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2】晴晴,不要哭了好么

    这一\/夜沈林洲彻夜未眠,只是坐在江雅晴的身边傻傻的望着她的脸,她会恨上自己吧,因为那不确定的一幕就狠心的抛弃了她,又因为自己的妒恨让她失去了孩子。

    他指向现在好好看看这张脸,也许明天一早,怕是没有机会再见了。

    当江雅晴醒来的时候,发现这病房中已经聚了许多人,双方的父母,居然还有那个袁绍伟也站在门口处。

    江雅晴看到袁绍伟低着头,然后瞬间羞红了一张脸。她居然会跟那个男人……

    “呼……”再想起来也是无法让自己相信。

    “雅晴,你醒了,我有些事情想跟你说。”沈林洲做了一些的心里准备,现在已经是一脸的平静。

    江雅晴回头,那笑脸一如初见般美好,一瞬间沈林洲那本是整理好的一肚子话又卡在了嗓子眼。

    张了张口,但是却说不出一个字来,沈林洲只能把目光移到了袁绍伟的身上。“还是你说吧。”

    袁绍伟脸色一僵,然后又不得不开口。

    四下安静,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袁绍伟的身上,红着一张脸,快速且流利的,袁绍伟把当天的事情讲述了一遍。

    沈林洲一直盯着江雅晴的表情。

    女人当听到自己并没有失.身的时候,那本是绷着的一张脸一下子全部松懈了下来,但是只是转瞬间,又渐渐的苍白。

    袁绍伟的话似乎就成了背景音乐一般,显然江雅晴已经了解了整件事情,又是新一轮的震惊。像是瞬间正房间就安静了下来。

    她缓缓的转过了头,对上了沈林洲的目光。眼神中,带着疑虑,带着失望,还有恨。

    江雅晴的眼睛缓缓的转动,像是读着沈林洲的内心,嘴角慢慢的勾起了一个笑容,脸色却越来越冰冷。

    一瞬间那袁绍伟的背景的音乐般的讲述再次从耳边响起,还伴随着母亲此起彼伏的哭声,和刘雅兰的一声声叹息。

    江雅晴只觉得有些天旋地转,看见几个人同时拥向了自己,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再次醒来,江雅晴明白了一切,那不过是唐晓的一个阴谋,却害了几乎所有的人,但是自己不知道,但是沈林洲也没怀疑么?

    呵呵,笑了,那天在饭店中沈林洲的冰冷的话又在耳边响起,还有自己下.身的一阵阵剧痛,似乎还在继续。

    江雅晴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已经都结束了。

    醒来后,江雅晴就决定立刻出院,不再想自己接受沈林洲的照顾,当然,沈林洲也并没有拦他,那头一\/夜千万个设想中,当然也有这么一幕。

    江雅晴走了,只是她心中不再怨恨自己。一来她没有失.身,当然就没有背叛那男人,只不过是沈林洲对自己的猜疑和愤怒导致的,一个误会而已,却被他狠狠的抛弃了自己。

    二来,对于那个孩子尽管愧疚,但是却不再那么心疼了,因为沈林洲在心中已死,自然留下孩子也是多余。

    同在一座城,却如同隔着万水千山般的遥远,不是距离,而是心,曾经相爱的一对就走成了路人。

    江雅晴依旧每日工作,上班下班加班到深夜,似乎跟2个月前的自己完全没有分别,而沈林洲表面也是一样的,却做了许多的事情。

    唐晓被找到了,因为生活不济,流落到了红.灯.区的某处成了陪酒的女郎,但是有心,就没有沈林洲找不到的人。

    那这妖艳的女人带着一身酒气被拖进了沈林洲的办公室,也让他想起了那夜买醉后遇到的女子。一下子没控制住,沈林洲赏了她一个巴掌。

    唐晓自然是无话可说,听了沈林洲的安排,搬离了这座城市。

    事情似乎已经告一段落,但是却还有一个问题摆在沈林洲的面前,那就是唐艺璇,因为唐艺璇的存在,沈林洲日里夜里想念着江雅晴,却不敢再去见她一面。

    唐艺璇,唐氏的千金,也是系出名门的大家闺秀,之前是与沈林洲传过一些的绯闻,因为刚回国的洗尘酒会上。

    她尽管不知道沈林洲身上发生的许多事,但是自诩是跟沈林洲有着共同的目的,就是到了合适的年龄,需要有一个身份登对的人完成婚姻大事。

    当然她也是这么做的。订婚也将近有一个月了,只是沈林洲就不再提合适要结婚。为此唐艺璇背后打听了一些,原来是因为那日饭店见过的江雅晴。

    这日,沈林洲正在办公桌前握着一支笔愣愣的发呆,办公室的门就被从外边推开了。没有敲门显得那么随意,沈林洲抬头,脸上带着惊喜。

    却看见来人是唐艺璇。

    以前江雅晴也是来过自己的办公室,每一次都是这样完全没有礼貌,不敲门,来了就一屁股坐在他的办公桌上,还随意翻动他的文件。

    一瞬间脑中又涌上了许多过往的美好,直直的望着朝自己走来的唐艺璇,沈林洲竟痴痴的笑了。

    唐艺璇是个聪明的女人,她有着跟沈林洲一样的理性思维,所以知道男人眼中的温存并不是因为自己。

    尽管有小小的羡慕,但是却不是自己需要的,也便无所谓。

    “咳咳……”唐艺璇好意的提醒着沈林洲,沈林洲定了定神,脸上瞬间又化作了往日的面瘫。

    “有事?”冷冷的一句,沈林洲再次提笔,落在了面前的文案上。就不在理财眼前的女人了。

    “我代表唐家来的,你猜会是什么事情。”唐艺璇脸上扬起了一个笑容,并不介意沈林洲的冷漠,而是心情却反而很好,伸手正欲拿起沈林洲桌面的一纸文件。

    “啪!”大手按下,那张纸又重重的落回了桌子上,沈林洲不允许第二个女人在他面前放肆。

    唐艺璇口中的话再明显不过了,代表唐家找自己能有什么事情,左不过是逼婚,只是唐家二老上次出门被沈林洲婉转的驳了回去,这次也没有面子再问,所以就让唐艺璇来了。

    毕竟是未来的夫妻,也无所谓这点面子问题。

    沈林洲抬头,缓缓起身,绕过办公桌去了不远处的茶几,唐艺璇也跟了过去。

    “我也正想跟你商量这个事情。”沈林洲话语间有些尴尬,尽管她也不忍伤害这个女人,但是自从得知了江雅晴的真相后,他想,他不可能在跟眼前这个女人再继续了。

    因为他是爱着江雅晴的,而更是对她无限的愧疚,所以沈林洲早就决定好,即便是要用一生去等她的回心转意,他也会就这么等下去。

    “商量什么?除了告诉我结婚安排在哪天,别的我不想听。”聪明如唐艺璇,又怎会不知道这其中的变数。

    当初给沈林洲接风洗尘的就会上,他们第一次相遇,尽管没有对这个男人有多动心,但是分明以他的身份和样貌,是这世上不二的人选。只是短暂的相逢就没有然后。

    当沈林洲再一次联系自己,提出了订婚的要求,唐艺璇当然毫不犹豫的把握住了,但是既然是握在自己手里的东西,她岂有在放开的道理?

    “艺璇,我知道这件事你是无辜的,你怪我我毫无怨言,我也可以尽我最大的限度补偿你,但是我真的不能跟你结婚了,抱歉。”

    沈林洲尽管语气平淡,但是严重分明是有愧疚的。

    “是因为那个女人?饭店里的那个?”唐艺璇问的很直白,其实她早就已经派人打听过了,尽管不知道所有,但是基本这2个月来发生的重点事件,也是了然于xiong,这也成了唐艺璇不肯放手的原因。

    如果说他们是多年的恋人,中间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也就罢了,不过听说那江雅晴也才不过跟沈林洲交往了两个月,甚至是在自己后边认识她的,为什么她江雅晴可以,自己就不可以?

    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掌握这唐氏家族命脉的女人,她不相信自己比别人差。也绝对不会让江雅晴被退婚的悲剧重新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我爱江雅晴。”沈林洲像是很为难的说出了这一句,作为一个男人这未免有些羞于出口的,所以他短短丢下几个字,略略的别过了头。

    “哈哈哈!”唐雅璇居然笑出了声音。“沈林洲,你没有搞错吧,你居然还玩爱情这种东西?”

    唐雅璇的笑就如同沈林洲当年的自己,没有遇到江雅晴前的自己。看来再对这女人说些什么她也是不会理解的。

    尽管他们不是夫妻,但是沈林洲却对她的心思看的无比的透彻,因为现在的唐艺璇就是当初的自己。

    “我要说的就是这些,抱歉没有给你想要的答案,唐家有什么要求可以尽管提,作为悔婚的补偿,我尽量满足你们。”

    说完沈林洲起身,再次朝办公桌走去,这是他唯一能给的了,即便唐艺璇不愿意,最终撕破脸这也是唯一的结果。

    唐艺璇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没有被退婚的悲伤,却是失败的愤怒。

    离开沈林洲的办公室,唐艺璇觉得自己有必要去见见那个女人,想着事情发生,不可能是单方面的原因,那江雅晴或许也是抱住了沈林洲的大腿,既然沈林洲那边说不通,就只能下注在江雅晴的身上了。总之,无论用什么办法,她是坚决不允许成为第二个被退婚的人。

    接到唐艺璇的电话,江雅晴也是犹豫了好久,她本是不想见的,因为她是沈林洲的现任的妻。

    但是,明知道不该去,她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心,甚至比那个唐艺璇更早的到了约会地点。

    一个精致的女人,甚至全身上下找不出一丝的瑕疵,无论是妆容还是穿着,都是一个标准的上流社会公主,对比下江雅晴胜出的也只有样貌和身材。

    跟沈林洲一样,唐艺璇也有一张面瘫的脸,不笑,眼神中却满是犀利,用一种审视文件的眼光扫视了对桌的江雅晴。然后微微的礼貌点头。“你好,我是沈林洲的未婚妻,唐艺璇。”

    “我们之前在饭店见过的,你好。”江雅晴也是微笑点头,只是当时分明记得唐艺璇的笑容更加灿烂,而此刻却是冰冷一片。

    “是么?我不记得了,或者我说我觉得有必要再重新介绍一下,尤其是我现在的身份。”

    一句话让江雅晴倒吸了冷气,那是赤.裸裸的示威,显然对江雅晴的前任身份满是芥蒂。江雅晴笑笑,觉得唐艺璇这般也真的没有必要,就算不强调又如何,难道那件事情之后,她和那个男人还有什么可能么?

    “好吧,找我出来有什么事情?”江雅晴脸色依旧柔和,嘴角的笑容也一直没有散去。

    “他说他爱你,所以要跟我退婚,这个事情你怎么看。”

    江雅晴真的有些无语了,就连这直白都跟沈林洲如出一辙。他们还真是难得的一对,心里难免有些伤痛划过,只是她说,那个人还爱着自己,甚至要再次取消婚礼。

    一时间江雅晴竟不知道心里到底是个什么滋味了。

    “你是来确定我的意思对吧,我对你们的事情没有任何的看法,跟我完全不相干。”

    江雅晴无法把她和沈林洲的关系说的太直白,她能怎么说?说自己不爱那男人,她说不了慌的,说爱着却不能在一起?难道她要给这个女人展示她的悲戚么?也是做不到,所以也只有这句,这聪明的女人应该会看出自己的态度吧。

    反正都是一样的,她是不可能再跟沈林洲有什么关系了。

    唐艺璇露出了见面后的第一个笑容,像是对江雅晴的话很是满意,不相干,也就是沈林洲结婚与否她都无所谓了。

    就知道沈林洲是一厢情愿罢了,唐艺璇胜券在握。

    “谢谢,但是不知道你是否能帮我一个忙?”唐雅璇直白,她尽管知道了江雅晴的答案,但是却想要这事实落定之前,完全没有一丝的瑕疵。

    江雅晴有些不解,轻轻皱了眉,她有什么可帮忙的?难道他们俩个结婚她这样成全还不够么?是不是要自己去找沈林洲劝他不要退婚啊?

    “对不起,我没有兴趣管别人的事情,如果你只想要我的答案,我想我已经给你了,那么没事我就先走了。”

    江雅晴起身,但是唐艺璇又冷冷的扔出了一句:“或许,你只是这么说说而已,其实你也放不下,还是偷偷的爱吧,只是我跟你的观念略有不同,要么有用要么彻底放弃,我想你没有这个语气。”

    以前都是沈林洲激将江雅晴,现在却换上了唐艺璇,分明江雅晴就算再改变她还是那个江雅晴,对于这样的激将她永远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她怎么就放不下了?她又有什么可放不下的?沈林洲当初只是一怒之下不问原因就一\/夜间退了跟自己的订婚,然后又害她没有了孩子,难道她还会对那个人有什么期待么?偷偷的爱?江雅晴尽管不得不承认,自己一时心里还不能马上忘掉那个人,但是唐艺璇的话就如同被当面撤掉她脸上的面具,她有些怒不可揭了。

    “好!我可以帮你,如果你那么不放心的话,但是你要知道你这是再玩火,我能控制的住自己,而你的男人未必。”

    唐艺璇笑了,她从来都没想要得到过沈林洲的心,只要他能按部就班的完成婚礼,哪怕以后再跟眼前这江雅晴厮混在一切,这一切对她来说都是没所谓的。

    婚姻而已,她要的是沈唐两家的合并和崛起,她要的是这城里第一夫人的美誉,至于爱情,不过是婚姻的一个借口罢了。

    “江小姐,那咱们说好了,明晚我安排宴会,请您届时来参加,而且我会帮您介绍优秀的男士,有劳您给做做戏。”

    说完唐艺璇倒是无比淡定的站起身来,率先一步走出了这约会处的大门。

    江雅晴直直的站着,目送唐艺璇出了门去。一颗心还是久久不能平复。这些日子她分明做的很好了,努力不去想那个男人,也不去想过往的一切,但是为什么这小小的煽风点火就又能让她整个人燃烧起来。

    她是真的放不下么?是真的么?

    江雅晴当然要去,就算唐艺璇现在没有邀请自己,她也决定自己去了,因为她要狠狠的对待自己,让自己在那个男人面前能够潇洒自如,让沈林洲知道她没有他以后过的更好,她对于他们的婚礼无所谓,真的无所谓!

    江雅晴彻底的被激将住了,而且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这本是商圈中寻常的宴会,几乎每一周的周末都会有。江雅晴是从来都不会参加的,尽管是上流千金,但是她毕竟还没有正式接手家族企业,与身份她不会参加,与性格她也不屑在这里应酬。

    而沈林洲近期也参加的少了,因为经常会有一些不开眼的老家伙问及自己的婚姻情况,所以能避则避。

    只是今天他有必要去,因为下午时分,唐艺璇打来电话说同意退婚,并没不需要任何的补偿,只要求他再带自己出席一次宴会,作为最后的回忆。

    沈林洲当然会满足他,心里知道那女人也是聪明的。即便她不接受退婚,最终也会是那个结果,所以这种和平的结局对双方都是最好的选择。

    沈林洲忙完手里的事情,提前下了班,因为是最后的一次,他开车去了唐艺璇的公司楼下,既然要做就要做个一百分,这是他能给予的唯一补偿了。

    像是早已经就准备好的一般,当唐艺璇从公司大门走出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是一身银白色的晚礼,不知道什么时间开始准备的,只是精致到让人咂舌。有一种女王的范。

    而沈林洲就略有逊色,还是白天上班的正装,并没有可以准备什么。

    挽过沈林洲的手臂,唐艺璇带着往日一般的笑容,没有一丝被退婚后的不满情绪。

    当两个人缓缓步入宴会,不免引起了阵阵私语,要知道两个人自订婚后很少参加宴会,所以大家纷纷猜测,是不是好事将近,所以大有看戏的成分。

    穿梭在人群中间,沈林洲频频点头,接过一杯又一杯的酒水,到处都是恭喜一对佳偶天成的话语,沈林洲淡淡的笑着,却没有一句回复,而唐艺璇却是四处张望着找寻着江雅晴的身影,但是却没有,难道那女人爽约?

    就在思考之际,就会的大门处又是闪过一道美丽的身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目。江雅晴身着长裙,尽管没有这宴会的奢靡之风,却是显得更加清丽脱俗。长长的青丝随意的垂落在xiong前,脸上净白的不施半点脂粉,倒是让这满场的浓妆艳抹顿时没了颜色。

    唐艺璇心中一怔,她只是让她来,却没说过让她这般高调,一时风头竟然漫过了自己。

    唐艺璇自知,无论是样貌与身材,她是一万个也比不上江雅晴,自己胜出的也不过是气质与修养,但是在这个活色生香的宴会上,又有谁去关注你的修养?

    转头,目光扫在了沈林洲的脸上,那男人正痴痴的目光追随着江雅晴,甚至手中酒杯里的香槟就要倾洒出去也全然不知。

    “咳咳……,这样望着有什么意思,不如去打个招呼。”唐艺璇发话,嘴角勾起了一抹的笑意,只是沈林洲会转眼身后却愣住了。

    他可以过去么?他能去跟江雅晴说说话么?他不知道。

    尽管他不知道江雅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显然自己眼下正跟唐艺璇在一起,是不合适的。

    看出了沈林洲的虚心,唐艺璇更是xiong有成竹一般。“走吧,没什么怕的,而且我们不已经解除婚约了么?”

    说着唐艺璇就扯着沈林洲的身体朝江雅晴的方向走去。

    沈林洲就这么一步,一步再靠近那个女人,心也越发的有些紧张了,他何曾有过这样的情绪,居然发现自己胆小到不敢抬眼再看她。

    江雅晴,站在原地,有一瞬间的心酸,看着沈林洲一如从前,缓缓的朝自己走来,也是有些举手无措了。

    突然间有些后悔,她以为再看见那个人,她会无感,但是第一眼她就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随着沈林洲的脚步靠近,她看清了他躲闪的眼神,自己何尝不是呢?原来就真的如那唐艺璇所说,自己没有放下,甚至偷偷还在爱着那个人。

    “你好,我们上次在饭店见过面的。”唐艺璇假意的打着招呼,然后愉快的向江雅晴伸出了手臂。

    江雅晴点头,脸上的表情有一些僵硬,但是却没有接过那女人的手,而是紧张的握着拳摆在了身边的两侧。

    唐艺璇斜眼轻睨,把江雅晴的表情都收入了眼底,还真是不能放心的女人。但是有什么办法,人已经请来了就没有后悔路可走,她真的是在玩火自\/焚么?唐艺璇也突然间有些不能确定了。

    干笑两声,她收回了手臂,然后双手全部挽住了沈林洲的胳膊,假装着亲昵。沈林洲闪躲,但是却之拗不过。担心的抬头望上了江雅晴,那眸子里有一些失落的神情。

    沈林洲居然会为那失落的眼神感觉得丝丝的暖意,那说明江雅晴还是在乎自己的不是么?

    微微一笑,沈林洲说道:“你最近过的还好么?”

    听到沈林洲的话,江雅晴终于回神过来,刚才一时的失仪也一时的矫正过来,她是来忘记这男人的,怎么还没开始自己就先沦陷了呢?

    “是啊!我过的很好,今天来参加宴会,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男人,你都要结婚了,我也该嫁了不是么?”

    沈林洲错愕,唐艺璇却是用手堵口,轻轻的笑出了声音。

    “既然江小姐有这份心思,那不知道我可不可以帮忙?我倒是认识不少的优秀男士哦!”尽管沈林洲瞬间就瞪上了自己,但是她还是保持一如既往的热情说完了整句的话。

    沈林洲转头再看江雅晴,发现她已经转头去寻着酒会上的人了。他要怎么办,要马上告诉江雅晴自己已经跟身边这个女人取消订婚了么?

    如果他这么说了,她会相信自己么?分明两个人是挽在一起的。一瞬间沈林洲突然像是明白了什么,唐艺璇约自己出来,或许就是要看到这一幕!

    后知后觉,但是却有一种无力回天的感觉,因为那两个女人已经摆脱了自己朝人多的地方走去。

    沈林洲再没了思考的时间,快速的几步,上前一把扯住了江雅晴的胳膊。

    “雅晴,你听我说,其实我……”

    沈林洲只顾着自己说话,一抬头却撞见了一个帅气的男人,而那男人似乎已经开始跟江雅晴攀谈上了。

    这尴尬的局面,让沈林洲整个人都有些微微愣了。

    “林洲,你这是干嘛?我在这里才对呀!”唐艺璇走来他的身边,皎洁的眨了几下眼睛,然后再次亲昵的挽上了沈林洲的胳膊。

    “对不起哦。你们继续聊,我老公可能有些喝的有些多了。”

    唐艺璇亲切一笑,然后扯着沈林洲向后走去。

    江雅晴的心再次一痛,已经夫妻相称了么?那是不是说明俩个人也是有了夫妻之实了呢?

    江雅晴嘴角轻抿,眼中划过一丝的痛楚,然后转头再次迎上对面帅气的男人,几句话的攀谈,就愉快的笑在了一处。看上去无比的合拍又开心。

    沈林洲的眼神一直没有脱离江雅晴,直到被唐艺璇拉倒了角落。

    “她的话难道你没有听清楚么?这就是你的坚持你的执着?”唐艺璇收敛了脸上的笑容,直白的问着面前的沈林洲。

    而沈林洲也是一脸的冷峻,缓缓转头,对上了唐艺璇的双眸:“你以为你安排这一切我就会再跟你继续么?我沈林洲说过的话从来没有收回去的!”

    唐艺璇冷笑,但是冷笑中却是多了几分的赞许,她也是这样的人,自然欣赏同样的沈林洲。而她也正是这样,她要结婚,也断然不会接受被退。

    僵持中,沈林洲似乎又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眼神一路平移,随着一对男女落到了某处额角落。

    江雅晴分明是挽着那个年轻男人的臂弯,侧脸上还带着幸福的微笑,难道?她真的就如唐艺璇说说,没有必要让自己再执着了么?

    沈林洲只觉得头上阵阵嗡鸣,她不相信也无法相信江雅晴已经彻底的把自己忘记了。

    “沈林洲,既然你都这么清晰的看到了,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还是执迷不悟,我们都是同一类人,也自然应该在一起,没有比咱俩更合适的选择了。你曾经说过你不爱我,只是为了结婚而结婚,我也是一样的,难道这样你都做不到么?”

    唐艺璇的话在耳边萦绕,但是沈林洲似乎都听不进去了。

    他的眼中只有那江雅晴的一颦一笑,似乎每一个表情都如同是对自己一般,他难道醉了么?

    “沈林洲!”唐艺璇连番的话语还是没有得到他任何的回复,索性她大喝了一声,xiong口因为气愤而不停的起伏着。

    有少许的人回头过来,看着这对刚才还幸福着的情侣。

    沈林洲微微的回头,认真的回答了唐艺璇这一切的问题,也只是那么一句:“我就算一辈子等不到她,也不会跟你结婚,我们取消婚约了,取消了!”

    沈林洲几乎是咆哮着出声,这喧闹的宴会瞬间一片死寂,只有沈林洲刚才的话语在来回的回荡着。

    “我们取消婚约了,取消了!”

    沈林洲甩开唐艺璇的手臂,快步的踱出了这宴会的大门,直留唐艺璇尴尬的站在原地,四处都是窃窃的私语声。

    她计划的分明不是这样的,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愣愣的,唐艺璇只觉得身子一软,被某个冲上来的人扶住了。

    本是在另一侧的角落,当江雅晴听到那一声嘶吼后,脸上的表情瞬间就僵硬了。他真的跟那个女人取消了婚礼?是因为自己么?

    江雅晴有一瞬间的迷失,但是清醒过来后,看见沈林洲已经马上就要走出这宴会的门口了。

    “抱歉……我先失陪一下。”江雅晴丢下一句话就朝门口奔了去,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估计这一刹那她也想不了那么多,就是凭着心,她要去追那男人。

    出门,沈林洲的身影已经寻不见了。江雅晴愣愣了几秒,然后才意识到自己有些无可救药了。

    她来干嘛?她不是来遗忘沈林洲的么?而自己居然听到他喊出退婚的一刻,竟放下一切的仇恨追了出来。

    江雅晴笑了,眼角却挂上了泪水,在那次浩劫之后,她居然还爱着那个人,江雅晴真的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

    “雅晴……”身后有柔柔的一个声音,耳熟的很。

    江雅晴快速的抹去了脸上的泪水,缓缓的转头过来。夏雨馨穿着一身侍应的服装有些囧的站在了自己的面前。

    那个赏了

上一章

精彩内容即将呈现
稍等片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