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史上最悲惨穿越

听的胡大夫的话,李氏吓得失魂落魄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久久不能起身。 她是千想万想,都没想到会在小七身上发生这种事,怀孕?未婚怀孕是要被侵猪笼的。 早李氏和田二柱去祥和庄外头接田小七,李氏心里就做最坏的打算,想着最凄惨的不过是被玩弄戏耍之后,丢弃打了出来,怎生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啊。 田君听后,与李氏倒是一样的反应,想哭却不又不敢, 捂嘴嘴巴,眼泪却怎生也止不住,是她害了小七,都是她害的啊。 胡大夫毕竟是那一脚快迈进棺材板的人了,啥事都没遇到过。 极为淡定的收拾了医药箱,看向李氏,“有啥好哭的,总归孩子还有条命,我且抓了药按时给她吃,还年轻,养伤一段时间就好了。” 李氏擦了眼泪,在田君的搀扶下起身,对着胡大夫感恩戴谢一番。 “多谢胡大夫了,这事儿毕竟不光彩, 求胡大夫不要告诉旁人才是。” “作为一个大夫,这点医德我还是有的,不必你再交代,我肯定不会说。” 李氏赶紧擦了下眼泪,推开门去她和田二柱所住的西屋拿钱。 抓了银钱给大夫,又交代让田震背着胡大夫送回去,顺道把药给拿来。 …… 耳边传来阵阵低声哭泣的声音,田七觉着有些晦气,这哭声她听着可不喜,觉着像是在哭丧死的,倒是哪个死了? 眼睛微微睁开,却发现有些受不了强光,她想伸手去挡一下,却发现胳膊沉重,一抬就疼的要死。 难道是她废寝忘食,彻夜不休写小说导致的? 不对啊,她记得,昨天晚上自己写文的时候,正是全文完结,完结那章可是写的很轻松,不存在累的抬不起胳膊的情况。 但是,眼前趴在她床前嘤嘤哭着的女子是谁? 女子长得相当清秀,柳叶儿弯弯眉,盘着少女发髻,头上包着一个水蓝色的小方巾,这就是一个本土古代女子啊。 她田七,难道是……穿越了? 现代的田七,父母在很小的时候就离婚了。没多久,田七爹妈就自个组建家庭,她是在夹缝中求得生存,没有享受过父母疼爱不说,更是像个球一样被踢来踢去。   后来她考上了北方大学的文学系,更是因为最爱古代市井小生活,在看遍了金瓶梅、红楼梦之后,毅然走上写古代小说的道路上。 但是,她没想过要穿越啊,毕竟现在生活可比古代强的不要太多。 她不舍得WiFi,不舍得冰箱,不舍得洗衣机…… 田七越是回想现代生活,心中就越是觉着自己可怜,正是回想冰箱里还有什么没来得及吃的东西,却被眼前那个秀丽少女抓胳膊,摇着她身子。 田君见田七醒来,欢喜的和她说话,却发现她根本不理会自己。 “小七,小七你怎么不理姐姐啊,是不是生姐姐的气了,你现在浑身上下都是伤,等你伤好了,姐姐任由你打骂,绝对不还口,现在好好养伤,不要生气,好不好?” 眼前的少女,语气清脆,带着几分祈求。田七听后,心中叹息,看来她是真的穿越了。 “姐,我没生气,就是有点累,嗓子干的疼,能先给我一碗水吗?” 对于头一次喊姐,她多少是有些不适应,但也不是喊不出来,毕竟在现代,满大街的看见谁不都喊上一声:大姐。 田君听她要喝水连忙往外,想舀一瓢勺的井水,又怕太凉,毕竟这会儿已经入秋了,天正是开始冷了起来。 李氏正和田二柱在屋里商量着咋办,听到田君喊她的声音,连忙跑了出来。 “怎么了,又咋啦?” “没怎么,娘,是小七醒了,口干的很,我来给她烧点水。”田君赶紧回答,脸上带着几分欣喜。 “醒了就好,那就好,我去看看。”李氏说着,快步走了过去。 李氏来的时候,田七正在纳闷,她这浑身酸痛的是什么鬼? 刚送走一人瞧见又来一人,渐渐走来的是个中年妇人,面色苍老,眼角鱼尾纹相当严重,倒是一双大眼睛,热切的望着自己。梳的精光的头发,盘在后头挽成一个发髻,一身破旧洗的发白的衣裳,上身是斜对襟两层长袖款衫,下身一条棉麻补了补丁的直筒裤。 见田七盯着自己瞧,李氏双眉皱着,“咋了,你老子娘都不认识了。这次被打一顿看你记住教训吧,我和你爹没脸没皮的推板车把你拖回来,看你以后知道长记性不。” 田七微微眯着眼睛没,看向李氏,“娘?”,前世田七是个相当厉害的近视眼,本能的反应,眯着眼睛看人。 李氏却以为她不舒服,赶紧上前关心的问着,“是哪里不舒服,等你大哥拿了药来,立刻给你熬,你现在可别乱动,安生躺着吧。” 田七顺势躺下,听的刚才小姐姐和眼前这个便宜娘的话,她这家里,应该是有爹娘,一个姐姐,还有哥哥。 道不清楚是几个哥哥。 李氏见田七相当温顺乖巧,没了之前的娇贵的脾气,也没再多问,怕是问的多了,再给刺激到她。 …… 李氏出去后,躺在床上的田七,瞪着一双明亮亮的大眼睛,披散的头发,落在两侧,露出一张精致明艳的小脸。但这张看似完美的脸上,在左侧脸颊上有个红色胎记,长在脸颊和眉梢处,似是一个水滴子,相当的好看,为这张脸增添了几分独特的妩媚。 田七正在想着她穿越的这户人家,可真是穷啊,瞧瞧,那房顶的蜘蛛网,快能结成一个蚊帐了。 田君端了一碗热水,里面放了一些陈年红糖。 “小七,热水来了,在厨房找了陶罐里的红糖,还是你上次带来的,瞧瞧,姐给你冲了满满的一大碗。”

上一章 下一章

精彩内容即将呈现
稍等片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