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毒害,换脸惨死

姜国,都城,丞相府。 大红色的灯笼高高挂起,张灯结彩的,使整个丞相府都洋溢在无边喜气之中。 今日,是相府小姐和当朝太子的大婚之日。 日过中天,距离太子来迎亲的时辰越来越近,相府的喜悦气氛也越来越浓烈。 相府庶女沈云漪穿着自己亲手绣的红嫁衣,忆起自己和太子姜逸的初遇。 那日正是元宵夜,姜都街道上灯火通明,人来人往。 沈云漪好不容易出一次相府,街上车马络绎,应接不暇,她一不小心被马车撞倒在地。 而撞倒她的马车里,坐着的正是姜国太子姜逸。见马车撞倒了人,姜逸急忙从车上跳下来。 沈云漪蹲在地上,手捂着摔伤的脚腕,怯弱地看向姜逸。 四目相对,目光流转之间,姜逸把她一把抱起,送进不远处的医馆。 姜逸离开医馆前,告诉沈云漪,自己是当朝太子,对她一见钟情,将娶她为太子妃。 沈云漪惊诧之后,羞涩地告诉他,自己是相府之女,闺名唤婉婉。 …… 突然,回忆被打断,“吱啦”一声,房门被推开,沈云漪的嫡母蒋氏和大姐沈扶绾闯进来。 蒋氏一连生了两个女儿,大姐沈扶绾性子骄纵,跋扈无理。二姐沈月琳脾气古怪,任性刁钻。 沈云漪生性小胆,饱受她们欺凌。 沈扶绾走过来,摸着沈云漪的脸道:“妹妹脸色红润娇羞,姐姐我很是满意啊。” 蒋氏呵斥她:“别乱摸,一会儿摸坏了可怎么换。” 沈云漪听着她们俩的对话,心里陡然升起一阵寒意,一种毛骨悚然的恐惧感袭击全身,她开始不自觉地往后退。 可惜,她一个人哪里躲得过母女两人的堵截。 蒋氏左手掐住她的脖子,右手拿着一把尖刀,刀刃贴在她脸畔,冰凉的触感让她打了个冷战,颤颤地问:“母亲,大姐,你们这是?” 沈扶绾冷笑一声,盯着她的脸道:“妹妹莫怕,今儿是我和太子大婚的日子,大姐想借用你的脸皮,沾点喜气。” 沈云漪慌了起来,她拼命挣扎:“不,不,怎么是你大婚?太子他,他明明说将娶我为正妃。” 蒋氏笑着接过话:“皇上都下旨了,太子殿下即将来迎娶相府大小姐沈扶绾,沈扶绾啊。” 沈扶绾! 沈云漪突然想起,她对太子说过,自己闺名婉婉。 难不成太子以为的婉婉,是绾绾? “不,为什么大姐连我唯一的幸福也要抢走!你从小到大抢走了我多少东西……”沈云漪头一次开始反抗沈扶绾对自己的蛮横欺压。 沈扶绾不以为然地冷笑道:“吆,你还不乐意了,沈云漪,你不过是个下贱的庶女,居然连太子也敢勾引,还不就是凭了一张狐媚子脸!哼,我沈扶绾绝不让你如愿!” 沈云漪委屈地辩解道:“不,大姐,我绝没有主动勾引太子,我没有……” 蒋氏手持尖刀,在沈云漪脸上笔划着,不以为然道:“再过半个时辰,你的脸皮就会贴到扶绾脸上,她会成为高贵的太子妃。至于你这种不足挂齿的贱人,去找阎王爷报到吧!” 沈云漪悲从中来,泪水决堤,大声反抗:“放开我,你们不能这样对我!我从不敢反抗你们的欺侮谩骂,每天畏畏缩缩只求吃饱穿暖。 你们为何还不放过我呢?你们把我的脸换到大姐脸上,相府的下人们都能认得出的!” “下人们?昨儿我就在下人们的晚膳里放了北疆蛊,他们现在恐怕撑不了几个时辰就被体内的盅咬噬致腐了!”蒋氏哈哈大笑,为自己未雨绸缪的先见之策得意不已。 她忍不住提醒沈云漪道:“你也一样!估摸着片刻后,你就烂成一堆腐肉枯骨啦!” 沈扶绾有些性急起来,她催促蒋氏:“娘,别和她啰嗦了,咱们快动手吧,别耽误了上轿的时辰。” 沈云漪听闻自己不久后将变成一滩腐肉,顿时惊惧万分,跪地求饶道:“求母亲和大姐饶恕云漪,我再也不敢有嫁给太子的念头了!” 沈扶绾噗嗤一声笑道:“饶恕?呵呵,当朝太子对婉婉一见钟情,新婚之夜若是见不到婉婉的脸,该多伤心啊!既然你的脸必须送给大姐,心善的我怎么忍心让妹妹没脸的活着呢!” 沈扶绾话音刚落,蒋氏就直接动手了。 刀尖在脸颊游走,切肤的痛感蜿蜒入心,血流直下,浸透了沈云漪的衣襟。 沈云漪的身子被沈扶绾死死抱住,无法挣扎,她心中越来越惊惧害怕。 “咳咳……” 突然,她听见窗户外边响起了一道熟悉的咳嗽声,心中顿涌出强烈的求生希望。 那是她爹爹沈庭的声音! “爹爹救我!爹爹救我!” 沈云漪生怕被沈扶绾和蒋氏捂住嘴巴,第一时间大喊起来。 然而,沈扶绾和蒋氏根本就没有阻止她求救的意思,她们双双冷眼看着,眼神中充满了讥诮。 沈云漪没有注意到沈扶绾母女的神情,只是一个劲地呼喊着。 她喊到快要声嘶力竭的时候,终于听见一阵脚步声。可惜,那是父亲沈庭渐行渐远的脚步声。 沈云漪突然怔住了,脑海中一片茫然。 “为什么? 这是为什么? 爹爹为什么不进来救我? 爹爹为什么要离开? 难道他忍心让我被蒋氏母女这般加害吗? 我也是他的女儿啊…… 沈云漪心中悲凄,完全陷入了呆滞之中。 而就在这个时候,蒋氏母女开始了行动。 很快,沈扶绾就贴上了沈云漪的脸,她转转眼珠子,努努嘴,浑然天成的脸蛋看不出一丝异样。 那刮脸剥皮的剧烈痛苦把沈云漪唤醒了过来,忍不住发出阵阵的呻吟声。 撕心裂肺的痛意在一瞬间袭遍全身,渗进骨髓。沈云漪觉得她的血肉正在慢慢溶解,溃烂。 千万把尖刀在她身体里流窜,筋骨被一只无形的手大卸八块。随着疼痛的愈渐加深,沈云漪的呻吟声一点点变弱。 浓浓的血腥味加上腐败的气息,在整个屋里飘荡。 沈扶绾拍了拍手,乖戾地瞪了被鲜血覆盖的沈云漪一眼:“你个贱人居然敢勾引太子,还好太子以为相府婉婉是我沈扶绾。呵呵,等我顶着你这张脸,嫁入太子府,我就是盛宠在身的太子妃了!” 喜庆的迎亲乐曲奏响了,红衣下那摊模糊的血肉,兀地抖动了两下。 蒋氏丝毫不理睬她,急切地催促沈扶绾:“你快回房,等着上轿吧,这里有我来处理。” 沈扶绾迟疑道:“再过几个时辰,这个贱人就会变成一滩腐肉枯骨了。若林姨娘找娘要人,该怎么办?” 蒋氏邪恶地笑笑 ,胸有成竹地回答她道:“你就放心地当你的太子妃吧!林氏就是不来要人,我也有一箭双雕的法子对付她,哈哈!” 蒋氏刚说完,血肉模糊,昏死过去的沈云漪突然恢复了一丝意识,她强撑着想爬起来。 可惜,刚把一只没了皮肤,肉零星地可以隐约看见白骨的手缓缓抬起来后,她就再无任何力气了。 很快,强撑着抬着的手臂,也随“扑通”一声跌落回地,溅起血花四射。 想着生母林姨娘,沈云漪又憋出一口气,瞪着双眼,声音微弱地喃喃恳求道:“母亲,求您,求您,放过我的,我的姨娘,云漪,求求,求求您了!” 随着断断续续的话而来的,是令人作呕的腥腐气味。 “想让我放过那姓林的贱货?不可能!我早就想把她除掉了,现在机会终于来了。呵呵呵……”蒋氏骄狂又恶毒地叫道。 沈云漪心神一滞,眸孔失去了所有的色彩。 很快她全身的皮肤血肉都被腐蚀了,生气渐渐消失,一行血泪从那圆睁的眼睛里渗了出来,蔓延在森森白骨的脸颊上。 蒋氏得意洋洋回忆着,低头扫了一眼再也没了一丝生气的沈云漪,鄙夷地嘲笑一声,拍拍手转身离去。

下一章

精彩内容即将呈现
稍等片刻哦!