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换了个世界睁眼

“真是个没脸没皮的小贱货,一点小病成天的在床上躺着,千金小姐都没见着这么娇贵的,老婆子我真是命苦,倒了八辈子血霉买了这样一个俄日媳妇,一大把年纪还得伺候一家子懒货。” 邱双还没睁开眼睛就听到外面不断传来的叫骂声,要是她猜得没错,外面骂人的一定是她的婆婆赵氏。 “倒了八辈子血霉的是我才对。”邱双不爽的开口,开始打量四周的环境。 她好好一个医学院学生,眼见着争取到了出国交流的机会,竟然因为扶老奶奶过马路而被人绑架紧接着遭遇车祸随后一命呜呼继而穿越了。 方才昏迷中迷迷糊糊的就有记忆涌入脑海,她现在倒也清楚自己的处境。 屋子里除了一张破床和一口放衣服的箱子就再也没有别的东西,那箱子也不是邱双的,记忆告诉她这是她刚回家没几日的丈夫的。 原主和她同名,也叫邱双。智力有点问题,十岁就被人贩子拐卖到了这个穷乡僻壤的地方。 或许因为原主智力低下加上年纪小的缘故,别说对于自己被拐卖之前的身世、家人,就连被拐卖到这里之后的记忆都记不全,邱双的脑海中只有赵氏那狰狞的面孔和在这里被虐待的印象。 邱双沉默了很久,心情无比的纠结,最后还是决定,既然到了这个世界,自然要好好生存下去。 原主本就是赵氏花钱买回来当牛做马的,加上原主又是个傻的,因此对原主十分苛待。这次原主没了,也是因为人病了赵氏不肯请大夫。 原主的丈夫叫楚云深,至于这个丈夫,和原主也没有情分。楚云深七岁就离家从军,这十日内才回来的,回来的时候还带着一个儿子。 邱双是不想和他过的,审视了一下这个家的状况,以后要怎么样还得看情况。 打定主意之后邱双才感觉腹中饥饿难耐,原主在这个家一直就是吃不饱的,这次重兵昏睡的几日更加是滴米未进。 支撑着虚弱的身子起身,邱双打算去找点东西充饥,此时破旧的房门却被“吱呀”一声推开,一个小脑袋探了进来。 和邱双的目光对视,小家伙顿时露出惊喜兴奋的表情:“娘,你醒啦!” 小家伙赶紧进门,随后防贼似的把房门关好,手上端着半碗米汤,欢喜的递到邱双面前:“娘,快吃,被奶发现了就没得吃了。” 邱双瞧见这个孩子心头就是一软,这孩子叫楚小虎,虽说叫她娘,但并不是楚云深带回来的那个孩子。 楚小虎是楚云深大哥的孩子,小虎的亲娘生小虎的时候难产死了,后来他爹娶了继室,继室不喜拉扯个没血缘的孩子,就把小虎过继到了楚云深名下,说是以后有个给楚云深上香烧纸钱的人。 小虎过继过来的时候,原主才十一岁。赵氏也并非楚云深亲娘,对这个孙子十分不喜欢。 原主这个十一岁的孩子就拉扯着一个一岁的孩子靠着家里给的微薄粮食和相亲们的施舍把小虎养到了如今五岁大。 邱双是想等身体利索些了就离开的,她是学医的,在这个世界谋一口饭吃应当不是难事,可是瞧见了小虎,就有些舍不下。 看了眼这碗米汤,有被喝过的痕迹。 邱双心疼的看着小虎:“娘是不会给我东西吃的,你这米汤哪里来的?” “这是我的口粮,我剩一半给娘吃,不是偷的,娘赶紧吃了。”小虎生怕邱双责怪。 原主虽然是个傻的,但是心性却是好的。曾经小虎饿的不行了就偷邻居的吃食,被她打了一顿之后,小虎再也没有偷过东西。 邱双就猜到是这个孩子省下自己的口粮给她,一碗米汤还得一人一半,这个世界的生活当人不是人过得。 “娘刚醒,不饿,你自己吃了。别放着,要是被你奶看见了,你也没得吃。” 邱双心疼这个还在长身体的孩子,小虎本要把米汤给她留着,听她这么说之后就一口全给喝光了。 见他喝完了,邱双就问道:“你爹和哥哥呢?” “爹前日就带着哥哥去镇上了,估计也快回来了。” 屋子里头母女两说着话,房门被人一脚踹开,“我说生个小病怎么躺这么多天呢,原来是装病偷懒。邱双你这个懒货,你还想躺多久,冰天雪地的还不去把衣服洗了莫非要娘去洗吗?” 门口站着一个十四五的姑娘,颐指气使的看着邱双。 邱双认得这人,这是她的小姑子,赵氏的小女儿楚婷儿。 楚婷儿看见小虎手里端着的碗,顿时脸色大变:“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小杂种,我说家里的粮食怎么对不上数,感情是你拿来喂邱双这个命贱的狗东西了!” 楚婷儿龇牙咧嘴的上前躲过小虎手里的碗,心头气愤一把将小虎推到在地。 小虎心里怕极了这个对他们母子非打即骂的姑姑,都没来得及躲开就被楚婷儿推到在地,后脑勺猛地磕到装衣物的箱子上。 不知是楚婷儿太用力还是这孩子身子虚,当场就撞晕了过去。 “装什么死,起来!”楚婷儿毫不反省,上前就照着小虎身上踢了两脚。 踢完转头还要指挥邱双。 可邱双见她动手打小虎就变了脸色,掀开被子已经从床上下来。 楚婷儿转头的瞬间,脸上猛地被招呼了一巴掌。 “啪”的一声,打的清脆响亮。 邱双冷着脸:“我辛辛苦苦拉扯大的儿子都没舍得动手打他,你算个什么东西竟然敢打我的儿子!” 楚婷儿脸颊被打的火辣辣的疼,可她心里更多的是懵。邱双这个傻子,竟然敢跟她动手? 邱双懒得管傻掉的楚婷儿,赶紧把躺在冰冷地上的楚小虎抱到床上。 正在给小虎检测身体,头发忽然被楚婷儿揪住。 “好你个下贱胚子,竟然敢动手打我,看我今天不打死你!”楚婷儿回过神之后就怒不可揭,揪着邱双头发就要打人。 现在的邱双可不会任由她打,楚婷儿揪着她的头发,她反手也揪着楚婷儿的头发,狠狠向后一拽,一脚踢楚婷儿小腿骨上。 邱双把楚婷儿被踢得“嗷呜”一声惨叫,可就在这瞬间,脑中忽然想起一个声音: 【教训恶人有效,获得一功德。】

下一章

精彩内容即将呈现
稍等片刻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