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如此悲催的穿越

紫武大陆中,一个女子,满身狼藉的绑在某个府邸的一个地牢里,身上已经血迹斑斑,眼睛闭着,脸色惨白,只有胸口还有些微微起伏。 只听“咯吱”一声,地牢的门被推开,夏璃落缓缓的睁开了眼,看着款步而来的明媚少女,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妹妹,你,你怎么会来这里,你这是要做什么?”虚弱的声音中,夹杂着惶恐和不安,甚至于还有着颤抖。 夏璃溪掏出一个手绢,轻轻掩住口鼻,眼神中全都是轻蔑和不屑。 “我为什么不能来,这种污秽不堪的地方还真是委屈了姐姐呢。要不是想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我这个天才少女,怎么可能会屈身看你这个废物。” 夏璃落的脸上闪现出一丝不堪,贝齿紧紧咬着双唇,垂下眼睑。 “你既然知道我是你姐姐,还不快放开我。你别忘了,我是丞相府的嫡女,而你不过是庶出。” 夏璃落的话,虽然没有半分的气势,但仍就像是个刀子一样,直接的扎进了夏璃溪的心里。 她最恨别人提到她庶出的身份,明明她的灵力值那么高,可以算得上是夏家的天才,只可惜,就这身份问题,却总是让人不齿。 而这个废物,夏璃溪嫌弃的看了一眼夏璃落,除了有漂亮的外表,还有好的身份之外,别的什么都没有,更是一丝灵力值都没有。 “哼!你很快就不是嫡女了。” 夏璃落原本就是苍白的脸色,瞬间惨白如雪。猛地瞪大双眼,努力的挣扎起来。 然而,除了不断传来的阵痛,再也没有什么。 “你,你究竟想要怎样?!外祖家的人,是不会放过你的,只要你放了我,我保证不会说出去,你还是我的好妹妹。” 夏璃溪轻蔑的一笑,“哼,我才不稀罕做你的妹妹。嘘,安静点,我的好姐姐,不要白费力气了。既然太子将你掳来,你是挣脱不开的。” 太子?!一瞬间,夏璃落真相了。 “求求你,求求你看在我们都是夏家人的份上,看在我一直把你当做好妹妹的份上,放开我,好不好,我以后不会再纠缠太子,我把太子让哥你好不好。” 夏璃落已经慌了,泪水不住的从脸上流淌下来,眼睛中满是哀求。 “啧啧啧,瞅瞅这张小脸儿,都花了,真是人见犹怜呢。” 夏璃溪走到她的身旁,弯下腰,用手捏紧她的下巴,迫使她只能仰头看着自己。 “只可惜,太子本就属意我,不需要你让,而我,也不想救你!” 话音一落,直接将手松开,嫌恶的用手绢擦了擦后,直接扔在了地上。 夏璃落看着夏璃溪的一举一动,心中的不安越来越大,她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肯定不是很好。 心下一横,将全身的力气积攒在上身,砰的一声,直接撞上了绑着的柱子,鲜血四散开来..... “真是晦气,这样就怕了。哼!” 夏璃溪试探了下鼻息,全然没有任何的气息。 紧接着,就用自己的灵力幻化成一把匕首,很快,原本一张精致的小脸儿,血肉横飞。 做完这一些后,拍了拍手,“把人抬出去吧,记得扔进乱葬岗里。” 只不过,趾高气昂的她并没有发现,所有的鲜血都渐渐滴进了夏璃落脖颈中的一个玉佩里,消失无踪...... “嘶,痛,好痛。”夏璃落感觉自己浑身都在疼,就像是被车碾过一样,不由的缓慢睁开眼睛。 只不过,这一睁眼,一股紫芒悠悠闪过。 “这是什么地方?我明明记得实验室爆炸,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来了这里。” 夏璃落环顾四周,想要做起来,却发现浑身痛的动弹不得。 “姑娘,莫动。你头部受了重伤,还是小心些好。” 头部?夏璃落缓缓伸出手,摸向自己头部。 这时候,大脑一阵刺痛,一段不属于她的记忆袭来。 在莫名其妙接收了这段记忆后,夏璃落哭笑不得。不用说,这是穿越了,还穿越到了一个废物身上,这个废物还与她同名同姓,真是,真是让人无奈得很。 不过,紫武大陆,这是什么地方,怎么从没有听说过,还有灵力,那又是什么。 “师傅,看她这个样子,一定已经傻了。” 一个冰冷的没有任何感情的声音传出,虽说声线充满着磁性,但是说话的内容,并不讨喜。 夏璃落直接脸色一变,循着声音扭过头,恶狠狠的盯着说她傻了的那个男人。 只是一眼,就让她有些看呆了。 这是一个怎样的男子,身高近七尺,偏瘦却又不失阳刚之气。他那白皙的皮肤上,五官立体而深邃。眉如墨画,水翦星眸,鼻若悬胆。只不过,那看似多情的眼底深处,却全是冷漠。 虽说不过是那淡淡的一句话,只不过,微微抿起的红唇,却让他整个人发出一种威慑天下的王者之气。 一时间,夏璃落想起自己曾经看到过的一句话,“一见杨过误终身。”眼前这个人,完完全全可以媲美杨过了。 “眼神这么呆,已经没救了。” 只不过,这一开口,直接破坏了那如谪仙的模样,尤其是,明明一板一眼的面容,却能吐露出如此让人抓狂的话语。 “你才傻了呢!你已经傻得冒了泡。” 要知道,夏璃落在她自己那个世界里,可是有名的小辣椒,嘴巴不饶人的很。纵然现在到了这个莫名的地方,但是那脾气,还是之前的样子。 百里晨轩那好看的眉毛,蹙在了一起,有些很不相信的看着面前这个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女子,眼神中,有些许的狐疑。怎么也不觉的,她是传说中的那个夏家废材。 “这位大夫,我这是怎么了?” 很快,夏璃落就感觉到自己脸上缠满绷带,对于她接收到的记忆,只知道原主是撞柱而亡,按照道理来说,只需要在头上轻轻的包扎下就好,为什么整张脸也要包起来。 “额......” 那个很是仙风道骨的人,有些哑然。他该怎么说好呢?直接说出来这不是要了这女娃子的命了么?! “别磨磨唧唧的,我到底是怎么了?” 夏璃落直接皱眉,一个大男人这么墨迹,她就不信,有什么伤残是她这个医学博士后所治不了的。 “夏小姐,请你放尊重些!”这一开口,一种浓重的威压就冲着夏璃落袭取,莫名的寒意,卷席了她的全身。 百里晨轩很是不满夏璃落对自己师父的口气,要知道,自己的师父可是大名鼎鼎的鬼医,几乎就没有什么人能够直接让他出手医治。 “晨轩,莫要多嘴。”鬼医莫如风捋了捋他那白白的胡须,笑眯眯的看向夏璃落,眼睛中的热忱,直接让夏璃落觉的毛骨悚然。 “那个姑娘啊,其实也没有多大事,就是毁容了。” 哦,毁容了啊。 虾米?!毁容???我大好女青年,一穿越来就毁容了?这可真是天理难容!

下一章

精彩内容即将呈现
稍等片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