生出了一些希望。看似强大的追兵,实际上也并不是不可摧毁的。

再次进行一次远程跃迁。

这种追追逃逃的捉迷藏实际上并不能持久,但是两位小姐长期跟随苏荆这样的技术流进行冒险,在“对敌人进行信息收集和分析”方面已经颇得真传,在下一次的观察中,二人都看出了更多的信息,例如:

1.他们是跟随皇帝圣光的波动进行追索的。

2.他们中有一位预言系法术冒险者。对每一次传送的“会不会有埋伏”这个问题都进行了快速的预言。为了能够听见预言,每一次霸主方面的追兵都会等人到齐之后,全部听完预言,才敢进行下一次跃迁。实际上他们也颇为忌惮这两人的战斗力。

3.一部分比较落在后面的冒险者是故意的。

“为什么他们这么害怕我们?”盖琪感到有些不解。“我们明明只是两个黄金级而已……他们中的黄金级很多啊。”

这一点实际上是机械术士不太亲民……或者说她从前是很亲民的,然而在位面旅者这样的精英小组中待久了,逐渐把很多东西当成了“理所应当”。例如,要和某个级别的对手对战,自然而然地就把这个人当做是同级中最巅峰,最优秀的前5%来计算。

而实际上。95%的可能,是旅者们要面对的对手并没有推想的那么厉害。

而位面旅者虽然崛起年限还很短,但是几件大事儿做下来,已经在冒险者社会中建立起了“全体精英”、“战斗力惊人”、“潜力无穷”、“连技术人员和文职人员都特别能打”的印象。

这一次,如果不是出场的人实在太少,只有盖琪和山村贞子两个看上去柔柔弱弱,瘦瘦小小,人畜无害的两个女生,霸主方面说不定还真的打算大家坐下来好好商量商量,有好处大家一起分润分润……

而当这两人直接带着皇帝和小预言家跑路之后,大多数追杀者心里还是有些打鼓,这会不会是那群家伙的陷阱,想要把霸主的精英们给一勺烩?说不定有什么阴谋在等着我们……

部分比较胆小的冒险者,其实已经偷偷退出了。然而剩下的追兵,在一次次的扑空之后产生了一种想法:她们真的打不过我们,我们实际上真的已经占据了绝对上风,只要抓住,我们就能击败她们!

至于谁第一个顶上去嘛……大家就互相呵呵了。

现在的问题就在于,能不能从皇帝这个线索上,阴后面这批追兵一票?

“把棺材先塞进太阳里?”盖琪提议道,“大质量恒星的重力场对于时空结构的计算是很麻烦的一件事。说不定能把他们的探测打乱?”

“我有一个更好的主意。”

山村贞子舔了舔嘴唇,轻声道:“我们找个黑洞,怎么样?”

皇帝的身躯是这个强者的精神在现实世界中的一个“锚点”,如果他的身躯受损,或者说彻底死亡,那么他就必须被迫转换自己的形态,或者说,更大的可能,就是彻底湮灭。

这是所有冒险者的共识。

通常情况下,皇帝的精神与身躯合而为一,是这个宇宙中屈指可数的最强者之一。没有任何冒险者会去不知好歹地打他的主意。然而当众人观测到,皇帝已经“元神出窍”,或者说把自己的意识投注入地上的战争,而躯壳中空无一物的时候,试图趁火打劫的人就雨后春笋一般地冒出来了。

毕竟帝国这边,除了皇帝一个超阶强者之外,其余的角色都不足为人道也。而神秘的异界庭,不光在帝国内是最高机密,就连冒险者们都无人知道。以前科技联合的成员,也都不知道这个天倾之后才逐渐成型的新机构。

退一步讲,如果皇帝哪怕肉身崩溃之后也没有死,而是转换为如同邪神一般的新形态。他对于现实的掌控能力也没有现在这么直接了,他或许会作为一个种族神祇,而不是一个强大的个体,或许会有某些“神眷者”出现,如同邪神们的冠军与大魔,但是对于冒险者们来说,这些存在也并非不可逾越的高峰。

这是一笔好买卖。

(未完待续。)

ps:  推荐一下普祥真人朋友的新书《督军》。

偶然得知真人朋友业余时间是个上台说评书的(个人爱好),顿时产生了对传统文化从业者的景仰之心…….

上一章

精彩内容即将呈现
稍等片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