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如果我一定要去呢?”

    瑞夕对伦萨的拒绝一点也不觉得意外。[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网.]。 更新好快。

    被抓走的是她的朋友,并不是伦萨的。

    从伦萨的角度来说,她的安危才是最重要的,至于其他人,并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瑞夕叹了口气,跟在伦萨身后为了能够说服他做最后的努力:“朱丽叶和尤娜她们是我的朋友,而且她们这次遇到这样的危险,很大程度也是因为我的缘故;如果我放任不管见死不救,那么……”

    “那么又如何?”伦萨停下脚步转身,垂首看着瑞夕:“对我来说,什么都是不切实际的,唯有你安全的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您不需要去担心这件事情会对你的名誉有什么不好的影响。”伦萨微微欠身:“身为一个合格的管家,我会将一切都处理得妥妥当当不会给您带来任何麻烦和烦恼的。”

    伦萨在阻止瑞夕前往南星皇朝帝都这件事情上,并不只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当晚瑞夕便发现了纳兰庄园的不对劲,护卫防守比以前增多了一倍不说,在她身后还多少不少双紧紧相随的眼睛绝世楚留香conad;

    这算是不作死就不会死?

    瑞夕叹了口气,放下挑起窗帘的手。

    原以为伦萨会被她说服,却不想一向温和的他在这件事情上反应的如此‘激’烈。

    不过好在她早有准备,这会儿就算是伦萨拿铜墙铁壁来堵她,她也不是没有脱身之计,只是‘操’作起来会更加麻烦一些罢了。

    相比较伦萨草木皆兵的紧张,德库拉的反应就显得要淡然得多。不过就算是他一贯修养好,也对大半夜闯入他房间的不速之客表示不起来友好。

    随意披了件睡袍慢悠悠起身的德库拉看向伦萨的眼神有几分怜悯,他似笑非笑的打量了他一番才开口:“怎么,你该不会真的以为你的那点儿监控措施能挡住瑞夕吧?”

    在德库拉看来,伦萨这条龙就是太过守旧和迂腐了。他真还以为瑞夕是之前那个还没有离开过纳兰庄园的天真小姐?

    有了魔法学院这一段时间的经历和历练,再加上得到祖先馈赠而获得的力量,仅凭几个普通仆人的眼线,如何能看得住她?

    “那么你呢,你在干什么?”伦萨有些烦躁的在房间里踱步,听到德库拉这句话不由得越发愤怒,停下脚步扭头瞪着眼前这个悠闲自在好像一切都与他无关的家伙:“我虽然做的不够漂亮,但是我至少在做,可是你呢?!”

    “我什么都没做。”德库拉承认的非常干脆,他笑了笑,走到一旁的酒柜旁给他和伦萨倒上了两杯,然后回来递给显然还在气头上的伦萨:“因为,就算做了,结果也是一样的。”

    瑞夕的‘性’格他再清楚不过,就算是全世界所有的人都说不,她确定要去做的事情也一样会义无返顾。

    “好了,你要想一想,如果瑞夕真的顺从了你的意思,不去管被抓走的朱丽叶和尤娜,而是安于现状躲在这纳兰庄园保全她自己;那么,她还是你所认识的纳兰瑞夕吗?”

    伦萨因为德库拉的这番话微微一愣,随即也忍不住苦笑着点了点头:“你说的没错,如果那样的话,她也就不是纳兰瑞夕了。”

    “不过话说回来,我倒是有些好奇了。”伦萨接过德库拉递给他的红酒,送到‘唇’边抿了一口,才又微笑着开口:“她这样一个人,就算是跑出去,又要如何前往帝都呢?”

    “放心吧,她既然跑出去,就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德库拉抬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方才转头看着伦萨:“相比较这个,我更担心的并不是如何前往帝都,而是去了帝都之后,该如何进行下一步的问题。”

    “看不出,你做事既然也有会瞻前顾后的时候。”伦萨最近正‘迷’上了专注打击德库拉,如此合适的机会他怎么会放过?

    “凡事,总是谨慎一些为好。”德库拉似想起什么一般,走到桌边拿起一沓文件转头递给伦萨:“这些,你看看吧。”

    “哟,没想到那些老家伙还‘挺’能干的嘛,啧,不过蓝星那边也不是省油的丑小鸭不哭全文阅读。”伦萨一张一张迅速翻着手里的资料,嘴倒是也没闲着,不过面‘色’却是越来越严肃:“看来,蓝星那边,比我们所预料的,可能还要麻烦。”

    “在东大陆,只要想,大概还没有德库拉家族的触角所碰触不到的地方。”德库拉有些倨傲的抬起下颚,双手‘交’叠至于膝上:“所以你放心,你看到的这些都是事实。”

    “那好吧,无所不能无所不知的德库拉少爷,喔不对,德库拉伯爵大人,那您现在能‘弄’清楚瑞夕,她的下落吗?”

    伦萨慢悠悠的伸了个懒腰,随手把资料甩到了桌面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德库拉,他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信息完全没兴趣好不好,他更在乎的还是瑞夕。

    “想要前往帝都,如果不能借助我和你的力量,那么瑞夕唯一能够去找的助力,是什么?”德库拉并没有直接回答,而是丢出一个反问等待伦萨的回答。

    而那个答案,不言而喻;正是之前一直出现在她们面前寻求‘合作’的——魔法公会!

    “可是,我总觉得,瑞夕不会那么轻易的去向魔法公会低头求合作来寻得他们的帮助前往帝都。”伦萨摇了摇头,他对德库拉的这种判断并不赞同。

    毕竟他所了解的瑞夕,并不是一个会轻易低头服软的人。

    “这世上的一切事情都没有绝对;不可能什么事情都是一帆风顺的,如果不知道如何去经历逆境,懂得低头,她又如何成长呢?”德库拉一副过来人的模样,对伦萨的患得患受不支持:“我很期待瑞夕接下来会带给我们的发展,而那时候,也一定是可以给你意想不到的惊喜的。”

    如德库拉所预料的那样,瑞夕确实是去了魔法公会。

    但是她却并不是低头求合作的,而用瑞夕现在的想法来表达,就是她压根不打算和魔法公会合作。

    她并不信任这个曾经对她有过不好做法的组织,会在接下来与她保持互赢的合作;所以瑞夕采用了另外一种方法,一种让德库拉和伦萨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方法。

    “你说什么?!”

    原本宁静的清晨,被打断早餐的的德库拉和伦萨来不及表示不满,便被艾德卡维斯校长带来的消息震了个目瞪口呆,德库拉甚至失态到连手里的刀叉都掉到了地上。

    “这怎么可能!”德库拉仔细的审视着艾德卡维斯校长的表情,很努力的想从上面找到哪怕一丝是他在撒谎的破绽,可是非常遗憾,什么都没有。

    “可能不可能的,你们自己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艾德卡维斯校长掏出帕子抹了抹额头的汗,有些气急败坏的抬头看了一眼一旁挂着的前任纳兰家家主和夫人的画像,越发忍不住在心底暗暗的咒骂,在他的印象里,瑞夕的母亲莎琳夫人是多么温柔和善的一个人,虽然她的丈夫瑞夕的父亲在某些事情上不算靠谱,却也没有这样狂暴不可收拾的‘性’子啊!怎么从小生活在莎琳夫人身边的纳兰瑞夕,就成了眼前这样一个可怕的家伙呢?!

    “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她几乎已经毁掉了魔法公会大半的建筑!”跟在艾德卡维斯身边的另一个黑袍男子在提到昨天晚上的事情时还有些心有余悸:“几位导师都……”

    “不要把你们说的那么无辜,”伦萨虽然表面上还保持着惯有的冷静和风度,只是眼中的焦急却出卖了他:“昨天魔法公会那边到底放生了什么,如果你们真的希望我们能够出面劝阻瑞夕小姐的话,那么我希望听到实话,而不是断章取义的单方面指责和表述地狱征兵conad;

    !”

    “这个要求,并不算过分吧?”见艾德卡维斯校长和那个黑袍男子都没有回应,伦萨停了一会儿才又冷冷的开口,话语中已经带上了明显的威压。

    伦萨现在唯一想表达的态度就是——这两个孙子所说的,瑞夕会无缘无故的动手这样的话,他一句都不信!

    瑞夕并不是个行为不考虑后果的人;魔法公会的实力远比眼前看到的可怕;如果不是迫不得已,她是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给自己树敌将她自己‘逼’上绝路的事情来的。

    “瑞夕小姐是在昨天晚上到魔法公会的。”回头看了一眼艾德卡维斯校长,见他并没有反对,黑袍男子才斟酌着开口道:“当时接待她的哈伦斯副会长似乎是在言语上与她起了些冲突,等到后来他们完全闹开了之后,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就已经来不及了。”

    “整件事情的发展已经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想象。”黑袍男子停了停,小心的看了看伦萨和德库拉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方才松了口气,继续开口道:“会长大人赶到之后已经第一时间表示了歉意,并且愿意和瑞夕小姐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合作的事情,可是,可是……”

    “可是什么?”看着黑袍男子吞吞吐吐,德库拉有些不耐烦:“要说就快点说完!我们没有时间在这里听你墨迹!”

    “可是瑞夕小姐根本不愿意接受。”黑袍男子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她说,我们魔法公会完全领会错了她的意思,她这次前往魔法公会的目的,根本就不是求合作的。”

    “那她想要干什么?”黑袍男子的话很明显的勾起了德库拉的兴趣,他探身端起了桌上的红茶:“总不至于,就是想去泄愤的吧?”

    “瑞夕小姐说,她是去要求魔法公会服从的,而不是去谈条件的。”黑袍男子显然是第一次出来处理这样的事情,面对德库拉的发问,他显得很有些紧张,局促的搓了搓手,说话的声音也降低了不少:“她,她说,如果魔法公会不听从的话,她,她就将她眼前的那一片道貌而然之处夷为平地。”

    “所以说这丫头就是不知道天高地厚!”艾德卡维斯校长听到这里,不等德库拉他们开口便有些忍不住的重重的哼了一声,言语中毫不掩饰他的不满和愤怒:“她真的以为她成了召唤师,就能够这样不顾一切的胡作非为了?”

    其实艾德卡维斯校长之所以会如此生气,很大程度上并不是瑞夕去魔法公会拆房子;而是因为他之前在魔法学院任职校长,瑞夕多少也算是他的学生,再加上德库拉的缘故,这件事情在发生的第一时间,魔法公会的长老们便将他叫过去训话,并且表示如果他不能将这件事情解决,他就必须接受魔法公会严厉的惩罚!

    这事儿和他有什么关系?!

    艾德卡维斯校长真的觉得他现在很冤枉。

    可是没有办法,他在魔法公会的地位,让他根本就没有辩解和发言的机会,唯一留给他的只有无条件的服从,不然就是被抹杀。

    “不知道天高地厚?”伦萨眯了眯眼,‘露’出了一抹浅浅的微笑:“说实话听到这里我有些不明白,希望艾德卡维斯校长您能给我解释一下;既然瑞夕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话,那么艾德卡维斯校长您,现在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上一章

精彩内容即将呈现
稍等片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