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小心,女鬼出没

    j国皇宫

    “凌笑笑,加油!给那个混球点颜色看看!”一间狭小的佣人洗手间内,一名黑衣白围裙侍女打扮的女子,梳着发髻,秀眉高挑,黑眸晶亮,正冲镜子里的自己比划着“v”的手势,右脸颊下方跳跃着一个可爱的小梨涡。<冰火#中文言情穿越书更新首发,你只来151+看书网

    她口中的那个混球就是皇室的二王子,今天婚宴的新郎秦世均,也是毁了她人生第一次恋爱的罪魁祸首。

    一年前,在m国n市一家医院急诊室工作的凌笑笑抢救了在交通意外中受伤的秦世均。

    他醒来后,就花了大半年的时间,对她展开了全方位的追求,感动了凌笑笑周围的女性。她们一天到晚在她耳边叨叨,“试着接受一下,考验一下也好的。”

    终于在一个月前,一直看不清感情走向的凌笑笑决定给自己空白的恋爱史加上一笔,试着和他开始交往。

    秦世均说过她是太阳,他是向日葵,永远向着她。

    没想到,一直在自己面前自称为普通员工的秦世均的真实身份,竟然是j国的二王子!没想到,他二十天前回国,为的竟是与别的女子结婚!没想到,他竟然每天在电话里还对自己甜言蜜语,说回来就跟自己订婚!

    秦世均真以为自己那么好骗吗?!得知真相的凌笑笑简直要气炸肺了,这种大尾巴狼不教训一下,怎么可以?!

    她怎么会上了这种男人的当?被骗的感觉太糟糕了,偏偏还有不知情的女同事多次问,她的向日葵爱人什么时候跟她求婚。

    经过调查,她还发现秦世均就是一个花花公子,在追求自己之前,像一个花蝴蝶一样穿梭在不同女人之间。

    求婚?!凌笑笑想杀了秦世均的心都有了。

    二十二岁的凌笑笑是一个爱憎分明的女孩子,当即就决定要让这个感情骗子受到惩罚。

    皇室的婚礼,一定会被媒体直播的,对于这种家伙就要撕下他的伪装,让他丢脸!凌笑笑花了两天的时间,想出了一个好计划,并为之准备了十多天。

    今天就是行动的日子了!凌笑笑握紧双拳,再三打量了自己的衣着,确定无误后,深吸了一口气,压了压有点紧张的心情,抬起精致小巧的下巴,转身离开。

    在昏暗,专供佣人行走的地下通道里,大步流星的凌笑笑,眼睛格外明亮,像两颗极夜中的星子,熠熠生辉。

    走到了地下室的尽头,踏上连通富丽堂皇的大厅的台阶,凌笑笑抿了一下樱唇,决绝地推开了那扇门,像赴刑场的斗士。

    一打开门,耀眼的光芒闪到了凌笑笑的眼,不愧是皇宫啊,够亮堂,比暗黑的人心亮多了。她赶紧低下头,与其他佣人一样毕恭毕敬地行走,方向是今晚皇宫最瞩目之处--宴会厅。

    皇室的女佣数目众多,加上每个女佣必须有专属的含有电子芯片的铭牌才能进出皇宫,故此没有人注意到不起眼的凌笑笑。

    随着离目的地越来越近,凌笑笑高悬的心才慢慢落回原处,轻吁一口气,对皇室的安保工作有点瞧不起。

    切,以为进入皇宫,靠对比存有佣人资料的芯片与数据库里信息是否吻合就安全了?对于同样是电脑黑客高手的凌笑笑而言,往数据库里加点资料还不是易如反掌?

    原本有些忐忑的凌笑笑信心大增,假装不经意地拂过鬓角,将渗出来的汗抹去,镇定了些。

    十步,五步,一步,到了!凌笑笑站在门口的佣人群的末尾,低头垂首,双手规矩地放在前面,神色无异,手心里却控制不住地冒出汗来。

    “请诸位见证这一神圣的时刻!恭请二王子秦世均给二王子妃凤玉洁戴上爱情的婚戒,生死不渝!”厅内,司仪矫揉造作的声音回荡,宾客满堂的皇家宴会厅一下子鸦雀无声。

    突然,不仅亮如白昼的宴会厅暗了下来,整个皇宫都陷入了一片黑暗。

    黑暗的伙伴--恐惧如影相随。

    “还~我~命~来”凄厉诡异的女子哀鸣声幽幽响起,吓得人头皮发麻。

    原本投影新人恩爱的投影幕布上闪出一张张黑白的图片,内容却是新郎秦世均和不同的女子的恩爱照。每张照片从小到大地放大,每个女子的脸由模糊变清晰。

    除了投影仪的惨白,其余仍被黑暗笼罩,窃窃私语在暗中流动,看好戏,评判他人是每个人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恶习。

    但是到了最后一张,当那名女子的脸,在即将变得清晰的时候,突然幻成双眼流血的女厉鬼,然后大厅里又陷入了一片漆黑。

    胆小的女宾们,接二连三地发出尖叫声,厅内一片混乱,响起碰撞声,推搡喝斥声和纷乱脚步声。

    “秦世均,你个陈世美~玩弄了我,逼我堕胎,还买凶杀我~还命来~”凄惨的鬼泣声仍不绝于耳。

    雪上加霜的是,突兀刺耳的火警声尖锐地响了起来。

    厅内的防火装置汹涌地喷出水来,浇得满厅的宾客成了落汤鸡。

    绿幽幽的应急灯亮了起来,照出这些j国权贵政要们的狼狈样,此时的他们只想逃命,可不管什么身份,你推我挤,丑态百出。

    看着新闻记者不停地闪着闪光灯,凌笑笑的眼睛贼亮,一样的兴奋,再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她才趁乱跑了出去,隐入月黑之夜。

    跑到御花园的僻冷的西角门,凌笑笑从一处灌木丛中摸出早放好的背包,脱下了佣人服,放下发髻,齐肩秀发在风中飘扬,一身灰色t恤加牛仔热裤。

    她从包里掏出张磁卡,刷在感应器上,“嘀”,门开了。

    打了一个响指,她得意地跨出脚,准备功成身退时,突然觉得右肩上一沉。

下一章

精彩内容即将呈现
稍等片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