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逆转的结局

    凌笑笑低头看着怀里的小人儿,心软极了。真是奇妙啊,不过一个月,她的宝贝就从皱巴巴的小肉团,长得粉妆玉砌的天使了。

    只要看到她的宝贝,凌笑笑觉得之前受到的折磨和痛苦都是过眼烟云。她轻轻地吻在宝贝玫瑰色的面颊上,笑得幸福而满足。

    时间真快,从她离开帝都已经快一年了。为了与烦乱的过去一刀两断,不让别人找到自己,刚开始的时候,她一直在旅行。

    第一站,凌笑笑去了亲生母亲被囚禁的疯人院。可惜,因为母亲是皇室的人,死了之后,骨灰被皇室带回去了,她只拿到了一张旧照片。坐在母亲曾睡过的床上,凌笑笑默默地为她祈祷,希望她的來生可以生在平民家,拥有普通人的平淡生活。

    然后,凌笑笑就开始了沒有目的地旅行。

    到了怀孕的第六个月,她感到了不便,于是就在加勒比海的这个小岛上住了下來。每天看着蓝天碧海,吹吹海风,日子过得也惬意。

    在美景的交替中,凌笑笑慢慢地不再去想凤天凌和他的一切,日子过得简单而充实。

    当她安顿下來后,不过一个星期,孙俏俏就带着李大双出现了。

    孙俏俏对于自己的不辞而别,耿耿于怀。原來,自从她失踪之后,孙俏俏就踏上了寻找之途。每次都与自己交错而过。好在自己停了下來,不然,她仍要不停地寻找。

    拥着激动的老友,凌笑笑发现这样也蛮好的。虽然风景很美,但是沒有认识的人的话,还是会寂寞的。

    找到了凌笑笑之后,孙俏俏和李大双都留下來陪她了。日子更加的热闹了,看着孙俏俏“欺负”李大双,凌笑笑总会笑得合不拢嘴。

    自从自己的行踪被发现后,妈妈苏采薇,董必清,傅之逸都來过了。凤老太太和凤栖梧则打了很多次电话來关心她和宝宝。

    凌笑笑这才发现,其实自己拥有了很多,于是对苦涩的爱情慢慢释怀。这世上,哪有十全十美的事呢?

    接下來,凌笑笑就在岛上安胎了。

    快临盘的时候,妈妈苏采薇放下国内的事务,全程陪同。母女俩的感情好得不得了。凌笑笑觉得这一定是在天上的亲生母亲在保佑自己。

    可是,尽管这么的幸福了,凌笑笑偶尔还是会不小心想到凤天凌。尤其在宝宝胎动的时候。看來,想断了对一个人的思念,还不是说断就可以断的。

    刚开始,凌笑笑会强迫自己不去想。后來,她慢慢想通了,所谓忘记一个人,就是不要刻意去忘记。再说了,凤天凌毕竟在她的生命中留下了浓重的一笔,这个宝宝也是她们之间曾经爱的结晶。

    当凌笑笑即将生产的时候,她看到围在身边的人,感动之余,还是忍不住有点遗憾,也许她还有一点期待吧,是期待那个不再爱她的凤天凌吧?

    可能是有了期待,等她大汗淋漓地生完宝宝之后,在朦胧中,她似乎还看到了他的身影。可惜,等清醒过來,她才明白那不过是幻影。

    心凉了,梦就彻底醒了。有了宝宝之后,凌笑笑的世界都被这可爱的小天使占满了,终于沒有时间再去想他了。

    “妞,宝宝睡了?”这时,孙俏俏踮着脚,走了进來,声音低得像蚊子叫。

    凌笑笑看到一向大大咧咧的好友在宝宝面前这般小心翼翼地,不由笑开了颜,“姐姐,沒事。这小家伙啊,睡着了,打雷都吵不醒的。有什么事吗?”

    孙俏俏这才拍拍胸,挺直了腰,“妞,凌磊來看你了。”

    凌磊?大哥!凌笑笑高兴地说,“他在哪?”

    “别急,他在楼下的客厅里喔。”孙俏俏走了过來,轻手轻脚地接过了小宝宝,“你快换一件衣服吧,一身奶香味喔。”

    凌笑笑冲她吐下舌头,快速梳理了一下自己,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就跑了出去。

    真的是大哥吗?在看到凌磊第一眼的时候,凌笑笑有一瞬间的走神。虽说长相和以前一样,但是现在的凌磊却让她有一点不安。

    眼前的凌磊不像以前那么健硕,而是变得黑瘦了,还有那眼神不再是炯炯有神,变得有些闪烁不定。出什么事了呢?

    听到楼梯上的动静,凌磊抬起了头,看到了凌笑笑。他笑了并张开了双臂,“笑笑,我來看你了,欢迎我吗?”

    “我太高兴了!”凌笑笑马上绽开一个灿烂的笑容,在心底暗自责怪自己的疑神疑鬼。大哥变黑瘦了,可能是执行任务太辛苦了,至于沒有精神,那应该是倒时差吧。

    凌笑笑像一只蝴蝶从楼梯上翩然飞下,冲进了凌磊的怀抱里。

    凌磊贪婪地吸了一口她身上散发的香气,虽说有了一些奶香味,但是那味道还是萦绕在他心间很久的味道。

    被凌磊搂紧了的凌笑笑觉得哪里不对劲,似乎大哥用的力有点大,像是要把自己勒到他身体里去。这种拥抱带有了更多的占有欲。

    “大哥,你弄痛我了。”凌笑笑撒起娇來。

    “哦,不好意思。”听她这么说了,凌磊在她发顶狠狠地亲了一口之后,才松开怀抱。

    凌笑笑的心不安地跳动起來。

    “对了,我的小外甥呢?”凌磊的目光仍痴恋地停留在她的脸上。

    大哥今天真的很奇怪。凌笑笑对于他如此炽热的眼神有一点不能适应。会不会是太久沒见的缘故呢?

    “小宝宝刚刚睡着了。”凌笑笑一提到自己的宝贝,脸上的表情就变得极为温柔,带着母性的光辉。

    “好可惜啊。可以抱下來给我看一下吗?”凌磊的目光一沉,继而,热切地问。

    也许是敏感,凌笑笑觉得大哥在提到“宝宝”时的眼神有点阴郁。不过她觉得一向疼爱自己的大哥绝对不会做出对宝宝不利的事的。于是,她爽快地答应了,“好的,你等我一下喔。”

    凌笑笑转身上了楼。

    当凌笑笑抱着宝宝准备下楼的时候,孙俏俏拉了她一下,有点为难地说,“妞,你有沒有觉得凌磊有点怪怪的?”

    “怪?哪会呢?”凌笑笑压下心底的不安。

    正在这时,她们突然听到楼下有打斗的动静。两人对视一眼,匆忙跑了出去。

    当凌笑笑看到正在与凌磊交手的男人时,身子晃了一下,久违的痛苦再次涌來。

    “凤天凌,你在干什么?!住手!”凌笑笑急促地深呼吸了几下后,大吼一声。

    凤天凌缓了一下动作,就露出一个破绽。

    凌磊发现了这个破绽,一记长拳,直击向他的胸口。

    “小心!”凌笑笑终是忍不住叫了一声。这时,她才发现,凤天凌从未离开过自己的心。

    凤天凌是笑了吗?

    眨眼之间,凤天凌就制服了凌磊,把他压在腿下。

    随即冲进來两个男子,他们上前抓住了凌磊,就要把他押出去。

    凌笑笑把宝宝交给了孙俏俏,急匆匆地跑下楼梯,喊着:“住手!凤天凌,你要把我哥哥捉到哪去?!这里可不是你一手遮天的地方!”

    “笑笑,对不起。”凌磊却莫名其妙地向她道歉,不再反抗,跟着两名男子往外走。

    当凌笑笑经过凤天凌身边的时候。他长臂一伸,竟然从后面抱住了她,“丫头~”

    陌生而熟悉的气息一下子笼住了凌笑笑。有一瞬间,她的心脏都几乎停止了跳动。他的拥抱还是让她无比的眷恋啊。

    不过,凌笑笑很快就想到了之前凤天凌是如何对待自己的,郎心似铁啊。这次,他一出现,就抓走了大哥,现在又用了柔情的一套,他是要做什么?

    对了,难道是要自己同意离婚?凌笑笑的心一凉,背脊就挺立了起來。

    “放开我,凤天凌!”凌笑笑的声音冰冷无情。她伸手去扳他的手臂。

    这么久不见了,他的怀抱是不是也抱过诸葛初夏?是不是一直柔情蜜意地唤着“初夏”?心底的酸涩像是无数的蚂蚁在噬咬着凌笑笑的心。

    “不放!”凤天凌像一个小孩子在赌气地说。然后,他长叹一声,“丫头,对不起,让你受委屈了~”

    什么意思?!凌笑笑可不想再给他玩弄在鼓掌之间。她暗自提气,用手肘猛击他的软肋。

    这一下,打得结实。

    偷袭成功的凌笑笑有点傻眼,这可是她第一次在他手下讨好。不由得,她又想起了两人在秦世均婚礼那次的第一次见面。

    “丫头,只要你可以出气,就尽管打吧。”凤天凌吸了一口冷气,仍搂紧了她。

    既然他要讨打,自己就成全他吧!凌笑笑听了,冷冷一笑,转身,就是一阵急风骤雨地出手。

    凤天凌就是忍住不回手。

    最后,凌笑笑沒有力气了,停了下來。她抬起小下巴,冷冷地看着鼻青脸肿的凤天凌,“凤天凌,这回,你到底在耍什么?!”

    看着如此狼狈的凤天凌,凌笑笑心里略有点解气。原來打人打脸是这么一件痛快的事,特别是对方长得其帅无比。

    “丫头,我是來接你和宝宝回家的。”凤天凌温柔地说,“之前,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打入皇室和诸葛复的集团内部,为了破坏他们的阴谋,所以才让你受了委屈。”

    凌笑笑嗤然一笑,“那我更看不起你了。你竟然利用了诸葛初夏的感情。”虽说诸葛初夏“抢走”了凤天凌。但是当她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为了一个计谋,她还是为对方打抱不平。

    凤天凌出其不意地捏了一下她的鼻尖,然后得逞地笑了,“丫头,诸葛初夏可不是省油的灯。那次我去追的恐怖组织的头目就是她。我和她坠下悬崖后,一起掉到水里。醒來后,我发现是她,这才决定以假失忆接近她。”

    什么?如女神一般的诸葛初夏竟然是杀人如麻的恐怖组织的头目?凌笑笑瞪大了眼,顾不得责怪他轻佻地捏自己的鼻尖一事。

    “丫头,知人知面不知心。诸葛初夏一直是诸葛集团的第二号人物,就是诸葛浩然都见了她要让三分。对了,那次绑架你的人,就是诸葛浩然,阴止他侮辱你的,是诸葛初夏,这算她做的为数不多的好事。”

    凤天凌的话,让凌笑笑进一步地认清了诸葛初夏的真面目。权势真的可以把女神一样的诸葛初夏变得像女魔一样了。真是太可悲了。

    “可是,你为什么要抓走我大哥。”在感叹之余,凌笑笑又想到了凌磊的被抓。

    “因为他早就认回诸葛复了。之前我故意在他面前透露了凌正的消息,然后发现他去通知了诸葛复。这次他來找你,是想抢到我们的宝宝,用來报复我。因为我把皇室和诸葛复的势力都瓦解了。”凤天凌知道凌笑笑和凌磊的关系一向很好,就认真地解释了原因。

    凌笑笑听了,虽然解释了刚才自己的不安,可是还是不能相信,“不会的,大哥不会伤害我的!他一直那么正义,怎么会为虎作伥呢?”

    “丫头~”凤天凌抬手,像以前那样,摸了一下她的秀发,“你知道吗?凌磊一直爱着你。当他知道了你们不是亲生兄妹之后,这种被压抑了多年的爱就爆发出來。诸葛复就是利用了这一点,才收拢了他。”

    什么?!这个答案更加出乎意料,简直是一个惊天雷。这些年來,大哥凌磊一直爱着自己?!凌笑笑眼睛眨得飞快,心都乱了。这怎么可能呢?

    但是她细细想想,却发现以前就有迹可寻,只是自己沒有注意而已。比如婚礼那天,凌磊找了借口,拒绝做那个把自己交给凤天凌的家人,再比如刚才他的举动,都是那么不寻常。

    一下子知道了这么多的真相,凌笑笑真是消化不过來。她向后退了几步,坐在了沙发上。

    凤天凌坐到了她的身边,包住她的手,“丫头,对不起。我之所以要逼走你,是怕皇室和诸葛复认为你是我的弱点,对你不利。而且只有让你远离了风暴中心,才能保护你。”

    “是吗?!”凌笑笑抽回手,怒气冲冲地嚷道,“可是,你那样做,就不怕伤透了我的心吗?!”

    不好的回忆一下子涌上心头,凌笑笑还记得那时的痛,那时的恨。

    凤天凌忙搂住她,迭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事态发展得太快,我只能尽快逼走你。”

    凌笑笑一口咬在他的肩头,把所有的恨都发泄出來。

    剧痛之下,凤天凌轻抚着她的头发,这些是他应得的。谁让他让她难过了?

    彻底地发泄之后,凌笑笑激荡的心才慢慢平静下來。

    所有的真相揭开之后,她的心里还是漏出一点喜悦。原來他一直爱着自己,就是因为爱得深,怕自己受伤,才不得已逼走自己。

    不过,就算情有可原,但是怎么可以轻易地原谅他呢?凌笑笑可是讲究“礼尚往來”的人。怎么也要收拾收拾他才可以的。

    凤天凌却不知道她心里打的小算盘,“丫头,参与谋害你外公的黛青自杀了,因为很多她做下的罪过,都有了证据指证。当年我母亲,也是她害死的。”

    “真的?”这个消息让凌笑笑高兴起來,外公的仇算是报了,坏人得到了报应,虽然來得晚了一点。

    看到她脸上露出了笑容,凤天凌试探地问,“愿意跟我回家吗?”

    “这个嘛~”凌笑笑露出促狭的笑容,捏住了他的右脸颊……

    文文终于完结了,谢谢大伙一直跟着看到最后喔。至于两人会不会和好,结果是很明显的,偶就不罗嗦了。请期待并继续支持偶在十月要发的新文《闪婚谋爱》,一样的军婚,情节更复杂喔。么么~

上一章

精彩内容即将呈现
稍等片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