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我一定要管呢

苏染观察了片刻,探了探她的脉搏,发现她虽然气息虚弱,但还算平稳,陷入昏迷,一时半会却不会有生命危险。 “姑娘,她这症状连翼城的雀大夫都无能无力,怕是没救了。” 旁边一位蓝衣小哥见苏染替这位女子摸脉,猜到她的用意,便忍不住提醒了一句。 “是吗?” 苏染抬眸,看了他一眼,声音淡淡的道:“小花妖并非得了什么大病,而是中毒。” 此话一出,全场哗然。 小花妖? 这个女人到底是谁,竟一眼就能看出花妖的本体? 要知道,已修炼成型的妖族人,并且是来自大家族,受家族的荧力保护,可不是普通人就能随随便便看出来的! “你说她是中毒?不会吧,雀大夫都没看出来,你是怎么看出来的?”其中,有人质疑的问了一句。 那是一个尖嘴猴腮的男人,虽然是人形,相貌却着实丑陋,身上还透着一股子阴戾之气,看着就觉得讨厌。 苏染看向那男人,眸中闪过一丝冷意,但很快,便恢复如常:“我是怎么看出来的,还需要向你解释?” 凌逸墨站在苏染的身旁,感受到她瞬间的情绪变化,神色不由冷了冷,黑眸凌厉的看了那男人一眼,警告之意毫不掩饰。 “……” 男人眸子眯了眯,衣袖下双手紧了紧,又缓缓松开,随即换上了一副笑脸道:“姑娘别误会,我只是好心想提醒你一下,这花妖来历复杂,她的闲事,你最好还是不要多管。” 呵! 不让她管? 苏染视线再次看向那个男人,一开始还只是怀疑,此时,便基本能确定了。 这只小花妖的毒,就算不是他下的,也绝对跟他有关系。 所以,这个雀大夫并不是没有办法治好她,而是不敢治… “那如果,我一定要管呢?” 苏染笑的一脸和善,声音听起来也十分轻柔,可就是这样无害的模样,却让人有种背脊发凉的感觉。 其实,她也不想管闲事,但偏偏,她真的很讨厌这个男人,所以,不想如他的愿。 “你…” 男人眼底闪过一抹杀气,一手指着她道:“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啊…” 一句话还没说完,他指向苏染的那根手指头猛地被凌逸墨给硬生生掰断,疼的那男人顿时脸色煞白。 “你,你们敢伤我,给我等着,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男人见势不对,撂下一句狠话,再顾不得那么多,转身便跑了。 众人看向那男人,一时间,都不禁小声的议论起来。 再次看向苏染和凌逸墨时,眼神里已经多了一丝敬畏之意,不敢再心生小觑。 苏染也没管那些人的议论,让小甘灵从空间灵器内取出一小杯灵泉水来,先给这小花妖服下。 无论什么伤什么毒,只要还有一口气,喝下灵泉水都能很快复原。 所以,苏染也就懒得研究她中的是什么毒,应该配什么解药。 大家见她当众就开始给花妖用药,一时间,常面又很快变得安静下来,都好奇的看着,她是不是真能把花妖治好? 然而,让大家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花妖喝下苏染的灵泉水,不到数息的时间,竟真幽幽的睁开了眼睛! “天,太厉害了!” “是啊,居然还有比雀大夫更厉害的,这姑娘好本事啊!” “姑娘刚刚说小花妖是中毒,如今看来,还真是中毒了,可她是花妖族的人,有谁敢下毒啊?” “谁知道呢,大家族背后的事,比你我想象中的,还要复杂…” 苏染默默听着大家的议论,心中也有了几分猜测,不过,救下这小花妖只是举手之劳,至于其他事,她就真的不会多管了。 “你没事了,起来吧。” 她把花妖从地上扶起来,微笑着说道。 “是你救了我?” 花妖视线在四周巡视一圈,最后才看向扶着自己的苏染,苍白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恢复了红润,只是,眼眸中还有些许茫然。 “是我救了你。” 苏染贴近她的耳边,决定好人做到底,再微微提醒她一句:“不过,我能救你这次,却不能救你下次,往后,你自己要小心…” 有时,越是身边的人,越有可能就是害你的人,尤其是大家族里,在利益面前,亲情寡淡如水,一文不值。 具体的,她不了解,提醒,也只能点到为止。 小花妖感激的看着苏染,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谢谢你救了我,我明白了。” 她从地上站起来,真诚的跟苏染道了谢,心中大概也有了几分了然。 “如果有机会,我会报答你的。” 说完,又看了一眼站在苏染身旁的凌逸墨,向他也微微欠了欠身,随后便转身离开了。 花妖离开后,人群也就渐渐散了。 但刚刚发生的那一幕,很快就传遍了整个翼城。 翼城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一位比雀大夫还要厉害的大夫,不仅医术超群,人也长的绝色,还有她身边跟着的男人,更是惊艳决绝,众人纷纷猜其身份,会是来自那个大家族的嫡系贵公子? 当然,最主要的还是苏染的医术,被传的是神乎其技,虽然言辞夸张,却也并非有假。 不过,自那天起,苏染和凌逸墨的日子就再也没有平静过,当天晚上,就有人寻到了他们所住的酒楼,想要让苏染帮其治病。 就算真是什么大病,早孕的她也根本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管,更何况,来的很多都是一些小毛病,有的甚至来找她想要一些帮助修炼化形的丹药,还有的,什么希望变美一点,什么帮忙藏翅膀,帮忙藏尾巴,帮忙藏菱角,真是各种各样的奇葩要求! 其中,还有不少是专门来看她和凌逸墨长的究竟有多倾世绝色,弄的他们住的那家酒楼生意变的兴隆,房间爆满。 这种状况,一直持续了三天,连城主家比武招亲的场面都少了很多人前去看热闹,变得萧条了许多。 小八和千翊也没法出门,每天只能守在苏染和凌逸墨的房间门口,以免外面的人打扰到了苏染的正常休息。 直到第三天下午,酒楼里迎来了一队城中的执法者,首领指明了要找的人,就是苏染!

上一章

精彩内容即将呈现
稍等片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