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章 番外,丁瑾VS叶良辰 四

“小瑾。[网.想看的书几乎都有啊,比一般的小说网站要稳定很多更新还快,全文字的没有广告。]”吕哲轻轻的抱着丁瑾,清楚的感觉到她全身都在颤抖……

“阿哲。”丁瑾闭着眼睛,面部表情很僵硬。

吕哲忽然起身,“睡吧,别难为自己。”

丁瑾身上一轻,本能的松了一口气。

“我……”

“我知道,需要时间,我去住隔壁,不耽误我照顾你,以后,等你慢慢适应了,我们再来。”吕哲温柔的勾唇,看着丁瑾,无限的宠溺。

丁瑾的心里划过一抹暖流。

吕哲给她的不仅仅是爱还有更大的尊重。

房间里很快剩下丁瑾一个人,她慢慢的抱着自己的膝盖,靠在床头,很多曾经的记忆一点一点的涌上来,叶良辰每天晚上都会说,宝贝有你在真好……

转眼已经过去好几年了,他们之间的一切应该都淡了,但她心里还是保留了一份记忆,不舍得丢弃,她那么努力的想要忘记,却忽然发现越想要忘记,却记得越牢固。

叶良辰知道丁瑾和吕哲住在一起,他抓狂的不行,一想到丁瑾每晚都睡在吕哲的怀里,他们甚至还会做他们之间曾经做过的那些亲密的事,叶良辰就恨不得直接把吕哲撕碎,不,他不能失去丁瑾,不能。

吕哲再见到叶良辰已经是他搬到丁瑾家后的一个星期。

“你又来做什么?”

“吕哲,离开小瑾。”叶良辰咬牙切齿的说道,身侧的手使劲的攥成拳,他真的强迫自己在家里闷了一个月,他告诉自己,丁瑾已经跟自己分开好多年,她想要过新的生活,她想要忘记自己,自己应该给她选择的机会,吕哲很好,人很好,什么都好,对她很好,自己应该可以放心让他照顾丁瑾。

但是,他反复的催眠自己,最后得到的结果仍旧是,他放不下,放不下丁瑾,如果丁瑾不能跟他在一起,他宁愿死掉。

“叶良辰,你要让说多少遍,才能明白,我和小瑾现在很好,很恩爱,我们不会分开,请你不要来打扰我们的生活。”吕哲坚定的说道。

“吕哲,你会后悔的。”叶良辰撂下一句狠话,转身离开,两天后,吕哲被停职。

没有原因的停职,吕哲找了自己的直属领导,答案很让人抓狂,没有具体原因上面的意思,领导拍了拍吕哲的肩膀很委婉的说道,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先回去休息一段时间,等风头过了再说。

吕哲自然猜得到是谁,叶良辰,他终于开始出手了。

吕哲早早的回到丁瑾家,准备晚饭。

丁瑾回来的时候,明显有些意外,“你今天怎么这么早?”

“我休假了,最近局里没什么事,我就休息一段时间。”吕哲笑着说道。

“也好,免得每天上班压力大。要回看看伯父伯母吗?”丁瑾问道。

“我明天白天有时间就回去。”吕哲笑着说道,下午的时候他接到了父母的电话,让他回家。

“我跟你一起回去吧。”丁瑾想了想说道,她有段时间没见到他的父母了。

“不用了,你还要上班,回小渔村一趟挺累的,等你也休假的时候,我再带你回去住。”吕哲柔声说道。

丁瑾没多想,点点头。

第二天一早,两个人一个回小渔村一个去上班。

丁瑾刚刚开过会,月玥就进来找她,说她舅舅来了。

丁瑾急忙迎了出来,“伯父。”

“丁小姐,我找你有点事,我们谈谈。”月玥的舅舅也就是吕哲的爸爸话说的挺正式。

“好,到我办公室吧。”丁瑾心里有些画圈,带着吕爸爸去了办公室。

月玥给倒了一杯水,就被舅舅赶了出去。

“丁小姐,我这人不会说话绕弯子,我们家吕哲配不上你,你们分手吧。”

“为什么?”丁瑾追问道。

“丁小姐,是我不希望你们在一起。”吕爸爸生硬的说道。

“伯父……”丁瑾起身,“我和阿哲我们很好,如果您一定要我们分开,请给我一个理由。”

“丁小姐,我们家只有阿哲一个孩子,你不能生!”吕爸爸闷闷的说道,吕哲一直不肯谈恋爱,他愁坏了,当他知道吕哲和丁瑾在一起的时候,他是高兴的,但忽然有人告诉他,丁瑾是不能生的,吕爸爸自然是不能接受的。

“丁小姐,你也知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我们吕家几代单传,我不想以后没脸见我的父亲。”

丁瑾身体一晃,吕哲回了小渔村,他爸爸选在这个时候见自己,就是为了让自己和吕哲分手。

“伯父……”

“丁小姐,你们城里人有很多流行不要孩子的,你人年轻长得美,总有人会喜欢你,愿意跟你过一辈子,但我们小渔村的人都是很传统的,请你放过吕哲,我给你跪下。”说着吕爸爸就要跪下。

丁瑾急忙拦住,“伯父……”

“丁小姐,你答应了吧。”

“我答应!”丁瑾用力的扶着就要跪下去的月玥舅舅说道。

“谢谢,谢谢。”吕爸爸起身,朝丁瑾鞠了一躬,转身开门离开。

月玥正站在门口,心里被堵了一块棉花一样,呼吸困难,“丁姐……”

“帮我关上门。”丁瑾脱力的靠在椅子上,她的幸福,到底在哪呢。

吕哲对自己再好,也不能完全不在乎他的父母,而她也只有嘴上说的狠,其实根本做不到不考虑周围人的感受……丁瑾慢慢的抬眸,还是没有一个可以守护她的人。

晚上,吕哲回到家的时候,丁瑾已经收拾好了他的行李。

“小瑾,你这是做什么?”吕哲不解的看着丁瑾。

“阿哲,我想了很久,其实我们真的不合适,分手吧。”丁瑾淡漠的说道,好像她真的一点都不伤心一样。

“小瑾,发生什么事了,我们早上不是还好好的吗?”吕哲一把抓住丁瑾的手腕,他不相信她会这么狠心的跟他分手。

“没有什么只是我忽然想通了,我的决定你听到就好,今天晚了,明天你再搬走吧。”丁瑾说完推开吕哲回了自己的房间,锁好了门。

吕振站在客厅的中间位置,心里一阵一阵的抽搐,脑子里灵光一现,转身大步回了自己的房间,拨了月玥的电话,月玥把白天舅舅的事情告诉了吕哲。

吕哲挂断电话,立刻去拍丁瑾的门。

“干嘛?”丁瑾闷闷的打开门,一脸的不耐。

“小瑾,对不起。”吕哲一把抱住丁瑾紧紧地恨不得要把她揉进骨头里。

“你……”

“我都想知道了,我爸爸的事,我都知道了,小瑾,我说过不会让你妥协,他们怎么样都是他们我不会变。”吕哲坚定的说道。

“阿哲,我们还是分开吧,没有父母的祝福,生活是不会幸福的。”

“小瑾,交给我,相信我。”吕哲坚定的说道,说什么都不肯跟丁瑾分手。

第二天吕哲又回了小渔村,带着丁瑾。

吕爸爸和吕妈妈一见丁瑾一起,脸色都是一变,自然是觉得丁瑾跟吕哲告了状,对丁瑾没什么好脸色。

“爸妈,我和小瑾要结婚。”

“结婚!谁同意你们结的婚。”吕爸爸重重的拍着桌子。

“现在都是什么年代了,婚姻早就自由了,我的婚姻只要我自己愿意就可以,我只是来通知你们。”吕哲坚定的说道。

“混账,你这是要气死我!”吕爸爸气的直接掀了桌子,“丁瑾你昨天是怎么答应我的,你说了你们会分手,结果呢,你,你竟然……”

“爸,你别说丁瑾,是我不肯分手,我不能没有她。”吕哲护着丁瑾说道。

这一刻,丁瑾觉得自己像是祸国殃民的女人,被许多人嫌弃。

“小哲,你别犯傻,这个女人不能生孩子,你那么喜欢孩子,她不能生孩子,你跟她在一起没有后的。”吕妈妈哭着说道。

“妈!”吕哲急忙喝住吕妈妈,“我不喜欢孩子。”

丁瑾的手慢慢的变凉,其实吕哲是喜欢孩子的,只是为了自己在委屈他自己。

“阿哲,我们还是……”

“不分开。”吕哲收紧了怀抱,“我们不分开。”

“小哲,妈再问你一次,你跟不跟她分开。”吕妈妈眼睛里带着泪花问道。

“不!”

“不分开是不是!”吕妈妈从柜子里拿出一瓶农药,利落的打开。

“小哲妈,你要做什么!”吕爸爸也一下子被震住了,大吼道。

“小哲,妈接受不了你找一个不能生的女人,我也看不了你以后没有孩子的日子,我不看,你不跟她分开,我就死给你看。”

“妈!”吕哲痛苦的唤道。

“伯母,别冲动。”丁瑾急忙挣开吕哲的怀抱。

“你们分不分开。”吕妈妈举着农药瓶子,喊道。

“分,我们分开。”丁瑾大声说道。

吕哲痛苦的不能自己,他真的爱丁瑾,他不确定是不是一见钟情,但他整个心里都是丁瑾,他想跟她在一起,不在乎过去的种种,只要她在,就好,但是……

“小哲,妈要听你说。”

“妈!为什么一定要逼我!”吕哲痛苦的跪在吕妈妈的面前,“我爱小瑾,妈,我爱她!我求求你……”

“小哲,妈不管你的情情爱爱,妈要你有个孩子!”吕妈妈哭着说道。

“小哲,你快点说话啊。”吕爸爸喊道,吕妈妈拿着瓶子的手都在抖了,他真的怕她一个冲动喝下去,他们这里离医院真的太远,他怕来不及……

“小哲!”吕妈妈把瓶子作势往嘴里送。

“分,分!分!行了吧,我分!”吕哲痛苦的大喊道。

丁瑾看着吕哲痛哭失声的样子,心里满满的都是潮湿,她最终又一次失去了所谓的爱情。

为了他的亲情。

上一次也是如此。

丁瑾,缓缓地退出了吕家。

吕哲看着丁瑾,痛苦的闭上双眼,他知道,他们的感情算是彻底的走到头了,他曾经承诺的事情,终于还是没能实现……

海风吹过,丁瑾慢悠悠的走在路上,心里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种撕心裂肺的痛,可能是不够爱吧,所以才不痛,不像叶良辰,几乎把自己的半条命都耗进去。

丁瑾来的时候,是坐在的吕哲的车子,走的时候,吕哲留下,她就徒步,一步一步的走,好像很多事都在脑子里面转,不能生,是她一辈子的痛,她曾经那么渴望有一个小生命陪伴,但她,终究是是没有……

也许是上辈子做了太多的坏事,所以这辈子上天要让她用寂寞偿还一切。

“丁瑾!”刺耳的刹车声响起,丁瑾慢慢的顿住脚步,她抬眸,叶良辰飞快的从车子上跑下来,一把抱住丁瑾,“对不起,对不起……”

丁瑾没动,只是清冷的笑笑,“叶良辰,目的达到了。”

叶良辰身体一僵,缓缓地放开手,她以为是他把她不能生的事情说出来的,这是丁瑾一辈子的痛,由他造成的一辈子的痛,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去触碰。[txt全集下载.]

“我和吕哲分手了。”丁瑾看着叶良辰,唇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看不到悲伤,却让叶良辰胆战心惊。

“不是,是美景,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来不及阻止了,丁瑾,我……”

“又是叶美景。”丁瑾侧着头,看着叶良辰,“叶良辰,你对她的容忍真的是没有下限的。”

“不,不是的,丁瑾,我会,我会惩罚她,我会……”

“怎么罚?把她关在家里不给她零花钱,叶良辰,这就是你能对她做的最残忍的事了吧?”丁瑾缓缓地说道,“既然你不能,那么我来,我会让她痛,痛不欲生。”

“丁瑾……”叶良辰伸手想要去拉丁瑾的手,丁瑾一个侧身躲开,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电话很快被接通。

乔城的声音传来,“丁瑾,有事?”

“乔城,我在小渔村,刚分手,没车子坐,能不能麻烦你来接我一下。”丁瑾淡漠的说道。

“好,我马上过来。”挂断电话,乔城立刻下楼上了车子。

“乔城,丁瑾,你,你要跟乔城在一起!”

“叶良辰,说对了,我要跟乔城在一起,也许马上就结个婚给你们兄妹看看,当年她不就认定我勾引了乔城吗,现在,我就勾引给你们看!”丁瑾坚定的说道。

她受够了叶美景,受够了叶良辰无底限的宠爱,她不要再做无辜受牵连的一方!

她要反击!

“丁瑾,你别冲动,别冲动,乔城不是你看到的那么简单,你……”

“不简单怎么样?叶良辰,我还有什么可以失去的,没有了!叶良辰,拜你们兄妹所赐,我除了这幅还算不错的皮囊,什么都没了。”丁瑾推开叶良辰,靠在路边的石头上,安静的等着乔城的到来。

叶良辰说什么都不肯走,但丁瑾根本不给他带走自己的机会。

两个人争执的时候,乔城到了。

“乔城。”丁瑾吃力的想要甩开叶良辰的手,却怎么都甩不开。

乔城上前不客气的推开叶良辰,“没事吧。”

“没事,我们走吧。”丁瑾揉了揉自己的手腕,跟在乔城身后。

“丁瑾!”叶良辰再上前,被乔城一拳打在脸上。

“这一拳,当年你打我的。”乔城出手狠辣利落,比叶良辰的花拳绣腿强硬很多,接着又是一拳,“这拳是提丁瑾打的。”再一拳,“这拳是你替叶美景受的。”

叶良辰被乔城打的完全无力回击。

丁瑾站在乔城身后,看着叶良辰唇角的血慢慢的溢出来,他那么看着她,有些绝望……心,像是猛然被什么东西蛰了一样,痛了。

“我们,我们走吧。”丁瑾开口道。

乔城刷的起身,冷冷的看了一眼叶良辰,“别再打扰我们的生活,否则,就不只是一顿打。”音落和丁瑾一起上了车子。

丁瑾迟疑了一下,给余情发了信息,让兰城来接叶良辰。

“你还好吗?”乔城半晌才开口问道。

“恩。”丁瑾闷闷的应声。

“你,是准备跟我在一起了,是吗?”乔城问道。

丁瑾侧眸,乔城一直以来都是聪明的,甚至比她想象中更聪明,点点头,“愿意吗?”

“愿意。”

“即使只是我报复叶美景的工具……”丁瑾慢慢的开口。

“能成为工具也是因为有价值,丁瑾,我从当年第一次见你就喜欢你,我跟你说过,我们有共同的爱好,我们有共同的追求,我们在一起,才是最合适的,即使你现在心里对我的不是爱情,我也不在乎,我相信,相处久了,你会爱上我。”乔城目光始终看着前面的路。

丁瑾却感觉,他始终在盯着自己。

“谢谢。”

“住我那吧,既然要开始报复就要坚定一点,我和吕哲不一样,他什么都不要,我,要。”乔城缓缓地说道。

丁瑾手指微僵了一下,他明白乔城的意思,他要的无非是自己的身体。

半晌,点点头。

车子一路开到了丁瑾的家,乔城跟丁瑾一起上楼收拾了东西,两个人下楼的时候,叶美景的车子刚到。

“你们干什么,丁瑾,你要做什么!”叶美景拦在两个人面前。

“我们同居啊。”丁瑾唇角勾了勾,露出一个娇媚的笑。

“你,你们,你怎么能跟乔城在一起,我哥,我哥怎么办!”叶美景大喊道,她不能接受任何人跟乔城在一起,尤其是丁瑾,她如果跟乔城在一起,哥哥要怎么办?

“你哥怎么办,跟我们有什么关系。”乔城长臂一伸将丁瑾困在自己胸前,薄凉的看着叶美景。

“不,不要,乔城,你不要跟她在一起,我求求你……”叶美景痛苦的说道,眼泪不断的往下掉,她真的好痛。

“你凭什么求啊?叶美景,你到底凭什么呢?”丁瑾看着叶美景,小手忽然勾住乔城的脖子,昂首送上自己的唇,乔城先是愣了一下,接着反客为主。

叶美景整个人都懵了,她和乔城在一起的时间不算很久,乔城从来不碰她,甚至自己主动的时候,他都不肯,他说要相互了解的再深入一些的,那时候叶美景以为这样的男人才是靠得住,不像那些刚跟她交往了几天就想骗她上床的男人。

丁瑾只是勾了勾手,他就……

“啊!不要!”叶美景尖叫着冲上去,她想推开丁瑾,她什么都不比丁瑾差,为什么要她,为什么!

乔城一把推开叶美景,将丁瑾护在胸前。

叶美景穿着高跟鞋,一下子跌坐在地上。

“啊,乔城……”

“宝贝,你也太着急了,回家,我会好好满足你。”乔城没理会一旁的叶美景,低头宠溺的看着丁瑾,轻轻的擦了擦她的唇,那个动作暧昧的要命。

“还不走。”丁瑾妖娆的一笑。

“走。”

两个人上了车子。

“乔城!”叶美景坐在地上哭着大叫,车子就从她的面前扬长而去,她,像是从她身上碾压过一样,痛。

车子开出去一段距离。

丁瑾重重的出了一口气,脱力的靠在椅背上,乔城,很不一样,和吕哲不一样,吕哲永远不会伤害自己,而乔城,看不透。

“怎么,刚刚很主动,现在后怕?”乔城打趣的开口,丁瑾的纠结,他完全的看在眼里。

“我,我只是……”丁瑾低着头,小手搅在一起。

“以前都是她虐你,现在终于有机会虐她,你不会是于心不忍了吧?”乔城轻笑着说道,他看出来了,丁瑾就是不忍心了。

她虽然嘴上很坚定,恨毒了叶良辰兄妹,但恨的反面就是爱,没有那么多的爱也不会有那么多的恨吧。

“当然不是。”丁瑾脱口否定道。

“既然不是,那就好好虐渣,一切有我。”乔城深深的看了一眼丁瑾,既然你选了我,那么以后你的人生就由我接手,你不能反悔,也不能后退。

车子很快停在了乔城的别墅前面。

他一个人住,钟点工偶尔会来打扫。

“进来。”乔城一手拎着行李箱,侧眸看着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的丁瑾。

丁瑾迟疑了一下,朝乔城走过去,“那个我,我来拿。”

“我是男人,你的。”乔城看着丁瑾,低沉的声音响起,带着几分笑意,还有淡淡的烟草香气。

丁瑾小脸滚烫滚烫的,她有一种错觉,如果她跟乔城进去了,他真的会吃了自己……

“走吧,晚上想吃什么?”乔城拎着箱子走在前面。

丁瑾磨磨蹭蹭的跟着,“我,不挑食。”

“不挑食吗?我记得有些人对事物的要求很高的。”乔城打趣的说道,他怎么会看不出丁瑾的紧张,其实他也很紧张,他一直在等,一直在观望,找准了时机回来,就是希望丁瑾能跟自己在一起,只是,他没算到中间有一个吕哲。

他并没有什么情节,只要这个是丁瑾就好,但吕哲的表现确实让乔城意外,他以为他住进丁瑾家就会迫不及待的跟她……毕竟是自己爱慕的女人,又就在眼前,吕哲竟然能忍得住。

所以开始的时候乔城犹豫了,他曾经想过要成全吕哲和丁瑾,一个深爱她的男人在她的身边才能更好的照顾她。

但一段时间之后乔城发现,不是的,第一,他根本放不下丁瑾,第二,吕哲根本保护不了丁瑾,叶家兄妹的不断骚扰,丁瑾受到只是伤害,而吕哲看似温柔的安抚,又怎么可能抚平丁瑾心灵上受到的伤害。

所以,乔城才把丁瑾的状况透露给吕哲的父母知道。

“我,还不饿。”丁瑾低着头,明显有些局促。

“那边卧室,去整理一下你的东西,我去做饭。”乔城说道。

“哦……”丁瑾进了卧室。

明显这里是乔城的房间。

她拉开柜子,里面整齐的挂着男士的衬衫,下面的收纳盒里内裤袜子摆的都很整齐。

丁瑾抿抿唇,路是她自己选的,就一定要走下去。

打开箱子,把自己的衣服整理了一下,挂了进去,收拾妥当之后,乔城也走了进来。

“来,吃饭。”

丁瑾点点头,跟着乔城去了餐厅,餐桌上摆着两份西餐,五分熟的牛排,还有两份沙拉,中间的冰桶里醒着一瓶红酒,弥散着淡淡的香气,无一处不精致。

“你,做的。”

“恩。”

乔城点点头,拿起刀叉。

丁瑾也拿起刀叉,心里对乔城多了一分警惕,当初乔城出现在叶美景生活中的时候,是一个草根出身的有志青年,而现在看他的举止,分明就是从小接受贵族教育的人……

“我的爹地是S市人,妈咪是英国贵族,我的家境条件不错,和冷晔是很好的朋友,这次回来这里,目的就是想跟你在一起。”乔城一边优雅的切着牛排一边缓缓地说着。

丁瑾惊愕的看着乔城。

“我一直都在留意你的动静,当年离开是想给你时间愈合伤口,当年的那件事,我是故意跳进叶美景的圈套,我想让你看清楚他们兄妹的嘴脸,但,我没想到你会发生意外。”

“够了,乔城,你跟我说这些,无非就是想让我知道,你不简单,我对你不能像对吕哲一样,你也不会像他一样有点压力就离开我,让我做好跟你一直在一起的准备。”丁瑾抬眸,看着乔城,说道。

乔城眉头微微轻挑,丁瑾很聪明,很快从自己的字里行间找到了重点。

“丁瑾。”

“乔城,我既然选了你,就什么准备都做好了,不用再强调了。”丁瑾低着头,白皙的手指死死地攥着刀叉。

“抱歉,让你不开心了,我不提了,吃牛排。”

丁瑾好半晌稳住了自己的情绪,乔城把自己切好的牛排和丁瑾的互换。

丁瑾没拒绝一口一口的吃着。

夜华如水。

丁瑾在浴室里磨蹭了许久,终于推开了门。

“我以为你准备在里面过夜。”乔城打趣的说道,他身上只围了一条浴巾,靠在床头,看见丁瑾眸子一亮。

她在里面换好了睡衣,丁瑾的睡衣很保守,长过膝盖的裙,一双白晶晶的小手搅在一起。

“过来。”

丁瑾抿抿唇,缓缓地走了过去。

刚到床边,手腕就被乔城猛地拽住,直接拉到了床上,没等丁瑾轻呼出声,唇已经被封住,大手落在她的腰间。

丁瑾全身的血液迅速的凝固,僵硬的不能动弹,她的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顺从?反抗?

乔城唇角慢慢的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他其实很想等丁瑾真的接受自己的时候,再跟她发生关系,但是理智告诉他不能,不能等下去,丁瑾对叶良辰不是没有感情的,只是她心里一直藏着,只有跟她突破了这层防线,她才没有退路,否则,说不定什么时候,丁瑾就会回到叶良辰的身边去!

正在关键的时候,房门忽然被砸响!

丁瑾猛地回过神来,一把推开乔城,“有,有人敲门。”

乔城脸色黑臭黑臭的,一个翻身压住丁瑾,“不管他,我们继续。”

“别,别,会,会打扰到邻居,去,去看看。”丁瑾双肘挡着乔城。

乔城闷闷的喘着粗气,丁瑾是在拖延时间,她真的很不想跟自己真的在一起,得到这个结论,乔城心里更郁闷了。

砸门的声音越来越大。

乔城扯过浴袍套在身上,去开门。

丁瑾也手忙脚乱的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乔城刚一开门,叶良辰直接冲了进来。

“丁瑾!”

“叶良辰,你找死。”乔城森冷的声音响起。

“丁瑾,你出来,你出来。”叶良辰大喊道,他不能让丁瑾留在乔城这,不能,他不能再让任何男人接近丁瑾,她是自己的也只能是自己的。

“叶良辰!”乔城一拳打过去,叶良辰躲开。

身后跟进来三个人,慕北琛、顾子奇和兰城。

叶良辰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余情告诉兰城去接人,兰城赶到的时候,叶良辰已经自己爬起来了,非要去找丁瑾,兰城怎么都拦不住他,就给慕北琛打了电话。

慕北琛和顾子奇赶到的时候,叶良辰已经找到了乔城的位置,直接就冲了过来,三人一起跟着。

“叶良辰,你就这么找到丁瑾,跟她说什么,做什么?她已经决定要离开你,你这么去就有用了。”慕北琛下车前按住叶良辰,问道。

“我,不知道我要跟她说什么,我就是要带她走,她根本不喜欢乔城,她跟乔城在一起就是为了报复美景,报复美景,也不能把她自己搭进去,我不允许。”叶良辰眸底满是坚定,看向慕北琛,“我不会放弃丁瑾。”

慕北琛缓缓地放开手,叶良辰和丁瑾之间的死结就是叶美景,叶良辰不可能对叶美景动手,而丁瑾也不可能原谅叶美景……

三人跟着叶良辰进了乔城家。

“你们这是私闯民宅。”乔城冷冷的说道。

“丁瑾,你出来!”叶良辰根本不理会乔城大声喊道。

咯吱。

房门被推开,丁瑾穿着睡裙缓步走了出来,白皙的脖子上印着一朵朵小梅花,那样慵懒的姿态,任谁看了都能想象到她刚刚在房间里做了什么……

“丁瑾……”叶良辰所有的声音都卡在嗓子里,他一步一步的走到丁瑾面前,眉头都在轻颤,他想说点什么,又不知道自己现在能说什么。

“我不觉得我跟你有什么好说的,你……唔。”丁瑾话没说完,人已经被叶良辰狠狠地抱在怀里,薄唇落下……

丁瑾惊愕的瞪着大眼睛,叶良辰痴缠的吻着她,眼角不断的有眼泪流下来,他很痛,痛的找不到合适的词来形容,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才能让丁瑾回到自己的身边,他不知道怎么才能让丁瑾不要再伤害自己。

“叶良辰!”乔城暴怒的声音响起,一拳重重的打过去,叶良辰没躲,他被他轻易的打倒在地上。

“丁瑾……跟我走……”

“你休想!”乔城狠狠地瞪着叶良辰。

兰城和顾子奇上前想要扶起叶良辰,叶良辰一把推开他们,晃晃悠悠的自己起身,一步一步走到丁瑾面前。

“丁瑾……跟我走……”

“叶良辰,你找死!”乔城一拳重击在叶良辰的腹部,他踉跄的晃了几下,噗,吐了一口血。

丁瑾眸子湿润,别过头,“你走吧,叶良辰,我们没可能。”

“丁瑾……跟我走……”叶良辰半晌起身,吃力的朝丁瑾走过去。

顾子奇刚要过去,被慕北琛一把按住,如果叶良辰继续坚持下去,丁瑾仍旧不答应就说明她已经对叶良辰彻底的没了感情,现在,其实对叶良辰而言,是个机会。

“叶良辰,你休想!”乔城整个人扑了过去,将叶良辰按在身下,一拳重过一拳,狠狠地打着。

噗……叶良辰歪头又吐了一口血。

“叶良辰,你走,你走啊!”丁瑾崩溃跌坐在地上,她心里好痛,她知道自己不应该管叶良辰的死活,他所有的一切都是咎由自取,他……他……但是她的心怎么就那么疼呢!

“丁瑾……跟我走……”叶良辰眸光牢牢地落在丁瑾的脸上,他看见她在哭,他看见她在替自己难过,他看见,她心里是有他的。

“我,我爱你,小……小瑾……记不记得你八岁的时候,我……我们第一……第一次见……你就坐在长椅上,看起来那么不开心……咳咳……”叶良辰猛地咳出了两口血。

乔城拳头举起来老高,却,怎么都落不下。

“叶良辰,我求求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你放过我行不行!”丁瑾泣不成声的说着,她一点也不想想起过去的那些种种,她不想,不想想起他对自己的好,不想想起他对自己的牵挂,不想想起他对自己的爱。

“我爱你……小瑾,我不能没有你,如果你,你真的让我,我,走,再,再也不会出现,我就自生自灭……”叶良辰看着丁瑾,一字一字,虚弱又坚定。

丁瑾哭着摇头,“叶良辰……”

“小瑾……跟我走……”叶良辰再站起来的时候,已经看不见眼前的景象,看不清丁瑾在哪,看不到乔城在哪,他本能的凭着感觉,朝丁瑾走过去,“小瑾……”然后整个人失去了意识,在丁瑾面前重重的摔了下去。

“叶良辰!”丁瑾尖叫着扑倒叶良辰身上,“叶良辰,你醒醒!”

“叫救护车。”慕北琛开口道。

顾子奇急忙打了120,三人匆匆上前,乔城出手没有一下是轻的。

慕北琛冷冷的看着乔城。

乔城淡漠的迎上,他从来不畏惧任何人,只是,丁瑾的心,到底还是被叶良辰带走了,苦肉计也罢真情流露也罢,他终于是逼得丁瑾不得不承认,心里是有他的。

“叶良辰,你不要有事,不要有事。”丁瑾拉着叶良辰的手哭的上气不接下气。

慕北琛和兰城交换了一下目光,两个人默默地叹了一口气,明明那么相爱,却走不到一起,命运,真是爱捉弄人。

救护车到了的时候,丁瑾本能的跟着叶良辰上了车子。

乔城站在客厅里,地板上有鞋印,有血迹,刚刚还是那么热闹,现在已经剩下自己一个人,而且,可能,一直都是一个人了。

医院。

叶良辰直接被送进了急救室,乔城那些拳明显已经把他打成了内伤。

丁瑾缩在长椅上,轻声抽泣。

慕北琛脱下外套给丁瑾披上,又给梁暖暖打了电话,让她给丁瑾带身衣服过来。

没多久梁暖暖赶到。

“丁姐……”梁暖暖上前,丁瑾手脚都是冰冷的,她出来的匆忙鞋子都没穿。

丁瑾看了看梁暖暖说不出话,摇摇头。

“我们去换下衣服。”梁暖暖扶着丁瑾去了卫生间换了衣服。

“丁姐,你还好吗?”

丁瑾好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

“会没事的。”梁暖暖轻轻的抱了抱丁瑾。

叶良辰抢救了一个小时,内伤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乔城虽然出手挺狠的,但并没有伤到要害。

病房。

叶良辰猛地惊醒。

“小瑾!”

“在呢,人在呢。”顾子奇应声。

叶良辰撑着胳膊做起来,丁瑾真的在,在床边坐着,一咧嘴,拉动了脸上的伤口,疼的自己一呲牙。

“我送暖暖回去。”慕北琛第一个起身,拉着梁暖暖。

“我回家看看孩子。”兰城跟着起身。

“那个啥,我男朋友楼下等我。”顾子奇也起身。

然后,一众人鱼贯而出。

只剩下一个丁瑾。

他们的用意,丁瑾和叶良辰自然都是看的明白的。

“叶良辰……”

“我先说。”叶良辰急急地打断了丁瑾,“咳咳。”动作有些剧烈拉动的肺部猛烈的咳嗽了几声。

“你,慢一点。”

“小瑾。”叶良辰一把抓住丁瑾的手,“让我说完。”

丁瑾没说话,低着头。

“小瑾,当年的事,我错,错在不相信你,错在爱的不自信,错在怕失去……咳咳……”

“你……”

“我知道美景是个很任性的孩子,我知道你对她一直都是忍让的,我知道我习惯了纵容……咳咳……她。”叶良辰单手按着胸口吃力的说道。

“你别说了。”丁瑾给叶良辰倒了杯水,扶着他喝了两口。

“我做不到像处理别人那样处理美景,小瑾……我知道,你的痛点就在这,我能做的,最大的极限就是,不认她,不见她……”叶良辰抓着丁瑾的手看着她的眼睛,说道。

丁瑾惊愕的看着叶良辰,他说的意思是不再见叶美景,不再管她。

“你……”

“小瑾,美景的嫉妒和猜忌让我们失去了孩子,也许以后也不会再有了,但我想你知道,不会有孩子的不只是你,还有我……”

不会有孩子的。

不只是你。

还有我!

丁瑾的眼泪不受克制的往下掉,她的心像是被什么柔软的东西紧紧地包裹着,温暖,又酸涩。

“小瑾,对不起,我用了那么长的时间,才做出这个决定,我用了那么长的时间,才……”叶良辰紧紧的抱着丁瑾,双臂不断的收紧。

“咳咳……”

“你没事吧。”丁瑾轻轻的挣开叶良辰的怀抱,关心的问道。

“你,你要是亲我一口,就,就没事了……”叶良辰看着丁瑾关心的目光,心,在这一刻终于落地,至于,美景,也该为她做的错事承担后果。

丁瑾气恼的瞪了叶良辰一眼,还是那副死德性,唇角却不自觉的上扬。

房门猛地被推开。

“哥……”叶美景知道叶良辰出事急匆匆的赶到了医院。

丁瑾看见叶美景,眸光慢慢的冷了下来。

“美景,以后不要再见我了。”叶良辰身侧的手微微卷起。

“哥,你说什么呢!什么叫我不再见你了,你什么意思。”叶美景一脸的不可思议。

“美景,当年你的猜忌害我和小瑾失去孩子,她的身体受到重创,现在你又背地里对吕哲动手,把小瑾身体的事情四处宣扬,我,对你的忍耐已经到了极限,所以,你,不要再来见我,我也不会再见你。”叶良辰吐了一口气,说道。

“哥!你,你不要我了。”叶美景大眼睛里不断的有眼泪往下掉,她不知道该怎么给自己找个理由解释一下,当年是她错,吕哲的事,她确实是找了人给吕哲施加压力,但她并没有跟吕哲的父母说丁瑾的身体情况。

“美景,你走吧。我和小瑾结婚的时候,也不要出现。”叶良辰闷闷的说道,看着叶美景哭的那么无助,他的心,其实是痛的。

“哥……”叶美景委屈的看着叶良辰,她不想失去哥哥,她不想。

“走吧。”叶良辰闭上眼睛,坚定的说道。

叶美景看向丁瑾,丁瑾背过身去,她还没有那么大度,能这么快的原谅叶美景。

最后叶美景哭着离开了医院。

半个月后,叶良辰痊愈出院。

丁瑾搬回了自己的家。

叶良辰死皮赖脸的跟着,进门之后,心情还是压抑的,一想到吕哲曾经在这住过,心情就不爽,但不敢讲……

两个人刚刚进门,门铃就响起。

是乔城。

叶良辰看见乔城自然是气不打一处来,眸子里满是警惕和不善。

“你来干什么?”

“丁瑾,你的东西。”乔城把丁瑾的箱子拿了进来。

“谢谢……”丁瑾有些尴尬,她和乔城那天,真的只差最后的那个步骤,就……做了。

“东西到了,你还不走。”叶良辰闷闷的说道,他自然也是想起了那个晚上,他们之间的亲密,又喝了一壶醋。

“主人都没说话,我不认为你,有权力赶我走。”乔城不善的看了叶良辰一眼。

丁瑾轻咳了两声,不知道自己说点什么合适。

“丁瑾,真的想清楚,选好了吗?”乔城看着丁瑾问道,他有多不甘,他们就差那么一点,但,他也知道,他唯一没把握对付的人就是叶良辰。

“乔城,对不起,我,想好了。”丁瑾看着乔城说道,一直到叶良辰在医院里说跟叶美景不再见面,她才一下子通透了,其实她并不是不爱叶良辰,也不是真的想离开他,她只是想要一个说法,想要个给孩子的说法。

“听见了吗,乔城,小瑾是我的。”叶良辰颇有点扬眉吐气的感觉。

乔城没搭理叶良辰,目光落在丁瑾身上,“丁瑾,我再等你一年,如果你后悔,随时找我,我要你。”

“乔城,你有病吧你,我不会给你机会的。”叶良辰气恼的说道。

“乔城,我……”丁瑾不知道怎么回应乔城的话。

“好好保重。”乔城深深的看了看丁瑾,转身离开。

“小瑾……你看他这人,多讨厌。”叶良辰伸手直接把丁瑾抱在怀里,紧紧地,生怕她跑了似得。

“给自己留条后路还是好的。如果这一年你表现不好,我随时可以找别人。”丁瑾抿抿唇,忽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我怎么可能表现不好,我哪哪都会表现好的。”叶良辰说着一个用力直接把丁瑾拦腰抱起,大步朝卧室走去。

“你,你干嘛?”

“床上努力去。”叶良辰笑呵呵的说道,直接将丁瑾压在身下,这些年,他只有在梦里的时候,这样抱过她,这样拥有她……

丁瑾被叶良辰折腾到第三个小时的时候,终于受不住,昏睡过去。

叶良辰眸子里满是笑意,虽然,心里难免会有一些遗憾,但,至少他现在完完整整的拥有丁瑾。

翌日清晨阳光落下。

叶良辰抱着丁瑾,丁瑾闷闷的瞪着他。

“宝贝,早上好。”

丁瑾一翻身不理他。

“宝贝,要吃什么,吃我好不好?”叶良辰轻笑着说道。

“走开,叶良辰,你也不怕肾虚。”丁瑾红着脸推开他。

“我身体好,加上这几年存储的粮食比较多……不怕……”叶良辰眸子暗了暗,他爱丁瑾,即使她中间有过别的男人,他也还是爱她……

丁瑾看着叶良辰,自然明白他想到的事情,“你就不想问问,你们三个人,我对谁最满意。”

叶良辰错愕的看着丁瑾,他没想到丁瑾会问这样的问题,她不会是在回味跟他们两个人时候的感觉吧?不会是在比较吧?叶良辰瞬间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

丁瑾轻笑出声。

“傻样。”

叶良辰不解的看着丁瑾。

“我和他们都没有过……”丁瑾红着脸缓缓地说道。

叶良辰眸子一亮,猛地回过神来,知道丁瑾是在故意耍他,“小瑾,既然你想体会不同的感觉,我就多努力。”

然后……然后……

叶良辰每晚都很努力,丁瑾身体的问题两个人都不提,自然也不需要避孕,半年后的某个早上,丁瑾起床就开始干呕。

开始两个人以为是吃坏了东西。

丁瑾去找余情一检查,发现,是怀孕了。

“我,我,怀,怀孕了……真的吗,余情,有没有看错,你确定,确定吗?”丁瑾一把抓住余情的手,激动的问道。

“我当然确定了,抽血检验没经过任何的人,只有我一个人,确定。”余情眸子微微湿润,她知道丁瑾多渴望有个孩子,出了那件事之后,她又有多痛苦,他们都以为希望不在的时候,偏偏,幸运之神光临了。

“我,有宝宝了。”丁瑾眼泪刷的一下掉了下来,一双小手轻轻的小心的落在自己的小腹上,“宝贝,欢迎你。”

“我给叶良辰打电话。”余情直接拨了叶良辰的电话,她现在不管什么飙车不飙车的问题,必须让叶良辰知道丁瑾的情况,要他好好的保护丁瑾。

叶良辰正在开会,接到余情的电话,整个人都是懵的,他有孩子了,他有孩子了!

“我,我有孩子了,有孩子了,发奖金,所有人都有,都有!”叶良辰几乎是跳起来,喊了一嗓子之后,扔下一屋子面面相觑的高管,冲了出去,一路不知道闯了多少个红灯。

他到余情诊所楼下的时候,骑警也到了。

叶良辰,一把抓住骑警的手,“我老婆怀孕了,怀孕了!”

骑警给叶良辰弄得哭笑不得,“你老婆怀孕了,你才更要注意安全,如果出了什么事故,老婆怎么办,孩子怎么办?”

“对不起,对不起,不会了。”叶良辰急吼吼的推开骑警,大步上楼。

骑警闷闷的摇摇头,开了罚单,贴在叶良辰的车子上,没有上楼去打扰他兴奋的心情。

余情办公室。

叶良辰几乎是飞进来的,“小瑾,是,是不是真的?”

丁瑾眼眶泛红,轻轻的抓着叶良辰的手,慢慢的放在自己的小腹上,“宝贝,他是爸爸。”

叶良辰眼睛瞬间泛起一层雾气,“宝贝,欢迎你。”

余情别过头,擦了擦眼泪……

好半晌,叶良辰和丁瑾才稳定了情绪,叶良辰一把抓起电话,开始打,先给叶家老爷子和夫人打,接着给慕北琛、顾子奇、兰城一众朋友打,最后一通电话打给自己的特助,告诉他自己要休产检……

丁瑾无奈的直摇头。

余情也跟着轻笑不止。

当天下午,叶良辰带着丁瑾直接去领了个红本本,二人正式合法。

从那天起,丁瑾就被叶良辰供起来,寸步不离的照顾,即使是某姑娘洗澡的时候,叶良辰也在一旁观摩,美其名曰,地滑,需要保护。

丁瑾曾经身体受过重创,所以这一胎来的很不已,孕期反应也很大,加上年龄问题,余情几乎每周会过来给丁瑾检查一次身体。

一切都稳稳当当的,到了第七个月。

阳光正好,叶良辰扶着丁瑾在小区里散步。

不远处站着一个消瘦的女孩子,叶美景……

叶良辰看见叶美景,急忙护住丁瑾。

叶美景眸子里满满的都是失落,她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叶良辰了,从在医院那天开始,自己去找他总是被拒绝,即使自己碰到他,他也真的不会跟自己说一句话。

“去,看看吧。”丁瑾缓缓地说道。

叶良辰愣了一下,看向丁瑾。

“有了宝宝,我希望他的姑姑也会疼爱他。”有了孩子之后,曾经的那些,丁瑾都放下了,叶良辰心里叶美景的位置,她懂,即使不见,也不能减轻他对她的关心,丁瑾又怎么忍心这么折磨叶良辰。

“小瑾,谢谢,以后美景不会……”

“去吧。”丁瑾坐在路边的长椅上,叶良辰缓缓地走的叶美景面前。

叶美景鼻子酸酸的,眼泪一串一串的往下掉,“哥……”

“美景。”叶良辰心里也酸酸的。

“哥!”叶美景一下扑进叶良辰的怀里,痛哭。

好半晌才稳住了自己的情绪。

“是小瑾让我见你的,美景,以后。”

“我不会了,哥,我不会了。”叶美景急忙说道,“我去跟嫂子说句话,好吗?”

叶良辰迟疑了一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两人一起到了丁瑾的面前。

“嫂子……”叶美景看着丁瑾开口。

“恩。”

“对不起。”

这是叶美景第一次郑重的跟丁瑾说对不起。

丁瑾眸子微微湿润,因为叶美景她失去了第一个孩子,和叶良辰错过多年……

但,过去的终究是过去,她既然选择了叶良辰,还是要接受他的家人,她不是圣母,也不是执拗不放的顽固人。

“过去了。”

“谢谢你,嫂子。”叶美景哽咽的说道。

叶良辰扶着丁瑾起身,叶美景跑过去从车上拿下来两个袋子,“嫂子,我,我不知道是男孩女孩,我各买了几身衣服,你先看看,能穿就不穿,不能穿就扔掉,等生出来之后,我再去买。”

叶良辰伸手接过。

“谢谢你,美景。”丁瑾缓缓地说道,她能感觉得到叶美景的紧张,也许,她真的也长大了。

两个月后,丁瑾剖腹产下一个男孩。

叶良辰升级当爹,叶美景也当了姑姑,从孩子出生开始,叶美景就开始疯狂的买东西,每个周末都会去一次丁瑾那,每次去都是一摞子的东西。

丁瑾根本拦不住……

丁瑾和叶良辰的日子也算是安稳下来,有个宝宝,叶良辰宠着老婆孩子,日子甜蜜蜜的。

而,叶美景依旧在追乔城,乔城仍旧不理。

……

爱情中,每个人都会经历甜蜜痛苦,起伏纠结,但愿风雨过后,我们每个人都能用心的守护自己期望的爱情,绚烂归于平淡、日久伴随天长。

上一章

精彩内容即将呈现
稍等片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